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忽然落泪

  • 忽然落泪

    列车飞快地穿梭于东北大平原上,我们坐在窗后,看那些村庄城镇依依而来又飘摇远去。渐渐的,车速慢下来,正经过一个小小的村子,正是黄昏,斜阳挂在每一家的檐角。对面的一个朋友,一直痴痴向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