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察体制改革在医院新冠疫情防控中的实践

监察体制改革在医院新冠疫情防控中的实践

监察体制改革在医院新冠疫情防控中的实践

摘要:无锡市人民医院在落实监察体制派驻改革中把“三为主”的要求落到实处,减轻了纪检监察干部监督执纪的后顾之忧,更有利于担当作为和执纪执法。医院纪委监察办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实践中把制度优势转化成管理效能,为新冠肺炎防控工作提供坚强的纪律保障。并就完善监察体制改革方案做了一些思考,希望能为其他公立医院监察体制改革提供有益借鉴。

关键词:公立医院;监察体制改革;新冠疫情防控;实践

中图分类号:R197.3 文献标识码:A

深化监察体制改革始终是健全党和国家监督体系的重大举措。十三届全国人大第一次会议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修正案》(简称《宪法修正案》),共作出21处修改,其中11处与监察委有关,《宪法修正案》把監察体制改革作为重要内容加以明确,确立了监察权在国家权力结构与体系中的宪法地位。在立法合宪、于宪有据的前提下,审议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简称《监察法》),两部法律奠定构建新型监察体制的重要基础。

1 公立医院监察体制改革背景

推进公立医院监察体制改革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政治要求。总书记在十九届中央政治局第十一次集体学习时强调,“公权力姓公,也必须姓公。只要公权力存在,就必须有制约和监督。不关进笼子,公权力就会被滥用”。《宪法修正案》和《监察法》的颁布施行实现了对公权力监督全覆盖,为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提供坚强的纪律保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作为“四个全面”战略的首要任务,离不开卫生行业的廉洁发展,但是,医疗系统的腐败问题具有一定普遍性、严重性和复杂性。因此,公立医院推进监察体制改革既是《监察法》颁布实施后的必然要求,也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政治要求。

推进公立医院监察体制改革是全面监督强化监督的客观需要。公立医院中非党员干部或其他民主党派干部过去一直不在医院纪委监管之列,但是他们在公立医疗机构中从事管理、履行公职,属于《监察法》规定的法定监察对象。同时,过去医院纪检干部的考核评价、考察任免均在本院,他们的成长经历、人际关系和看病就医等也在本院,这就导致监督执纪力度不够。因此,公立医院迫切需要监察体制改革,一方面使监管横向到边全覆盖,另一方面使监管纵向到底有力度。

2 落实医院派驻监察体制改革

江苏省纪委监委把公立医院监察体制改革任务交给无锡市先行先试,无锡市纪委监委于2019年11月出台《关于推进市属公立医院纪检监察体制改革的实施方案》,宣告无锡市属公立医院监察体制派驻改革拉开帷幕。无锡市人民医院于2020年1月16日挂牌成立纪委监察专员办公室(简称纪委监察办),作为市纪委监委的派驻机构充当“前哨部队”的作用。主要实现了以下几个变化。

2.1 纪委和监察合署办公,落实“三为主”

医院纪委书记按法定程序任命为监察专员,并设立监察专员办公室,与纪委合署办公。纪委监察办在医院党委和市纪委双重领导下开展工作,并落实“三为主”的改革要求,即纪检监察干部的考察任免以上级纪委为主;线索处置和监督执纪以上级纪委为主;纪检监察干部的考核以上级纪委为主。

2.2 聚焦监督执纪和执法,实现全面监督

医院纪委书记兼监察专员担任医院党委领导班子成员,聚焦监督执纪问责,并明确纪委监察对象包括医院党委管理的党组织、党员和所有具有公权力的管理人员,实现对医院监督全覆盖,并进一步明确了监督执纪和执法的权限和流程。

2.3 上级负责考核和任免,解决后顾之忧

改革后的纪委监察办作为市纪委监委的派驻机构,考核评价由上级纪委监委独立考核。另外医院纪委书记由市纪委会同市委组织部提名并考察后任免,其他纪检监察干部也均由上级部门任免。这些举措减少了干扰因素和后顾之忧,有利于纪检监察干部担当作为。

2.4 成立三个内设部门,相互合作制约

按照改革方案,医院纪委监察办设立纪监办公室、监督检查室、审查调查室3个内设部门,其中纪监办公室承担案件审理职能,监督检查室和审查调查室不得参与案件审理,形成程序规范和相互制约的监管模式。

3 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中检验改革成效

新冠疫情发生以来,无锡市人民医院纪委监察办按照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和市纪委监委的工作要求,围绕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中的“关键节点、关键人物和关键事情”,积极把履职担当和监督执纪有机融合,为疫情防控提供坚强有力纪律保障。

3.1建章立制定规范,压实责任促落实

在疫情防控的启动阶段,纪委监察办立即制定下发《关于做好疫情防控监督工作的通知》,第一时间对全院党员干部提出要求。一是要提高政治站位,充分认识到新冠疫情防控是当前头等大事和政治任务;二是要坚决落实决策部署,党员干部特别是科主任要率先垂范和履职到位;三是将严格监督执纪,对有令不行、有禁不止等行为快查快办,要求广大党员干部众志成城投入疫情防控工作。

在防控措施的落实阶段,为确保院部制定的各项政策措施能够不折不扣落到实处,纪委监察办研究制定《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督查工作方案》,成立以院纪委书记兼监察专员为组长的督导检查组,带领相关职能部门和临床专家每天进入临床防控一线开展监督检查。突出事前和事中监管,保证疫情防控措施落到实处。

压实科室主任防控责任,为督促科主任守土有责和守土尽责,院纪委监察办与全院55个临床一、二级科主任签订《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科主任责任书》,进一步压实新冠肺炎防控责任,确保各项政策措施在疫情防控第一线执行到位,增强科主任认真履行“一岗双责”的责任心和使命感,督促科主任率先垂范,团结带领科室管理团队切实管好自己人、守好科室门和提高执行力。

在疫情防控的特殊时期,为进一步规范职工行为,纪委监察办结合疫情防控一级响应和市纪委监委的纪律要求,因地制宜,研究制定《新冠疫情期间工作人员行为规范》,从遵章守纪、工作规范、诚实守信和言论管控等方面规范职工行为,体现严管就是厚爱,确保医务人员在全力以赴抗击疫情的同时,更要自律自爱,避免违纪违规情况发生。 3.2 厉行督察堵漏洞,反馈整改促完善

3.2.1 加强督查反馈整改

纪委监察办重点督查院部制定的各项决策、工作制度的落实整改情况。开展疫情防控工作以来,督导检查组共发现问题96条,提出整改措施或建议85条,发放提醒整改单24张,并于每天下午四点参加院部疫情防控协调会,反馈问题,堵塞漏洞,形成“督查—反馈—整改—再检查”的管理闭环,扎实有序推进疫情防控各项工作。

3.2.2 严管细查防控物资

在防控物资短缺和疫情防控的关键阶段,为优先保证一线医务人员的物资使用,纪委监察办督促医学工程處和采购中心制定相关工作方案,管好用好防控物资,对“口罩、防护服、护目镜”等重点物资严格履行审批和领用手续,并根据院感暴露的危险程度执行分级防护,按需使用,杜绝浪费,严防多领外送。

3.2.3 加强捐赠物资管理

疫情发生以来,医院收到了社会各界的关心和捐赠,为此,纪委监察办会同院工会专门制定物资捐赠和使用制度,保证企业和个人捐赠物资质量可靠、手续齐全,并及时公开接受社会监督,及时有序分配到防控一线医务人员手中。

3.3监督执纪严问责,容错机制促担当

3.3.1 对有令不行问责

为切实做好疫情防控,院部提出“五个最严”,即最严的防控措施、最严的制度、最严的责任、最严的纪律、最严的惩处。纪委监察办对在疫情防控中有令不行、有禁不止的干部职工,严肃执纪问责,2人被处以离岗学习、暂停处方权,4人被处以违规并通报批评,多人被约谈教育。通过严格处理和惩罚极少数,实现教育和激励大多数,为疫情防控提供纪律保障。

3.3.2 对特事特办容错

在履行监督执纪问责的同时,纪委监察办按照市纪委监委的要求,对在疫情处置、物资采购、经费使用等方面因急事急办和特事特办可能出现的失误和差错,积极启动容错机制。比如在采购中心为抢购N95口罩和消毒机器人时,在手续无法完备的情况下纪委监察办积极向市纪委监委申请容错备案,以此鼓励干部职工在疫情防控中敢于担当作为。

4 公立医院监察体制派驻改革实践后的思考

无锡市人民医院通过落实监察体制改革,成功地把制度优势转化成治理效能,为新冠肺炎防控工作提供了坚强的纪律保障,取得“医务人员零感染和新冠病人零死亡”的阶段胜利。但是,也发现新的监察体制仍需思考完善和不断提高监督执法水平。

4.1 建立内外协调机制,完善合署办公制度

纪检监察合署办公不是合并办公。纪检和监察是两个序列的权力监督体系,涉及党委、纪委、监察委三者相互关系的界定和协调。现有党纪和法规对三者权责虽有宏观界定,但是基层单位仍需在宏观制度框架下,针对部门衔接和具体问题制定微观细则。在重要情况报告、线索处置、初步核实、审查调查和问责处理等方面制定协商和审批制度,建立纪法衔接机制,向制度化和法制化转变。

4.2 宽严相济监督执纪,认真落实四种形态

宽严相济是中国传统文化思想。从宽和从严并不矛盾对立,而是相互结合、协调平衡的智慧。这一思想可以追溯到春秋时期,《左传》中有记载“宽猛相济”,孔子也提出“政宽则民慢,慢则纠之过猛;猛则民残,残则施之以宽。宽以济猛,猛以济宽,政是以和”。中国特色的监察体制正是植根于中国五千年的传统文化,《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2018修订)第五条规定运用监督执纪“四种形态”,更是宽严相济的具体要求。纪委监察办仍需不断因人、因时和因地制宜的把握好宽严相济的尺度,提高监督执纪和监督执法水平。

《监察法》实施后的公立医院监察体制改革依然属于新命题,特别是基层单位具有群众关注高、矛盾诉求多、牵涉问题广和具体情况多等特点,因此,公立医院监察体制改革难以一蹴而就,将是“实践—反思—完善—再实践”这样循环往复的长期过程,公立医院需要不断探索和实践,才能逐步建成纪法衔接和权威高效的监察体系。

参考文献:

[1] 陈光中,兰哲.监察制度改革的重大成就与完善期待[J].行政法学研究,2018,26(4):3-12.

[2] 李江,李万冬,丁维光.论医院的腐败与医院管理[J].医学与哲学,2019,40(18):41-44.

[3] 韩晓宏,冯孟潜,王飞.论医疗腐败的伦理治理——以大学附属医院为例[J].医学与哲学,2019,40(18):32-36.

[4] 颜杰锋,唐锡康.我国纪检监察派驻制度改革的基本经验探析[J].国家治理,2018,5(41):40-47.

[5] 郑金,张京平.宽严相济医德尺度的再思考[J].中国医学伦理学,2012,25(2):227-228.

[6] 刘志刚,凌婧文.宽严相济一词的由来与发展[J].中国纪检监察,2019,32(17):49-50.

通信作者:周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