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职护生中医知信行现状调查

高职护生中医知信行现状调查

高职护生中医知信行现状调查

摘 要:[目的]了解高职护生中医知信行现状并分析原因,为高职护生的教学改革提供依据。[方法]对长沙卫生职业学院在校护生共120名及40名中药学生进行问卷调查。[结果]护理专业1年级学生分别和护理2年级、3年级以及中药专业的学生在中医“知”“信”“行”三方面分别比较差异存在统计学意义(P<0.01);护理2年级和3年级学生在中医“知”“信”“行”三方面的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1);护理2年级及3年级学生与中药专业的学生在中医“行”方面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1)。[结论]高职护理专业学生仍需进一步加深中医知识的学习理解,并加強理论联系实践能力,将中医知识灵活运用到日常工作中,发挥中医独有的优势。

关键词:高职护生;中医;知信行

中医是我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中华民族的瑰宝,其以独特的生命健康理念和方法越来越受到国家的重视及政策支持。中医传统文化的传承不只是培养出专业的中医人才,更需要非中医类专业医学生共同参与。本研究于2019年10月至2020年1月对长沙卫生职业学院护理专业学生中医知信行现状进行调查,并与中药专业学生对比,了解高职护生在中医相关基础知识的知晓度、对中医的信念以及行为力方面与中药专业学生的差距,并分析原因,为其他非中医类医学专业中医课程设置提供理论依据。

1.研究对象与方法

1.1研究对象

采用随机抽样的方式,选取长沙卫生职业学院护理专业的1~3年级学生以及中药专业3年级学生分别40名,共160名。发放问卷调查160份,有效回收155份。155份问卷调查者中护理1年级学生40名,护理2年级学生39名,护理3年级学生37名,中药专业学生39名。

1.2研究方法

1.2.1调查问卷:采用在陈建伟[1]等编制的中医“知信行”调查问卷的基础上,结合本校学生特点自行设计。通过现场发放、回收问卷形式进行调查。问卷内容主要包括:“知”——中医相关知识、“信”——对中医的信念与态度、“行”——中医相关行为,共30个客观题。“知”部分的项目采用4级评分项目:“完全正确”、“基本正确”、“不清楚”、“不正确”,分别计3~0分,总分39分;“信”部分的评定项目为“愿意”、“基本愿意”、“不确定”、“不愿意”4级,分别计3~0分,总分30分;“行”部分的项目为“愿意”、“基本愿意”、“不确定”、“不愿意”4级,分别计3~0分,总分21分。得分越高表示中医知信行程度越高。问卷内容是通过专家组讨论确定,并进行预调查,经信、效度分析,整体问卷信度 Cronbachα系数为0.72。效度分析KMO值为0.64。该量表的信度较好,符合问卷调查要求。

1.2.2统计方法:对回收的问卷使用SPSS16.0进行数据统计和分析,统计方法采用描述性统计、方差分析等。P<0.01认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结果

2.1不同组学生的中医“知”方面调查得分组间的比较(见表1)显示:护理专业1年级学生分别和2年级、3年级以及中药专业的学生组间比较差异存在统计学意义(P<0.01);中药专业学生分别和护理1年级及2年级组间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1),而与护理3年级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护理2年级和3年级之间的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1)。

2.2不同组学生的中医“信”方面调查得分组间比较(见表2)显示:护理1年级分别和2年级、3年级以及中药专业的组间比较差异存在统计学意义(P<0.01);中药专业分别和护理2年级及3年级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1);护理2年级和3年级之间的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1)。

2.3不同组学生的中医“行”方面调查得分组间比较(见表3)显示:护理1年级分别和2年级、3年级以及中药专业的组间比较差异存在统计学意义(P<0.01);中药专业分别和护理2年级及3年级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1);护理2年级和3年级之间的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1)。

3.讨论

通过调查显示,护理专业1年级学生中医“知”“信”“行”三方面得分明显低于其他年级及专业的学生(P<0.01)。通过走访并分析其原因,可能是因为中医知识博大精深,如果没有经过正规系统的学习,再加上西方思维的影响,相对难以理解中医的精髓。而大一学生尚处于初步接触医学知识的阶段,对中医了解不够,更不愿相信在今后的工作中会从事与中医相关的行业。

护理专业2年级学生及3年级学生中医“知信行”三方面得分相比无明显差异(P>0.01),可能是因为我校护理专业3年级及2年级学生一样在大一时就系统学习过一定的中医基础知识,而在医院实习的大三阶段并未设置新的中医课程,因此对中医知识的了解程度、信念及行为力和大二学生相差甚微。

护理专业2年级学生在中医“知”和“行”方面得分明显低于中药专业(P<0.01),而在“信”方面得分与中药专业并无明显差异(P>0.01)。分析其原因,可能是护理专业学生在大一时中医课程老师的正确教导下,和中药专业学生一样对中医产生了坚定的信念,但是由于中医课程学习相对表浅,对中医知识的理解仍需加强,其中医行为力有待提高。

护理专业3年级学生在中医“知”和“信”方面得分和中药专业无明显差异(P>0.01),而在“行”方面得分明显低于中药专业(P<0.01)。分析原因可能是护理专业3年级学生在实习阶段通过医院等多方面渠道的学习及影响,对中医知识有初步的理解及坚定的信念,但中医相对易学难精,短时间的学习难以完全掌握中医的精髓,更不能将中医思维及相关行为融入到临床工作中。

知信行模式认为[2]:“知”是基础;“信”是动力;“行”是目标。目前关于“知信行”的研究主要集中在中医的健康教育方面[3-5]。本研究以“知信行”理论调查高职护理专业学生的中医学习情况,目的是了解护理专业学生通过在校短暂的中医课程学习,是否真正理解中医的理论体系和思维方式,是否有信心或是有能力将相关理念运用到未来工作中。通过本调查发现我校高职护生通过在校的中医课程学习,逐渐对中医有了一定的认识和理解,并能相信及接纳中医,这是体现在“知”和“信”方面;而在中医“行”方面,即使是即将走进工作岗位的大三护理学生,相对中药专业学生仍存在一定的差距。因此,学校应适当增加中医讲座、开展中医护理技能培训等,进一步加深学生对中医理论的理解,提高学生中医护理操作能力,能将中医知识灵活运用到未来临床工作中,为中医传统文化的传承发展贡献自己的力量,为我国的健康事业做出应有的贡献。

[参考文献]

[1]陈建伟,李美婷,何梅囡等.应用德尔斐法筛选中医“知信行”问卷的指标[J].预防医学论坛,2009,15(6):481-484.

[2]Cleary A,Dowling M. Knowledge and Attitudes of MentalHealth Professionals in Ireland to the Concept of Recovery in Mental Health:A Questionnaire Surve[J].J Psychiatr Ment Health Nurs,2009,16(2):539-545.

[3]许银姬,罗一妍,吴蕾等.强化中医慢病管理对慢阻肺患者知信行的影响[J].时珍国医国药,2016,27(1):246-248.

[4]周丽平,孙建萍,杨支兰等.养老机构老年人中医养生认知现状及其影响因素分析[J].护理研究,2015,29(11):1319-1322.

[5]洪玥铃.重庆市社区居民对中医药的知信行现状及对策研究[J].重庆医科大学,2014.

基金项目:2020年长沙市社科规划一般项目(2020csskktzc53)。

(作者单位:长沙卫生职业学院,湖南 长沙 410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