当前位置:水和水井的记忆

  • 水和水井的记忆

    记事那年,老天下了一场大雨。我曾经描述过水花生生灭灭的情景,落在院子里的水,顺暗沟欢快地流走了。再大一些,我知道它们都去了汤家村的捞池。 捞池蹲伏在村子西南角,形状类似爷爷那只海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