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华留学生创业意愿的影响因素分析

来华留学生创业意愿的影响因素分析

来华留学生创业意愿的影响因素分析

[摘要]制度环境和社会网络关系是影响来华留学生创业意愿形成的主要因素。以浙江省高校在校留学生为研究对象,在构建来华留学生创业意愿影响因素模型的基础上,探讨了制度环境、社会网络以及自我效能感对留学生创业意愿的影响。结果表明自我效能感高的留学生社会网络对创业意愿的影响要强于自我效能感低的留学生,自我效能感低的留学生制度环境对创业意愿的影响明显强于自我效应感高的留学生,制度环境和自我效能感的影响相互替代。

[关键词]留学生;制度环境;社会网络;创业意向

[中图分类号]C964.2

[文献标识码]A

随着我国高等教育国际化进程不断深化和发展,来华留学生人数持续增长。教育部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共有来自196个国家和地区的49万名各类留学生在全国31个省的1000多所高等院校学习,比2017年增加了3000多人。外国留学生不仅是教育国际化的载体,也是最具创业活力和潜力的群体。留学生创业有助于区域经济发展,促进国际经济往来。在创业的准备过程中,创业意愿是创业行为的最好预测指标,能够引导潜在的创业者逐渐识别和利用创业机会。一般认为,个体特征、背景、环境等会影响创业意愿。从实践来看,观察、模仿创业成功者的行为,与家人、朋友、同学、企业家、政府部门等讨论和学习,接受创业指导老师的指导等都会对创业意愿的形成起到重要作用。因此,识别留学生创业意愿的影响因素对留学生、高校以及政府都具有重要的理论和现实意义。

1 文献综述与研究假设

1.1 创业意愿与制度环境

制度环境是一个复杂的社会系统,由创业文化、政策、经济和技术等要素构成,是多层面的有机整体。Scott将制度环境界定为能够社会带来稳定的、具有认知性、规范性和规制性的结构与活动,而规制、规范和认知则构成外部制度环境的三个维度。规制维度主要包括国家的法律、法规等方面,规范维度包括国家的价值观、文化等方面,而认知维度则包括社会的技能、信息及知识等方面。

作为新兴经济体国家,中国经历着由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制度变革过程,经济快速发展,市场体系不断完善。中国向私营企业和国外企业渐进开放市场,市场竞争日益激烈。制度通过个体因素影响个体的意愿,适宜的制度环境对创业者的态度有正面影响。在中国学习和生活,留学生的创业活动必定受到当地制度、市场和文化的多重影响。因此,提出假设。

假设1:制度环境对留学生的创业意愿有积极的影响。

1.2 社会网络与创业意愿

社会网络是由多个社会行动者及他们之间的关系组成的集合,这些关系包括家庭血缘关系、友谊关系、各种交易关系或以相同价值观、理念、信仰或兴趣爱好为基础的个人或群体关系。社会网络分为整体社会网络和个体社会网络,其中个体社会网络是由个人社会关系组成的人际关系网络。当个体嵌入正式的或非正式的社会网络中时,其行动意愿就会受到网络中其他个体的影响。关系强度、关系持久度、关系互惠性等反映出网络成员之间的关系特征和关系密切程度。社会网络不仅是一种组织形式,还可以提供创业者自身无法具备的资源、知识或能力。

创业者的社会关系网络为企业提供了有利于企业创业成功的资源,从事创业研究的学者们已经确定了影响创业自我效能感的外部因素,包括政治、经济和社会的背景。社会网络理论也认为,包括创业行为在内的人类的各种经济活动都要受到他身处的社会结构或背景的影响。因此可以肯定的是社会网络在创业自我效能感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因为创业者在整个新企业的创建过程中的核心作用,可以预见的是创业者个体的社会网络一定也会影响潜在创业者创业的一系列活动,包括创业自我效能感和创业意愿。

社会网络关系能够激发留学生的创业意愿,尤其是在家庭和学校背景下形成的社会网络,父母、老师和同学都能提供正面引导和帮助。因此,学校应重视留学生创业教育,增强留学生通过社会网络关系获取异质性信息和资源的能力。留学生自己要努力学习创业知识,拓展社会网络关系,积累创业资源,从而提升创业意愿。实证研究较少验证社会网络对留学生创业意愿是否有影响。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们采用杨艳的研究架构来探索社会网络关系对来华留学生创业意愿的影响。因此,本文提出假设。

假设2:社会网络与留学生的创业意愿成正比。

1.3 自我效能感

自我效能感是指个人在特定情形下对自己能够有效实施行动计划的能力感知或预期判断。Boyd和Vozikis认为自我效能感是个体相信自己能够完成任务的信念,其在决定个人选择、努力水平和忍耐性等方面起着重要作用。自我效能感不仅通过各种方法影响个体,而且还影响个体进行活动所涉及的行为选择。自我效能感被引入到创业研究领域,自我效能感就与创业意愿紧密相连,是影响创业意愿的一个重要解释变量。实证研究较少验证自我效能感对一些变量和创业意愿是否有调节效应。为了解决这个问题,采用Lee等.的研究架构来探索自我效能感对制度环境和社会关系的调节效应。

因此,提出假设。

假设3:留学生的自我效能感调节制度环境与创业意愿之间的关系;自我效能感越高,制度环境对创业意愿的影响就越明显。

假设4:留学生的自我效能感社会网络与创业意愿之间的关系;自我效能感越高,社会网络对创业意愿的影响就越显著。

2 研究设计

2.1 数据收集

研究目標群体为浙江省高校留学生,调查对象包括温州大学、浙江师范大学、浙江工业大学、宁波大学和浙江工商大学。本研究采用问卷调查方法收集数据,调查地点以教室和留学生寝室为主。调查在留学生教室中开展,可以保证良好的答题控制效果;在留学生寝室进行调查,大部分留学生乐意填写问卷,答题效果比较理想。按照国籍和性别配额抽样,保证不同国际和性别的留学生有较均匀的分布。共发放问卷600份,回收问卷480份,回收率为80%,其中有效问卷426份,有效率为89%。通过对性别、年龄和籍贯等控制变量进行描述性统计分析,研究的调查样本具有代表性。为了有效地进行数据合并,研究对不同的控制变量针对因变量进行了方差齐次性检验,检验结果证明了数据合并的有效性。样本特征描述性统计如表1。 2.2 變量及测量

借鉴自我效能感和创业意愿的相关研究设计调查问卷。问卷采用李克特五级量表,对每一变量的相关测量问题设计五个等级。自我效能感和创业意愿都包括六个指标,创业自我效能感和创业意愿量表的Cronbach’s α系数均值大于0.85,量表的信度非常好,数据的稳定性和可信性高。

规制、规范和认知则构成制度环境的3个维度。规制方面表现为产权保护、公平竞争的制度、法律效力等方面;规范方面表现为社会对待创业活动和创业者的态度,认可企业谋取利润的行为,有鼓励创业的社会文化;认知方面表现为创业者拥有市场环境相关的经验和创业技能等。为了简化分析,采用经过实证检验的Manolova的制度环境五级量表,量表的Cronbach’s α系数均值大于0.75,量表的信度非常好。三维验证性因素分析表明,制度环境五级量表的结构效度良好。每一维度的指标均值作为维度值,三维度均值是制度环境测量值。

3 分析和结果

表2显示了所有变量的相关系数。由表2可知自变量相关系数不是很高,数据不存在多重共线性,可以用来进行回归分析。使用多元多层回归方法来分析自变量:制度环境、社会网络、自我效能感、性别、年龄、学历、洲别对因变量创业意愿的影响。由此产生了3个模型。模型1中自变量仅包括控制变量性别、年龄、学历、洲别;模型2中自变量包括控制变量、制度环境、社会网络、自我效能感;模型3加入了交互项,包括了所有的变量。表3给出了回归结果。模型3中最大方差膨胀因子是1.658,这表明多重共线性不显著。

三个模型的回归结果表明,在考虑了控制变量的影响后,增加自变量制度环境、社会网络、自我效能感后的R2值0.368,在继续增加了交互项之后,对创业意愿的影响显著。由此可见,4个主要假设中有3个被样本数据所验证:制度环境对留学生的创业意愿有积极的影响,社会网络与留学生的创业意愿成正比,社会网络和自我效能感的交互项对创业意愿有显著的影响,而假设3没有得到验证。

高自我效能感和低自我效能感对线性关系的调节作用存在差异(图2)。自我效能感高的社会网络要比自我效应感低的社会网络对创业意愿有较显著影响。这个结果表明社会网络和自我效能感的影响相互强化。自我效能感低的制度环境要比自我效应感高的制度环境对创业意愿有明显影响。此结果表明制度环境和自我效能感的影响相互替代。

4 结论

验证了前人关于制度环境、社会网络、自我效能感和创业意愿之间的关系。使用在校留学生做样本,确认自我效能感低的留学生制度环境对创业意愿的影响明显强于自我效应感高的留学生,制度环境和自我效能感的影响相互替代。自我效能感高的留学生社会网络对创业意愿的影响要强于自我效能感低的留学生,社会网络和自我效能感的影响相互强化。制度环境、社会网络、自我效能感三变量不仅直接影响创业意愿,而且三变量相互影响。由于这三个变量在不同的情景水平上影响着个体的决策,并与个体的创业意愿相互影响,研究可以看作是创业环境对创业活动影响的探索。

[参考文献]

[1]Krueger.N.F.,&Carsurd,A.Entrepreneurship intentions:Applying thetheoryof planned behavior[J]. Entrepreneurship&RegionalDevelopment, 1993(05).

[2]Li, H., Meng, L.. Wang, Q.,&Zhou.L A.Political connections, financingand firm performance. Evidence from Chinese private firms[J]. Journal ofDevelopment Economics. 2008(02).

[3]Manolova.T.S.,Gyoshev,B.S. &Manev I.M. The role of interpersonal trustfor entrepreneurial exchange in transition economy[J]. InternationalJournal of Emerging Markets, 2007(02).

[4]Scott.W.R.Institutions and organizations[M].Thousand Oaks. CA:SagePublications,1995.

[5]Cranovetter M.The St rength of Weak Tises[J]. American Journal ofSociology, 1973(06)。

[6]杨艳,胡蓓.社会网络、创业自我效能感与创业意图的关系研究[J].软科学.2014(06).

[7]Krueger,N.F-,&Brazeal.D.v.Entrepreneurial potential and potentialentrepreneurs[J]. Entrepreneurship: Theory and Practice. 1994(03).

[8]Boyd.N.G.,&Vozikis.G.S.The influence of self-efficacy onthe development of entrepreneurial intentions and actions[J].Entrepreneurship: Theory and Practice.1994(04).

[9]Krueger,N. F.The cognitive infrastructure of opportunity emergence[J].Entrepreneurship: Theory and Practice, 2000(03).

[10]Lee. L.. Wong,P. K., Foo,M.D.,&Leung,A.Entrepreneurial intentions,The influence of organizational and individual factors[J]. Journal ofBusiness Venturing. 2011(05).

[11]Linan,F.,&Chen,Y.W.Development and cross-cultural applicationof a specific instrument to measure entrepreneurial intentions[J].Entrepreneurship: Theory and Practice. 2009(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