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政务研究综述

移动政务研究综述

移动政务研究综述

摘要:现代通信技术的发展促进了移动政务的出现和转变,同时为政府信息的披露创造了一条更有效的创新途径。在本文中,我们将基于对研究内容和特点的理解,对国内外构建移动政务的研究工作进行分类,以确定未来我国建设移动政务的改进措施。

关键词:移动政务;研究;综述

中图分类号:TP31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3044(2020)27-0235-03

开放科学(资源服务)际识码(OSID):

1 移动政务研究概况

随着信息通信技术的飞速发展,移动政务展示出自身所具有不受时空约束、沟通便捷性和覆盖率高等优势,对政府便民服务产生重要影响,因此,国内学者对移动政务的研究内容越来越广泛。

本文以“移动政务”为关键字,从知网收录的中文文献中检索了2009年至2019年11年间发表的441篇文献进行研读与评述,旨在归纳国内移动政务的主要研究内容,判断未来可能的研究趋势,以期为移动政务的后续研究提供参考。

从表1可看出,2009年以来数据库收录的相关文献数量呈波动增长趋势,但2015年和2016年较为集中,以“移动政务”为关键词的文献数量分别达到71篇、62篇。2016年后,移动政务相关文献研究数量增长变缓。这表明国内学者对移动政务的研究总体上呈增长趋势,但研究数量有限,还有较大的发展空间。

图1对441篇论文按研究主题分类发现,移动政务建设研究的论文共246篇,占比43.85%;电子政务研究的论文有38篇,占6.77%;探讨移动电子政务的论文有37篇,占6.60%;涉及移动政务服务的研究论文有24篇,占4.28%;其他相关主题研究的论文有90篇,占总数的16.04%。这表明近年来国内学者对移动政务的研究主题较集中,主要围绕“移动政务”“电子政务”及政务服务。

移动政务已经融入当代国家治理体系的方方面面,图2为移动政务关键词网络分布,由图2可见,“移动政务”和“电子政务”在关键词网络中出现频数最多,分别为153次和86次,节点较大,两者都存在很多连线且连线较粗,这表明“移动政务”和“电子政务”在移动政务研究中居于核心地位。

2 移动政务的产生和内涵

随着信息技术的不断发展,电子政务向移动政务的扩散是政府业务创新发展的实现。国外一些拥有先进技术的国家对移动政务的研究都早于我国。2003年,Kushehu等学者在欧洲电子政务研讨会上介绍了《移动技术在城市中的应用研究》。同年,McCarthy和Mfiller发表了《移动技术在城市中的应用研究》一文,提出了移动技术如何改变伦敦的研究。2004年初,Ghyasi等人阐述了在发达国家移动政务的应用实例。自2005年以来,外国科学家对移动政务进行了系统研究。欧盟在2005年和2006年连续两年正式启动了“欧洲移动政务研讨会”,指出移动政务应“为公民提供高效、高质量的公共服务”。讨论了“从电子政务过渡到移动政务”的问题,并给出解决方案。第二年,Sandy等对移动政务的成功因素模型进行了研究,Al-Khamayseh等对移动政务成功的因素进行了研究,Fidel等人对移动政务面临的技术、组织及社会挑战进行了研究,Burja等人对应用移动技术以保证公民安全和危机管理的政府平台进行了研究。

國内学者关于移动政务的内涵进行了广泛的论述。从管理学的视角来看,汪玉凯从《中国信息化和电子政府》中公共管理组织的角度强调,“电子政务是在政务活动过程中,公共管理组织对信息技术在办公、管理和提供服务方面的全面应用,即实现政府工作信息化。姚国章在《移动电子政务发展与展望》一文中认为,“移动政务是无线网络技术与传统电子政务的结合,是政府管理部门借助移动通信技术进行行政管理以及政府和公民的相互通信,实现交互模式。

从技术角度来看,宋刚和李明升描述了移动政府主要是指在政府工作中使用移动技术,并通过手机,PDA,无线网络,蓝牙和RFID等技术向公众提供服务。郭零兵和邓德剩将移动电子政务定义为GPRS,CDMA甚至3G数据传输技术在电子政务中的应用。

从政府的角度来看,移动电子政务是不受地域限制的办公室,即移动办公。刘淑华等认为移动政务所提供的服务不受时间和空间的限制,更加方便、及时,可以充分利用零散的时间并提高交互效率。民众也无须前往政府服务大厅,在家或办公室就能获取需要的信息和相应的服务,这使得政府服务变得更加贴近民众。综上,由各学者对移动政务内涵的界定可知:管理角度学者认为移动政务是政府部门以实现管理和提供服务为目的,技术角度学者认为移动政务是借助移动技术的方式,政府角度学者认为移动政务是政府部门不受地域限制的办公。因此,我认为移动政务是政府部门,不受地域限制的借助移动技术,实现管理和提供服务的一种方式。

3 电子政府发展演变至移动政府的原因

3.1政策引导

2015年,在我国政府的工作报告中提出了“互联网+”的概念,从电子政务向移动政务的演进已成为一种明显的趋势。2017年1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关于加快推进全国一体化在线政务服务平台建设的指导意见》,强调要全面促进移动互联网健康有序发展的态势,以便更好地为党和国家服务,使人民受益。这为移动互联网与政府公共服务深度融合提供了重要的政策指南。2018年7月,国务院发布了《关于加快推进全国一体化在线政务服务平台建设的指导意见》,指出要积极推进覆盖范围广、应用频率高的政务服务事项向移动端延伸,推动实现更多政务服务事项“掌上办”“指尖办”。

3.2 技术支撑

目前,我国已建成世界上领先的光纤宽带网络,SG网络正在蓬勃发展。截至2019年底,我国固定互联网宽带用户总数达到4.52亿。其中,4.16亿户为光纤接人用户,占固定互联网宽带用户的92%,宽带用户继续向高速率迁移。截至2020年3月,我国移动手机用户总数约为9.46亿,其中4G用户总数为7.52亿,5G套餐用户总数为3172万户。在宽带用户数量方面,有线宽带用户总数已达到1.91亿。在许多城市建设新型智慧城市时,也将区块链作为打造新型智慧城市建设的一项重要内容,并在部分城市应用试点。我国固定宽带和移动宽带推广的普遍化也将为移动政务的发展提供强大的基础设施支持。 3.3 民众积极参政

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和人民教育水平的不断提高,民众参与政治事务的热情得到了极大提高。公众对政府信息的获取已从过去的被动向主动转变,人们关注国家的新政策以及国家发展的各个方面,并期待着借助移动互联网技术更直接、更快的了解有关国家政务的状态信息,并表达其意愿和意见。如今,大多数互联网平台都已启用消息传递功能,公众可以迅速表达对政务信息和相关新闻的看法,尤其是随着微博、微信和头条等新的互联网平台的普及化发展,为观众的参与和交流提供了更多便利,这进一步激发了人们参与和讨论政治的热情。

4 移动政务的模式和理论模型研究

国外移动政务服务研究起步较早,模型、理论研究较丰富。1989年,Davis提出了技术接受模型(TAM),他认为决定用户对计算机新技术的接受程度的是感知有用性和感知易用性;1999年,Venkatesh和Davis在原有技术接受模型(TAM)的基础上,提出了其拓展模型即TAM2。他们认为,感知有用性的决定性因素主要有:主观规范、形象、工作相关性、输出质量和结果论证可能性。随后,他们又提出了技术接受与利用整合理论(UTAUT),将绩效期望、付出期望、社群影响、便利情况作为UTAUT中的四个核心维度。TarekKiki等人认为,用户需求和满意度直接决定用户的使用情况,而移动政务的使用应旨在满足用户需求和满意度。学者FranceBelanger和LemuraCarter在TAM2模型基础上,对技术接受模型的影响因素进行了删减和调整。在将信任因素加入模型当中后发现,信任因素也是公民的移动政务系统的使用意愿的重要影响因素之一。

当前,国内在移动政务服务领域的研究起步较晚,国内学者在移动政务方面的研究主要基于国外学者的模型理论,并结合本国国情进行研究。邱瑞昕基于信任理论、技术接受模型及其拓展模型和技术采纳和整合利用模型及其拓展模型对公众移动政务使用行为及其影响因素研究,选取了有用感知、信任感知、娱乐感知、便捷性、服务质量、证实程度、感知费用与使用意愿等因素进行研究。倪圣借助ECM模型与ISSM模型,通过对感知有用性和政府信任这两个因素来研究公众移动政务使用行为及其影响因素。李勇和田晶晶基于技术采纳与利用的整合理论(UTAUT),构造了政务微博接受度影响因素模型,他们研究认为对使用意愿和使用行为有促进作用的因素包括绩效期望、努力期望、社会影响和促进条件,并且将性别、年龄、经验以及自愿性使用四个调节变量引入到模型中。

5 我国移动政务服务发展的问题

5.1 公民角度

5.1.1公民对于移动政务的认可度不高

移动政务的建设在各级政府中都得到了积极的实践和推广,但是移动政务仍然是公众相对未知的。由于公民不了解移动政务的具体内容和功能效果,因此,导致对移动政务的总体上的认可度比较低。此外,早期中国的一些通信服务提供商与用户恶意捆绑,有些人使用短消息发送垃圾邮件或欺诈性信息,从而使公众对短信息的警惕性加强,信任度降低。致使公众误解并且不信任从公共服务接收到的短信,这不仅影响政府给人民提供的公共服务的准确性、速度和效率,而且也引起了一个普遍的问题,即公众对移动政务的认识不高。

5.1.2公民对于移动政务的参与度不强

从公民参与移动公共事务的角度来看,总体情况仍然很薄弱。由于传统文化的消极影响,许多中国公民目前坚持“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想法,不愿参与政府的管理和与政府沟通,而有些公民出于经济原因不参加移动政务。从建设我国移动政务活动的实际情况来看,当前的移动政府活动主要是由政府向公民的信息流动更多,而公民向政府提供的信息建议则相对薄弱。因此,总体上在我国移动政务的建设上,公民的参与度不高。

5.2 政府角度

5.2.1 政府网络服务意识差

在当前阶段,互联网在我国政府的工作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在政府工作的发展中起着基础性的作用。但是,当前我国的“互联网+政务服务”仅停留在政策概念层面。在实践上,政府管理部门仅将Internet理解为一项技术,因此仅在其工作中簡单使用它。一方面,部分地方政府“注重技术而轻视服务”,只注重表面形式建设,盲目创建政务服务平台和僵尸App。另一方面,政府仍然是独立的公共服务形式,忽视互联网用户的思想。政府机构及其员工缺乏网络服务的意识,难以创建和开发网络服务平台,并且无法树立良好的政府网络形象,因此,政府对网络服务的意识是影响公民对政府信心的重要因素。

5.2.2 移动政务发展缺乏整体规划及运营管理水平低。

当前我国移动政务的发展基本上是各级政府部门的自发研究,国家相关政治文件并没有确定移动政务的发展目标、方向及具体的要求和措施,移动政务的发展还没有充分计划,因此存在许多问题。移动政务应用程序的运营管理水平很低。大多数政府移动应用程序自发布以来从未进行过更新,并且用户评价非常低。只有少数地区可以现实有效地运用移动平台,以进行信息公开以及政府与公民之间的互动。大量的“僵尸账户”和“僵尸应用程序”不仅没有充分发挥移动互联网的便利性和效率,而且给人留下了不好的印象,破坏了政府的形象和威信。

6 我国移动政务建设和发展的对策建议

6.1 公众角度

6.1.1提高公众参与政务意识,拓宽公民政治参与形式

当前,中国公众对政务参与的意识还比较低,很多人很少关注政务信息,这必将阻碍中国移动政务建设的发展。因此,在使用移动政务时,政府可以通过广告、教育、会议等方式加深公民对移动政务的理解,从而使公民可以体验到移动政务在生活中的使用。同时,政府应规范网络参与,为公民提供一种参与政治生活的新方式,使组织和社交网络成为公民参与政治生活和政治监督的有效手段。此外,政府应充分利用公共监督机制的作用,以便使用移动政务系统各个方面的人员可以参与对政务建设的评估,寻找其弱点,并根据结果不断完善移动政务系统。 6.1.2公众期待将进一步上升

数字化渠道提供了越来越多的政务服务,公众也对国家数字管理的功能提出越来越高的要求,包括信息服务提供的有效性,应急管理能力,大数据收集功能和分析应用功能。同时,在云计算和相关技术的影响下,移动政务服务平台将逐步向整合化发展。公民对高效便捷的移动政务服务的期望将继续增长。此外,公众希望政府能够对公共需求做出更快、更准确地响应,并与公民进行更有效的互动。

6.2 政府角度

6.2.1 重塑政府部门管理服务理念

首先,政府部门应采取整体、系统的思想和战略,结合高科技移动政务平台,转变政府服务观念,促进公共服务技术创新,有效服务公众和治理公共秩序的廉洁高效的服务型政府。其次,各级政府部门应当与移动政务有关的国家法规协调一致,强调移动政务建设发展的意识形态,并吸引尚未建设移动政务的政府部门参与建设,建立起统一规划和开发的国家移动政务管理系统。最后,政府工作人员应坚持为人民服务的观念,以改变“懒惰,闲散”的工作作风,通过培训移动政务的操作技能,充分理解实施移动政务的先决条件和重要性。关于信息披露和隐私保密,我们必须根据法律要求,在一定范围内行使权利。

6.2.2 加强顶层设计,完善基础设施建设

在发展移动政务时,出现了不同地区的信息化水平参差不齐,分散的数据库管理以及数字管理能力不足的问题。为了改善中国移动政府的优化,必须首先将顶层设计和开发纳入议程,并充分考虑公众的各种需求。在政府一站式服务平台的基础上,构建统一的网络平台并树立政府形象。同时,政府必须大力改善基础设施,提高自身的数字管理技能,了解并应用移动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新技术,以使移动政务服务的设计趋于完善。

7 结语

在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我国所需要的政府必须有效着重于提供服务、科学决策,有效执行、技术先进、发达高效的政府。尽管国内学者对移动政务的研究正在增加,相关研究的内容也越来越广泛,理论基础更多样,但应注意研究我国政府发展的自身特点,革除原有缺陷的同时不断提高自身的监管能力。我们必须清醒地认识到我国的国情,结合国内外各种有用的建议,发展具有中国特色的移动政务,并不断为人民服务。

参考文献:

[1]吴荣梅.我国移动政务的发展现状与对策[J].浙江万里学院学报,2008,21(1):129-131.

[2]张航.从电子政府走向移动政府的理论与实践探索[J].电子政务,2017(12):72-81.

[3]靳小平,海峰.我国移动政务的驱动要素、存在问题及发展对策[J].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学报,2018(4):66-72.

[4]乔祥杰,移动互联网时代我国移动电子政务建设发展研究[J].山西科技,2019,34(4):49-51.

[5]高榮.服务型政府建设背景下我国移动政务发展探究[J].天津行政学院学报,2016,18(2):76-81.

[6]姚国章.移动电子政务发展与展望[J].电子政务,2010(12):11-21.

[7]宋刚,李明升.移动政务推动公共管理与服务创新[J].办公自动化,2006,11(11):10-13.

[8] Lee S M,Tan X,Trimi S.M-government,from thetoric to reality:learning from leading countries[J].Electronic Government,an In-temational Journal, 2006,3(2):113.

[9] Ishmatova D,Obi T.M-government services:user needs and val-ue[J].l-WAYS,Digest of Electronic Commerce Policy and Reg-ulation, 2009,32(1):39-46.

[通联编辑:李雅琪]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多笔记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uobiji.com/156176.html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虚假错误信息或任何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或更正。

W 导出为移动政务研究综述.doc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