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怀想那个他

  • 怀想那个他

    现在,只有每年过年和清明上坟时,我才会突然意识到,他已走了两年。 说实话,我与他并不亲密。仅有的交谈也只是每年过年见面的寒暄,以及到我父母不在家时问我某某频道怎么换,其余时候并无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