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薪不喜欢”与“低薪很喜欢”的工作,应该选哪一个?

“高薪不喜欢”与“低薪很喜欢”的工作,应该选哪一个?

“高薪不喜欢”与“低薪很喜欢”的工作,应该选哪一个?

前阵子我的一位人事主管朋友Emma去校招,有几位年轻应聘者不约而同地被问到那个很经典的问题:“高薪不喜欢”VS“低薪很喜欢”的工作,选哪个?我问她:“应该怎么回答?”她耸了耸肩,笑着说:“这个问题首先有个大前提——你有得选。我见过的大部分情况其实是另外两种:第一,高薪的做不了、低薪的不喜欢;第二,高估了兴趣的快乐,低估了薪资的影响。而且,不少人始终跳不出这两个怪圈。”看着我满脸蒙圈,她讲了两个案例。

Emma一位叔叔的小孩叫豆豆,读的工商管理,在3年前大学毕业。由于学校普通,自己也没什么特长,豆豆一开始在一家小公司做行政助理。Emma没想到,从此收到的吐槽信息呈指数级增长,而且几乎不带重样,五花八门。“我工资2000多,新来的助理工资怎么就拿3000元?”“那谁谁谁,整天让我帮忙走流程,你说,她是不是看我不爽啊?”“有个部门开总结会,让我写会议纪要,这种事应该不算我工作范围吧?”“你们人事是不是有办法让领导给员工加薪?”

Emma说,那段时间一提到豆豆,她简直仰天长叹。有这打字发牢骚的功夫,学点儿什么不好?有一天豆豆无意中说她上班浏览招聘网站被上司看到了,应该不会怎么样吧?Emma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果然,没多久豆豆跳槽了,理由是“做的事情不喜欢,薪资太低”。那次跳槽涨了多少呢?每月多500块!

大家应该知道,行政助理本来做的事情就挺杂,而豆豆理想中的职场样本,是电视剧《我的前半生》里的唐晶,披荊斩棘、年薪百万,每天穿着高级感十足的职业女装,走起路来气场全开、自带追光灯。对比之下:自己被人呼来喝去,Excel报表经常出错,一会儿贴发票、一会儿走单据流程、一会儿整理合同。豆豆之后一年跳槽3次,薪资涨幅一次比一次小,理想与现实之间产生巨大鸿沟。

是否高薪和是否喜欢,这两件事压根没关系,而是看你有没有匹配高薪的能力。

再来看Emma的高中同学,他在大学念数学系,毕业后去了一家游戏公司做策划。他对历史极其痴迷,别的同事桌面上放的是技术类或管理类书籍,他的桌面摆了一套《中国通史》。用他自己的话说,梦想是“去杂志社当编辑”。下班后,看看历史书籍、给专栏写写稿,偶尔参加线下小社群。就这么个“佛系”的人,两年后在部门表彰会上说了句:“我在游戏中,发现了另外一个自我。”

大家都震惊了!说好的研究历史呢?说好的去杂志社当编辑呢?这男人太善变了!“兴趣是可以培养的嘛,”这位小哥之后说,“况且又不是只能有一个兴趣。我现在同样喜欢历史呀,业余时间同样有写相关文章呀。”

我相信,很多人在“高薪不喜欢”和“低薪很喜欢”之间犹豫的时候,忽视了它并非是一道非黑即白的单选题,不用非得让兴趣与薪资拼个你死我活。

首先,兴趣不是一成不变的。即便一开始不喜欢,可你用心工作,久而久之,它很可能反哺给你除了工资以外的意外回报。投资人李笑来有句话说到我心坎里——“往往并不是有兴趣才能做好,而是做好了才有兴趣。”其次,哪怕你不喜欢本职,也可以在本职之外让爱好生长。

一天24小时,就算除去上班8小时、休息8小时,不还有8小时吗?这个时间容器里,足以兼容许多你原本想不到的东西。

不少在本职上做得有声有色的人,把爱好也经营得有声有色。

多数人只知道达·芬奇画画厉害,其实,你误会他了——他几乎可称得上一本人体百科全书。他是局部解剖图开创宗师,与医生工作期间绘制了超过200幅画作,解剖了30具不同性别年龄的人体。关于人体比例的作品《维特鲁威人》,实际上是他研究建筑的成果。人体工程学以人的尺寸来设计建筑,这个理念到现代建筑依然沿用。此外,他还尝试造飞机,发明过挖掘机、子母弹、潜水艇等几十种器械,定义了力矩概念,推断出地壳运动,设计并亲自主持修建了运河灌溉工程,设计过桥梁、教堂、城市街道和城市建筑。达·芬奇几乎是一个自带外挂般的存在。

篮球巨星科比参与制作的动画短片,拿下奥斯卡最佳动画短片奖;微信之父张小龙拿下高尔夫球锦标赛冠军。将有趣的事做到极致,不仅能赚到钱,甚至能从天而降般地碾压原来赛道上的竞争者。

归根结底,选择什么,得看你有多少筹码可以让你选。你开车,目标是星辰大海,可只有1升汽油,别说开到海边,估计没几公里就结束了。你玩游戏,目标是打败大Boss获得顶级装备,可你一出场还没热身就“挂”在原地。你买房子,目标是市中心、带学区、绿化率高的大户型,可一看账户还不到5位数。你说怎么办?没得选择啊!你有多少实力,你的选择半径就有多大。你的目光,不能永远仅盯着选项A与选项B。选项之间往往并不互斥,完全能共存得很好。

这世界从来不是你想要什么,就有什么,而是需要拿自己有的资源去兑换想要的一切。有的两败俱伤,有的相得益彰。只要选择权在你手里,又有什么好怕?

(摘自中国友谊出版公司《你缺的不是努力,而是变现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