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院校职业培训能力建设的探讨

职业院校职业培训能力建设的探讨

职业院校职业培训能力建设的探讨

[摘 要]基于我国职业院校职业培训现状,该文提出了职业院校职业培训能力建设的思路。明确发展目标,完善管理制度,实施有针对性的激励政策,推行职业培训的“一专一品”发展策略和基于“互联网+”及大数据应用的管理模式改革,建设先进的教学信息化管理和教学平台,建设独具特色的适应地方经济发展的职业教育培训基地,打造培训名师和名优团队,加大宣传拓展市场等举措,是当今双高建设背景下加快职业院校职业培训能力建设的有效途径。

[关键词]职业培训;培训基地;一专一品

[中图分类号] G710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674-9324(2020)44-0-03 [收稿日期] 2020-05-08

实施学历教育与职业培训是职业院校的法定责任,同时也是高水平职业院校及高水平专业建设的重要内容。建立终身教育体系已成为全世界教育发展的必然,2019年2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中国教育现代化2035》明确提出:“完善社会制度,建立跨部门跨行业的工作机制和专业化支持体系,强化职业培训服务功能。”教育部、财政部等十四部委于2019年10月联合发布的《职业院校全面开展职业培训,促进就业创业行动计划》(以下简称“行动计划”)也指出:“到2022年,职业院校承担补贴性培训达到较大规模,开展各类职业培训年均达到5000万人次以上。”这是一个艰巨的任务,需要职业院校、政府、行业企业等多方广泛参与,提高认识,推行强有力的举措,才能在我国逐渐建立起终身学习的社会形态,实现行动计划目标。

一、国外职业培训现状

(一)美国的社区学院

美国主要是由社区学院(Community Colleges)提供初级高等教育,相当于我国的高职教育。社区学院提供的课程多样化,课程包括基本技能和一般知识、家庭知识和劳动力知识等,课程学习是基于工作过程或学徒制完成。社区学院向社会开放,入学门槛低,有高中毕业文凭都可以来学习,学生年龄跨度大,在社区学院完成规定的学分可获得副学士学位。社区学院采取2+2携学分转学制。在社区学院完成规定的课程学分,且达到一定的GPA(绩点)后,可以根据绩点高低选择相应的本科院校继续两年的学习,完成学习后可获得本科学历和学士学位。

(二)德国的双元制教育

“双元制”是源于德国的一种职业培训模式。参加培训人员必须经过在职业学校学习理论和在企业训练技能,工学交替进行学习。双元制毕业生可继续接受培训,或者进入大学深造,可供深造的有职业学院和应用科学大学两类,其前者占95%,后者占5%。进入职业学院后的双元制有两种模式,一种是国家认证的职业培训+大学学习,第二种是包含企业实习的双元制专业。第一种学制7-9个学期,35%学生选择,第二种学制6-7个学期,50%学生选择。另外有15%的学生是介于这两种模式之间,也叫混合式双元制。

(三)新西兰的职业技能等级证书+学历证书制度

新西兰的职业教育体系是按应具备的知识技能、职业能力或学术水平、基本学制年限、学历学位层次等方面划分为10个等级,这10个等级分别为1—4级证书培训,4—6级大专教育,5—8级本科学位教育,8—10级为研究生教育[1]。每个等级有相应的国家标准,由国家资格认证局负责制定并进行认证,同时还负责审批注册培训机构。

二、我国职业院校职业培训现状

我国的职业培训正处于大发展前沿。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我国的职业院校在职业培训工作上产生较大差异,形成了以下三种情况:第一种情况是职业培训比学历教育显著突出。如山东电力高等专科学校,这所学校依托国家电网公司直属院校和培训基地的优势,2018年累计举办各类培训班223期,培训32346人,1056854人天,该校全日制在校生人数为2380人,培訓人次与在校生之比值达13.6。第二种情况是学历社会与职业培训能均衡发展。如东莞职业技术学院2018年累计举办各类培训班98期,培训17147人,49808人日,该校全日制在校生人数为9791人,培训人次与在校生人数之比值为1.7。第三种情况是学历教育与职业培训发展不平衡,职业培训人次与在校生人数之比值低于1.5。这种情况在全国的职业院校中普遍存在,之所以存在这种情况,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的原因:

(一)职业培训目标不明确

很多高校没有明确的职业培训发展目标,或者目标定位要求不高,导致措施针对性不强,成效不明显。

(二)职业培训没有形成完善的体系

从国家层面上,职业培训仍未形成完善的体系,国家学分银行尚未建立和完善,终身学习的理念还没有深入人心,尚未形成常态。

(三)职业培训理念、模式和手段落后

大多数的职业院校采用讲授式和参观式等比较常规和落后的职业培训模式,职业培训理念还停留在“短训”“技能培训”或补偿的教育理念,补短板,缺什么补什么,短期集中突击授课,职业培训存在强制性,缺乏培训的个性化等。

(四)职业培训资源不够充足

首先是向社会能提供的课程及资源不足,针对性和适用性不够,与实际需求脱节,未能与就业紧密结合。造成职业培训资源不足也是有师资方面的原因,由于部分职业院校教师没有能够深入到生产一线实践,学习最先进的工艺和技术,因此未能提供先进优质的培训资源。

(五)职业培训缺少相应的激励机制

我国职业院校目前实行绩效工资总额控制度,这使得职业培训量和绩效工作不能同步增加,影响了职业培训的积极性。一些职业院校内部也缺少相应的激励机制和目标考核,职业培训发展缓慢。

(六)部分国家职业资格证的取消,使职业资格证考试培训大幅减少

自2013年以来,国务院逐步取消了共434项职业资格许可和认定事项,其中专业技术人员职业资格154项、技能人员职业资格280项,70%以的职业资格许可和认定事项已取消。由于取消了大多数的职业资格证书,原来由职业院校承担的考证培训任务相应减少,造成了培训量萎缩。 三、推进职业院校职业培训发展的举措

为了推动职业院校职业培训工作发展,提升学校人才培养质量,提高劳动者素质和技能水平,“行动计划”对我国的职业院校职业培训发展制定了至2022年我国开展各类职业培训年均达到5000万人次目标,需要各级政府、行业企业、职业院校和各类培训机构共同努力,要采取有力举措,才能完成职业这个目标。采取的措施可以归纳为设备设施的建设(硬建设)和规章制度建设(软建设)两大措施。

(一)推进职业院校职业培训的硬建设举措

1.建设有特色的“三对接”生产性实训培训基地。职业院校应根据地方产业发展需要,在现有的基础上,建设有特色的、标准化、产教融合生产性实训培训基地。有特色可避免高职院校培训项目的同质化,避免恶性竞争。标准化就是要实现实“三对接”,即培训项目与产业需求对接、培训内容与职业标准对接、培训过程与生产过程对。产教融合生产性实训基地够有效结合企业资源,通过校内的生产经营或营造真实的工作环境,促进了解企业实际。

2.建设先进的教学信息化管理和教学平台。当前我国的教育进入到信息化时代,信息化技术应用已形成常态。应用信息化技术于教学及管理,可提高教学效果,提升教学质量。依托信息化手段,可实现混合式教学、远程教学,实施翻转课堂。通过信息化的平台,可以实现资源共享、学习成果互认、教学过程、教学管理和评价的信息化。信息化技术应用离不开功能强大的信息化教学平台,职业学校应该考虑与实力雄厚的大学或企业合作建设,并且与数字校园配套,加大投入,形成较为完整的解决方案。

(二)推进职业院校职业培训发展的软建设举措

1.明确职业培训发展目标。根据“行动计划”要求,职业院校从自身现状出发,进行SWOT分析,分析优势和不足,制定确实可行的职业培训发展目标和实施方案,其中包括年培训量、培训实训基地建设、培训资源开发建设、培训师资团队建设等内容,发展目标分为年度和中期目标,逐年推进。

2.制定有针对性的激励政策。固定的绩效分配总额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各职业院校扩大职业培训业务的积极性,职业院校作为培训机构,与当地的人社局、企业三方签订合同,开展职工培训获得的收入,可申请按一定比例用于动态调整增加当年绩效总量。另外,对于参加培训能获取职业资格证的企业职工,目前可由国家财政给予奖励补贴,根据证书等级可获得不同额度的补贴。这些是从政府层面实施的激励措施。

职业院校内部也要实施激励机制,这些措施主要有:一是修订职业培训的课酬发放标准。二是设定二级院系年度总的培训量目标。三是把职业培训课时计入正常工作量。四是对职业培训管理人员采取动态管理。业务能力强、工作积极、工作效果明显的人员,应当给予绩效奖励。

3.基于“互联网+”和大数据的管理模式改革。职业院校对“互联网+”和大数据的现代信息技术的应用,可以使教学组织管理、学员考核管理、教学科研管理、培训登记管理、培训经费管理、后勤保障管理以及培训效果考核评估、跟踪反馈等管理更加科学有效,可了解社会的热点需求,及时调整培训策略。依托“互联网+”和大数据的管理使相关的制度能落到实处,并能对职业培训工作质量进行诊断,对存在不足加以改进,不断提升社会质量和水平。

4.推行“一专一品”计划,打造培训名师和名优团队。职业院校职业培训发展的任务,最终要落实到专业能力建设上,推行“一专一品”计划,可促使任务的完成。“一专一品”就是职业院校的每个专业,着力打造一个培训品牌。培训品牌项目要紧紧围绕地方经济结构调整、高新技术产业发展和自主创新能力提升要求来设置,例如广西职业院校可围绕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府提出的“双百双新”和“三大三新”领域行业企业积极开展职业培训项目。通过开展现代学徒制、职业技能竞赛、在线学习等方式,提升企业职工技术技能水平。开发周期短、需求量大、易就业的培训项目,积极联系用人用工企业,尽量做到培训就业一条龙服务。

5.加强宣传力度,积极开拓培训市场。多渠道拓展培训业务,寻求与企业、政府、职业培训机构合作,建立校企深度共建的企业大学。可以通过多种媒体多种方式加强宣传,如利用学院的网站或部门网站、微信公众号等,设置网上考证报名入口,让社会人员可以随时报名,根据报名情况及时开班进行培训。另外,职业院校还可以把职业培训宣传与招生宣传结合,分区域进行业务推广。

6.加快推进1+X职业技能等级证书制度。1+X技能等级证书制度是我国职业教育教学改革推出的新举措。目的是为了适应新形势下,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需要。我国第一批试点的证书有建筑信息模型(BIM)等六个证,首批证书已经在2019年底完成了考证工作,从2020年起将全面推开。1+X证书制度工作,结合学分银行的实施,将使全社会终身学习成为常态,同时也能扩大职业培训市场需求,扩展职业培训发展空间,把我国职业教育推进到一个新高度。

四、结束语

职业院校职业培训能力建设是一个系统工程,也是一把手工程,需要有建设目标和建设规划和持续的经费投入。要有一支满足培训需要、相对稳定、密切联系科研生产一线的高素质专(兼)职培训团队。建立网络化的培训和管理信息平台,依托高校信息源与市场结合,开发能推动地方经济发展,具有一定技术指导与思维引导的精品培训项目。引入竞争激励机制建设,积极开拓市场,积极争取政府支持建设省级、国家级续教育培训基地,完成职业院校“双高”建设目标的同时,也为完成国家的行动计划建设目标做出贡献。

参考文献

[1]章雪冬.新西兰职业教育特色及对我国职业教育改革的启示[J].職业技术教育研究,2003(01):59-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