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经济背景下法定数字货币的应用前景及风险防范

数字经济背景下法定数字货币的应用前景及风险防范

数字经济背景下法定数字货币的应用前景及风险防范

[摘要]首先深入分析了数字经济背景下法定数字货币应用前景,其后提出了一系列法定数字货币的风险防范策略。

[关键词]数字经济;法定数字货币;应用前景;风险防范

[中图分类号]D923.8

[文献标识码]A

随着现代信息技术及互联网技术的不断发展创新,移动互联网及5G时代逐渐得到了广泛的普及運用,在这样的背景下,数字科技的发展使得我国的数字经济金融也迎来了发展的黄金时期。尤其是近年来,数字技术逐渐向商用领域渗透转变,在一定程度上推动着数字经济的转型发展,为货币数字化的进一步推广奠定了良好的基础。具体而言,当代社会各个行业、各个领域中均充斥着大数据技术、网络通信技术、金融科技等等,人工智能、云计算屡见不鲜,法定数字货币的基层技术已经达到国家相关标准,因此,国家相关职能部门及发展部门应当进一步贯彻落实供给侧改革的进程,立足于科学发展观,学习并引进当前社会先进的金融技术技能,在市场中不断深化金融服务的价值作用,精准找到经济发展的有效切入点,以此更好地服务于社会和人民。由此可见,法定货币的数字化发展在一定程度上对传统的服务体系、管理机制、资源配置方法进行了改革,对人们的日常生活、工作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也又花了产业结构。法定数字货币在传统货币的基础上对货币的使用范围进行了拓展延伸,优化了服务流程,使得我国的金融服务生态机制逐渐趋于健全完善,切实推动我国经济金融的进一步发展,提高国家核心竞争力。

1 数字经济背景下法定数字货币的应用前景

1.1 有效节省货币发行流通的成本

根据相关的实践调查研究我们可以看出,在数字经济背景下,发行法定数字货币必须由央行搭建相应的数字货币运营平台。而在这个过程中,所有的经营运行成本必须是一次性投入,后期这样的成本就会不断下降,甚至没有,这样的方式在一定程度上对现有货币人力物力进行了节省,降低了财力损耗。与此同时,基于货币流通而言,央行所发行的法定数字货币在流通过程中主要是由收付双方点对点实现的加密传输,从总体上来讲,不会出现破损、伪造等等现象。由此,流通过程中所产生的经营成本可以直接忽略,法定数字货币在流通发行过程中所需的成本费用远低于现行货币,并且流通效率不断提高。

1.2 切实提高货币政策的实施效率和准确性

从一定意义上来讲,货币政策一直是国家实现微观调控的重要手段之一。在市场的运作过程中,通过增加或是减少供给的方式来实现经济的平稳增长。但在这样的背景下,国家财政部门是无法全面系统、客观地把控货币的走向的,甚至所出台的部分货币政策最终偏离了原有的目标和方向。法定数字货币与目前普通的货币在记账过程中是一致的,均采用分布式记账方法。由此可见,法定数字货币在流通过程中所有的去向、交易方式、信息都能够在网络平台中进行体现,管理人员可以随时随地进行监测查询,这也在一定程度上为货币政策的贯彻落实定了良好的数据基础。与此同时,数字货币本身具有极强的流通性,财政部门通过加强对流通速度的监测,对总量进行科学合理的统计分析和管理。另外,从一定意义上来讲,法定数字货币还具有一定的可编程性,央行及其他财政部门可以通过一定的辅助程序限定流通的具体范围,这样就能全面把控资金的流向,确保其灵活运用于实体经济。

1.3 逐渐实现社会市场的无现金过渡发展

目前我国社会中所流通的主要货币仍然为纸币,也称之为现金。一旦投放大量的现金在市场中流入社会之后,财政部门及货币发行部门是无法对这样的现金流向进行有效的监控的,甚至经过一段时间之后,现金是否仍然存在不得而知。正是由于纸币现金的不可控性导致其逐渐成为行贿、走私、贩毒等等非法交易的主流形式,在一定程度上为违法犯罪行为提供了保护,而持有这部分现金的人也不一定是违法者,甚至可能是受害者。由此可见,在数字经济背景下,法定数字货币的发行及其在网络中的流通可以有效采用分布式透明记账法对风险进行有效的管控,规避匿名交易,这样的数字货币无法进行伪造、变造。与此同时,数字货币在系统后台能够进行追根溯源,任何人在网络平台中发生了经济交易,都可以被金融监管机构所得知,提高了整体执法能力,从根本上杜绝资金的非法利用。

1.4 有效巩固央行法定数字货币在新金融体系的核心地位

根据相关的调查研究可以看出,目前市场中流通的部分私人发行的数字货币,在一定程度上对我国的金融市场带来了冲击和影响。一方面,私人货币在市场中的快速流通以及货币分流逐渐使得主权货币失去了原有的地位和价值,也导致出台的一系列货币政策失去作用;另一方面,私人数字货币大多是匿名交易,具有一定的不可控性,直接影响着金融市场的稳定性。与此同时,这样货币的发行也在一定程度上对资源进行了浪费。而在数字经济背景下,法定数字货币对传统的支付模式进行了改革创新,通过一对一、点对点的形式进行交易结算,减少了中间环节的偏差,实现了网络的扁平化,同时市场中所现存的金融资产也能够快速转化。通过这样的方式实现了金融市场机制体系的持续发展,降低利率水平,优化整体货币政策结构,另外,法定数字货币发行流通使得财政部门及央行在后台建立起大数据库,对整个系统中的匿名交易进行了有效的追踪管理,同时通过信息技术对市场中可能面临的一系列风险进行全面的监管,进一步明确了央行是国家唯一的货币发行机构这一核心要义。

2 法定数字货币的风险防范策略

2.1 制定健全完善的法定数字货币法律法规

首先,国家相关职能政府部门必须对现行的数字货币发行流通相关的法律法规及政策制度进行有效的修改完善,但从一定意义上来讲,这样的方式方法虽然具有一定的科学性、严谨性,但耗用时间长,程序较多;其次,由人民代表大会颁布出台一系列关于发行法定数字货币的决定,对运行过程中可能面临的一系列问题做出相关的规范约定,这样的方式方法较为快速,具有极强的针对性,但从整体上来讲,由于篇幅十分有限,无法对所有的事物进行约束,不能做到面面俱到和详细规范;最后,由国家制定数字经济背景下法定数字货币流通发行的制度文件法律法规,这样的方式层级较高,能够全面解决法律法定数字货币面临的所有法律相关问题,但从整体上来讲这样的方式区别于人民币,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导致公众较容易接受。 2.2 加强对货币体系的顶层设计规范

对于货币安全而言,数字经济背景下极容易发生一系列技术风险和系统漏洞,如果没有及时对其进行规避,很可能造成公民的财产损失,甚至严重时会导致央行失去社会公信力,造成金融市场的混乱,触发系统风险。由此可见,建立相应的风险防范系统已经迫在眉睫。而对于货币体系的稳健性而言,在进行具体的货币政策制定实施过程中,必须充分立足于数字货币在市场中的流通速度效率所涉及到的交易规模、范围,在系统中设置相应的处理程序,确保数字货币流通的稳定性、高效性。具体而言,相关的技术人员及管理人员可以借鉴当前社会中部分企业的成功应用方案,例如支付宝,有效降低货币的经营管理成本。与此同时,也应当将示范效应进行灵活高效的运用,立足于我国发展的实际需求及国情,深入探究数字货币发行流通的内涵价值。而对于法定数字货币的扩展而言,其在市场中的流通不仅仅局限在银行,更体现在多元化的金融机构、社会组织结构及国际金融机构。

2.3 创设高效的法定数字货币数据中心

数字货币数据中心的建设和发展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对金融体系进行有效的稳固,实现我国经济的多元化发展,同时进一步推动法定数字货币的改革创新,确保经济业务的有序高效开展。具体而言,央行应当承担起建设数据中心的重任.利用大数据技术、现代信息技术,对金融经济进行综合管理和高效运用,逐渐将所有的金融结构、机制进行整合,共同建立起统一的数据管理平台。在这样的平台中,应当充分凸显出标准化、规范化、流程化、技术化的基本特征。相关管理人员及技术人员必须提高对数据中心的正确认知,就多元化的应用范围及应用方式在市场中开展成果共享,实现互惠互利,从而打造具有中国特色的数据平台。通过这样的方式挖掘互联网技术、大数据技木的潜能优势,利用其抓取分析能力对获取的数据进行有效的筛选深入考察,从真正意义上减少法定数字货币对于金融行业产生的影响。

具体而言,中国人民银行应当牵头组织各大商业银行,运用资金资源,共同搭建起健全高效的货币数字中心,运用大数据技术、云计算等等,灵活运用于金融经济市场中,并且将社会中的金融组织机构、紧急协会共同纳入其中,建立起标准化的、统一的管理平台,由国家相关职能部门进行直接管理,合理规划流程及技术。另外,相关工作人员及管理人员必须正确看待法定数字货币数据中心的重要作用及价值,在平台中通过资源、信息的共享扩大运用范围,优化金融组织结构,立足于中国国情及时代发展的基本规律,利用现代信息技术,结合互联网的基本特征及发展规律,对市场中的数据进行筛选过滤,实现数据的有效抓取和深入考察研究,以此确保金融结构及体系的稳定性和有效性。

2.4 通过多元化的渠道和途径大力推广法定数字货币

第一,国家相关职能部门必须建立起保障机制。由央行主导,实现多部门联动,搭建起相应的领导小组,对整个法定数字货币的发行流通进行全面把控。不同组织结构根据其优势特征划分不同的任务目标,从整体上对发行流通工作进行统筹安排,以此确保推广工作的有序开展;其次,争取社会参与者的共同加入,获取多方力量的支持。财政部门可以出台相应的财政税收政策,鼓励法定数字货币的发行流通。尤其是针对事业单位,在进行交易活动时可以将法定数字货币作为首要途径。与此同时,企业如果运用法定数字货币进行交易,从事生产经营活动则可以给予一定的税收优惠;最后,加大对法定数字货币的宣传推广。在社会中呼吁公众、企业运用法定數字货币进行交易活动,利用其本身的成本低、损耗小、流通强等等特征,逐渐提高市场占有率。

3 结语

综上所述,要充分提高法定数字货币的发行流通效率,必须制定健全完善的法定数字货币法律法规,加强对货币体系的顶层设计规范,创设高效的法定数字货币数据中心,通过多元化的渠道和途径大力推广法定数字货币。

[参考文献]

[1]陈纯柱,李昭霖.数字货币犯罪风险的防范与应对[J].重庆社会科学,2019(10).

[2]刘谆谆,张瑞东,王玉琳.央行发行法定数字货币的必要性及一些相关问题的探讨[J].中国金融学,2018(01).

[3]郝毅.法定数字货币发展的国别经验及我国商业银行应对之策[J].国际金融,2019(02).

[4]李加琳.浅谈对法定数字货币发展的看法[Jl,全国流通经济,2018(25).

[5]姜喜公,张举志.央行的法定数字货币及其应用前景分析[J].黑龙江金融,2018(08).

[6]高克州,杨秀霞,李思存.新时代金融发展背景下法定数字货币发行流通路径研究一一基于法定货币形态变化的比较分析[J].征信,2019(10).

[7]况思宇.区块链下的数字经济与发展前景[J].现代营销(经营版),2018(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