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建筑考察——初探建水朱家花园

云南建筑考察——初探建水朱家花园

云南建筑考察——初探建水朱家花园

〔摘 要〕民居建筑一直都是我们的民族宝藏,朱家花园,是云南省建水县古建筑文化民居建筑的重要建筑艺术宝藏,文章对朱家花园的建筑布局、空间环境以及建筑手法进行了实地调研,进行了分析与总结。

〔关键词〕建水;朱家花园;民居建筑

建水朱家花园

院子,是每个人心中的一方天地。一方庭院,寄托了宅院主人的情感与哀思,如果说建筑的起源是人们对自然之物的有序组织,那么园林就是人们对山水的渴望和心灵的回归。造一方园,闲暇之时,漫步于此,看春华秋实,赏日出日落,此时的意境,是心境更是诗境。从古至今,从王维的辋川、白居易的宅院,到滇南大观园朱家花园,白族王宫张家花园,园林中既有山水之乐,又有庙堂之志。

“滇南邹鲁”“文献名邦”之称的建水,这里保留有当时官宦和富绅的居住地的翰林街,在长达不足千米的街道上,分布着众多的古建筑,有著名的朱家花园、中将第、翰林第、大夫第、武将府等建筑,街道有清式四合院、古照壁、古井等文化遗迹。一座历史悠久的城市,一座偏安一隅,但遍地都是的百年老宅、百年寺庙,有着自己文化与信仰的城市,几百年前繁荣的临安,战乱之后的沉寂。

初见建水,街道很窄很安静,当地人们生活很淳朴,但各处能看到他们的信仰(随处可见的寺庙和小祠堂,包括通行的桥也有其祭祀功能),生活清贫但精神富足,保持着信念,并做着力所能及的事。他们住在一代代传承下来的老宅子里,保持着官话,保持着传统生活习俗,守护着文化。

建筑布局

朱家花园位于云南省建水县,有“西南边陲大观园”之称。主体建筑为滇南园林与民居建筑相融合的建筑群体,建筑风格为汉族建筑与少数民族建筑的融合。花园总建筑面积约4600 m2,坐南朝北,呈不对称式布局。建筑分为宗祠和内宅院两部分,为滇南地区典型的民居组合群体。府邸内设有宅院、祠堂、花厅、绣楼等组成的建筑群,和戏台、水榭、假山、池塘、花园等景观组成的后花园,院内宅院环绕天井,相互联通,庭中有庭,园里套园。

大门入口为歇山顶三开间五段式八字形垂花门楼,雕梁画栋,富丽堂皇,门前有一对刻着龙凤图案的“户对”,显示着家族财势与地位。建筑整体斜布局,大门错开,建筑坐南朝北,而大门开在西面,西大门用以影壁将主入口内外景观加以阻隔、遮掩,以保证内宅的隐蔽性,丰富了宅院空间形式,风水学中为聚气纳财作用,同时开口方向又与地势有关,整体地势北低南高,象征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

进入大门,一道镂空花墙现眼前,门圆墙方,瓦檐下有 “循规蹈矩”四个大字,背面为“谨言慎行”,八字为朱家家族家诫,暗示家族崇尚“无规矩不成方圆”,世世代代遵循礼制的家训。随后进入四水归堂门,大天井汇聚四方之水,意为四方聚财,入口位于中轴线上,但道路与门略微斜,为移步换景之意,使家庭生活掩而不显,居住增加安全感,且有丰富的空间细节。

内宅院由若干个单体四合院组合而成、三纵六院形式并列连排组成的建筑群体,建筑采用轴线对称方式依次排列内宅院的前厅、中厅和后堂,合围成一个对称、和谐的院落空间。宅内每个院落均由正房、左右耳房、倒房构成,中央是大天井,四角为小天井。宅院布局遵循长幼、尊卑有序的传统礼制宗法,六个宅院形状、面积大小基本相似,空间通过走廊、过厅串联起来,院落排列层出叠进,形成院院相通、院院相连的格局院落。内宅院中有均由植物以命名的特色庭院,每个房间上有对应楹联为与之相关的文章和诗词,寄托了主人以梅兰竹菊为寄托的美好精神追求与清高的人生态度。

东面为宗祠,是家族举行敬祖、祭祀、典礼之地,也是亲朋挚友品茗看戏、接待会客的地方,空间由三进院落组成,“T”字形过厅将其宗祠分隔,一进院落由正前方的水上戏台、小鹅湖及观戏看台构成。与宅院并排相邻的是后花园,为观景和接待客人之处,是自然景观与人文景观相结合的园林空间,集亭廊、水榭、戏台、园林为一体,空间通过曲折蜿蜒的亭廊、假山、水景与亭榭搭配显得空间尤为丰富。漏景的花窗与借景的亭廊空间,能近身攀爬的假山,曲折的亭廊,拐角之处尽是惊喜,闲适、从容且安逸,给人“宁静致远”之感。

朱家花园宅院的对称式布局表达了对建筑的礼制、对秩序感的敬畏,宅院内随处可见的板壁、檐下的诗词、楹联、壁画、题刻等,无时无刻不散发着住宅主人热爱书文的儒雅气质。同时,宅院的严肃对称与周边花园轻松闲适形成对比,曲折蜿蜒的亭廊与忽隐忽现的假山使花园空间变得轻松、活泼,使院落主人在回归家庭,离开市井喧嚣后,落入另一方天地,纵情山水,怡然自乐。

建筑手法

空间对比

空间内采用空间对比,以小见大的建筑手法,把兩个有大小差异的空间相连,交汇融合,借对比来突出各自的特征,通过小空间到大空间衬托其空旷和豁然感,从大场所到小径的幽然僻静感。如朱家花园大门入口为照壁,分别从两旁小道进入府邸;宗祠设置入口从华堂两侧的小径绕入直到大天井空间;后花园通过曲折蜿蜒狭窄的亭廊到宽阔的花园空间等,营造出欲扬先抑、令人豁然开朗的感官效果。

利用过渡空间与灰空间连接空间同时丰富了空间层次。如进入内宅院前经过的“循规蹈矩”“四水归堂”牌楼等的半开放式空间与内宅院,院院相连的相对封闭式空间,后花园的全开放式空间,多种空间形成对比,层层递进,衬托空间差异,经过封闭空间后形成的压抑之感和主空间的豁然开朗,使视域感官上更为开阔和庞大。

通过硬质景观与软质景观对比,使朱家花园内宅院的砖瓦、墙面、铺地与后花园山水、植物形成对比,突出植物的柔与美,从对称、封闭的宅院进入自然山水空间,顷刻整体气氛与心情随之从严肃到轻松转变,从而增强了后花园自然景观空间观赏的愉悦性。

借景、框景

廊道空间运用掩映手法,利用廊柱系列来遮、隔、构景,增加景物层次、增加空间景物之间的连续性。利用建筑庭院空间中门窗、镂空花墙等将景观选择性地收纳于框中,框外景物更加形象生动地映入内空间,构成一幅唯美画面。

选择性地把大空间的景色借用到小空间内,从而使人的视线延展,既深化了空间层次,也使得人的视线被无限拉长,勾起对框外景物的好奇心,也使得内景更含蓄幽深,欲露先藏,掩而不显。同时半封闭的内外两个空间在某种相互联系下形成共存,增加其空间深远感与丰富性,增强空间的趣味性与意境感,突出院中有院,庭中有庭的绵长时间与空间感。

朱家花园是一段历史的缩影,庭中的任何一处,木刻砖雕,古画古诗,都在述说着它们的故事。推开几百多年前尘封的历史,那些已逝去的时代,已过百年,如今依然通过破旧的砖瓦遗骸向我们述说着它们的故事。置身穿过一层层的院落,走到堂屋中央,大天井下直射的太阳映在建筑上,阳光正好。微风徐来,院子里的花花草草随之颤动,宁静致远,恍如隔世。来到朱家花园如同经历了一个梦境,喧嚣尘世中能处有自己的一方小天地,寂静舒适,安静淡然,幸哉!宅院后的后花园似乎也在述说着“最好夜深人傍槛,石栏杆外水风凉”的超然意境,在这里的一天,仿佛时间的流逝都慢了起来。

(责任编辑:牧鑫)

参考文献:

[1]彭一刚.中国古典园林分析[M].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1986.

[2]陈从周.中国园林鉴赏辞典[M].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1992.

[3]任佩.滇南豪邸 朱家花园[J].云南档案,2007(02):30-31.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多笔记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uobiji.com/156170.html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虚假错误信息或任何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或更正。

W 导出为云南建筑考察——初探建水朱家花园.doc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