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电子出版物的现状与问题分析研究

韩国电子出版物的现状与问题分析研究

韩国电子出版物的现状与问题分析研究

摘要:随着韩国电子信息和通信技术的发展,电子出版物在韩国的教育行业中被广泛应用并对旧的教育环境造成了巨大的冲击。信息的快速传递既从时间上提高了效率,又在空间上提供了多种选择。电子出版物的广泛使用,是韩国教育发展的必然趋势。韩国的教育发展必须符合时代潮流,与电子信息技术及本国国情相结合,优化教学模式,深化教育理念。

关键词:电子 出版物 韩国

中图分类号:G2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5349(2020)18-0077-05

随着韩国电子信息和通信技术的发展,电子出版问世,为人们带来了新的教育环境,特别是带来了“教—学”方式与形态的巨大变化。在新的知识与信息急剧增加的今天,传统教学的时间与空间对于学习者来说是非常有限的。因此,在韩国,学习者利用计算机能够快速查找到需要的信息及适合自己的教育方式。最近韩国更是提出了电子教科书活用方案,这可使学生的学习更加有效率,更加多样化。为了满足这些需求,目前的教育媒体正在以电子出版物的形式展示各种课程内容,以实现有效教学的目的。Loertscher(1988)曾强调,信息社会的教育必须从“以教科书为中心的教育(textbook-based teaching)”转化为“以多样信息媒体为中心的教育(resource-based teaching)”。Kathleen(1994)也曾说过,对于学生来说,以信息技术为中心的教育,具有这种能力的教授,都是必需的[1]。2011年,随着美国亚马逊电子书专用设备“Kindle”的推出,电子出版物得到了迅速发展[2]。“Kindle”的问世,打破了以往的“电子书的阅读必须配备计算机或电子书阅读器等装置”的固有观念,还可以利用智能手机或平板电脑等多种媒介阅读,这就弥补了电子出版物缺乏可读性与内容等问题

韩国从1997年开始正式推进教育信息化产业,提出韩国的教育要逐渐由“以教科书为中心的教育”转向“以多样信息媒体为中心的教育”。截至2001年,韩国所有的小学、初中、高中的教室都配有计算机,并连接有超高速的互联网,秉持“一个学校一个电脑房”的信念,构建“教育—学习”环境,推进教坛先进化事业。正因如此,韩国的多媒体化在亚洲一直居于领先地位。在这种情况下,韩国自1997年以来一直在推动教育信息项目,以实现以数据为中心的教育和开放教育。特别是随着亚马孙Kindle和iPad等电子书浏览器的出现,韩国的电子书市场也开始逐渐活跃起来,可以说这些浏览器是电子书取得一定成功的重要因素之一,因为电子书和电子杂志可以通过电子书轻松下载。由于其丰富的交互功能,即使是iPad等设备也有望广泛应用于教育内容和电子教科书。2010年4月,韩国政府为了推进电子出版物的进一步发展,在韩国文化体育观光部、韩国知识经济部与韩国教育科技部的共同支持参与下,成立了韩国电子出版标准化论坛,旨在为电子出版物制定标准。总而言之,虽然使用电子出版物的人数有逐渐增长的趋势,但该领域在韩国仍处于早期阶段。在本研究中,我们根据电子出版物的基本理论,就电子出版物的概念、类型、发展过程等内容对韩国的电子出版物使用现状进行了分析研究,并在理论分析与图表分析的基础上对韩国的大学电子出版物使用的实际情况做出分析,最后对韩国学校教育相关电子出版物的现状与问题点做出小结。

一、韩国电子出版物的定义与特征

电子出版最初出现于1964年美国国立医学图书馆利用计算机出版的“Indes Medicus”。在此基础上,1971年,世界最初的电子书通过维基百科字典面世,这种具有在线检索功能的数据库可以被称为网上电子出版物的始祖。国际电子出版委员会于20世纪80年代设立以后,名为“SGML”的電子文档格式于1986年问世,超文本写作技术于1989年相继问世,这些技术都为以后的电子图书的发展奠定了基础。就韩国而言,电子出版始于20世纪80年代。网上电子出版传入韩国,使得韩国的电子通信网的使用开始变得更加活跃。而到了20世纪90年代,随着韩国互联网的日渐普及,电子出版在韩国就更加受到了重视与注目[3]。1992年,韩国电子出版协会成立,从此正式开启了韩国电子书籍信息服务模式。堪称韩国电子出版的第三个领域的CD-ROM出版物于20世纪80年代中期进入韩国并投入实际应用。韩国最初依靠索尼和飞利浦两大公司的技术,于1982年最新开发出以存储大量数据为目的光盘,即CD(Compact Disk),它一开始被韩国人单纯地用作音乐的存储,后来逐渐发展到各个领域的存储。在韩国,这种数字技术的发展以CD-ROM出版物、互联网电子出版物、E-Book等各种各样新的形态发展至今。总而言之,电子出版的发展过程在韩国是按照以下顺序逐渐发展壮大起来的,即以电脑编辑系统(DTP:Desk Top Publishing)出版、网上电子出版、CD-ROM出版、互联网电子出版、E-Book这样的顺序发展起来。如今,韩国的电子出版物的概念可以概括成广义的无纸化的出版物,即数字化出版物[4]。这种种变化往往使电子出版的概念与电子出版物混为一谈。

电子出版物与传统纸张出版物最大的不同是二者使用的介质不同。一般而言,电子出版物的类型分为两种:一种由单纯的文本形式组成,一种由非文本形式组成。具体来说,从字典的定义来看,《斗山百科》中的定义为“电子出版是指利用电子技术进行的出版行为”;《韩国民族文化大百科》中的定义为“电子出版就是利用电脑、光盘、网络,而并非纸张,作为媒介的出版形式”。在韩国最大的网站NAVER中,电子出版物被定义为“电子出版为EP(Electronic Publishing的缩写),为使用电子出版的形式,而不是纸张的形式,作为主要媒介来表达各种出版物,如新闻、报纸等,这是一种新媒体形式”。从法律上的定义来看,在《广播文化产业促进法》的第二条第四款中,“电子出版物”一词是指出版商根据法案通知在以电子为媒介发布作品等内容,以便用户使用该信息处理装置,发布用于阅读,或收听电子书籍等电子形式。从学者们对电子出版物的定义来看,????????将其定义为“电子出版物就是以数字信息处理和存储的形式代替现有纸质书的内容的出版物”[5]。韩国电子出版物的类型与种类见表1。

与纸质出版物不同的是,电子出版物需以计算机或有线/无线互联网等为媒介。韩国学者赵贤哲曾针对电子出版物的特征指出:“提供及时而迅速的信息传递支援,合理利用各种方式的信息技术情报显示,通过各种信息技术提供真实的信息,便于存储和管理大量书籍的内容。”张熙淑也说过:“电子出版物最大的优势可以说是通过电脑或链接网络的终端机查看读物,与纸质出版物相比更加便宜,使用寿命长,信息量大,管理方便等。”不过,缺点为必须有电量的支持,而且终端较重,价格较高。

除了小说以外,哲学或数学等领域的纸张形式的书籍比电子出版更受欢迎。电子出版物的特点根据???(2015)的阐述可以得到“作品的制作,发行及媒体的各种使用情况决定了电子出版物只能使用纸质出版物的某个部分而并非全体,并且作者有权垄断商标权或委托供应商,在技术保护上比纸质出版物有更多的困难”[7]。电子出版物具体的优缺点请参考表2。

二、韩国电子出版物的种类与范畴

在韩国,与学校教育相关的电子出版物,主要有封装CD-ROM的电子出版物、网上在线电子出版物,还有电子书(E-book)、电子出版物等。最新形态的电子出版物正在以各种各样的形式如雨后春笋般相继出现。20世纪80年代以来,正式登上世界舞台的CD-ROM,其存储容量大致容纳30万张之多的A4页面所能计数的数据,并具有能够存储如超链接、视频、电影、动漫、音乐、照片等各种书籍所不曾拥有的各种附加功能。自此,基于这些显著的优点,CD-ROM轻而易举地取代了基于文本形式制作出來的百科全书,后来又逐步扩展到取代故事书、教科书、语言教材、科学教材等涉及专业领域的各种纸质教材。目前,韩国制作生产CD-ROM的企业据统计有三十家左右。至于专门生产与供应CD-ROM的供应商,Yes-Soft,其CD-ROM的生产数量从1999年的627种增加到2001年的2500多种(Yes-Soft公司,1999,2001)。后来,互联网电子出版物(网上在线电子出版物)的出现,电子出版物市场出现了新格局。互联网电子出版物是通过各种信息通信网络获取信息和知识的网络信息源。随着计算机的逐渐普及,互联网用户数量不断增加,因此各领域的互联网电子出版物正在迅速增加。以前只能通过教科书或教师才能够获得的知识和信息,现在可以通过Edunet这样的互联网电子出版物获得,学校和教师的角色已经从过去的知识传达者逐渐转变为知识的介绍者。近年来,随着电子出版物的快速增长,用户的信息需求已经逐渐转向使用计算机访问网络信息源。因此,互联网上的参考信息形式已经成为图书馆的主要服务形式之一。不过,随着互联网电子出版物逐渐深入人心,电子书(E-book)也开始逐渐得到普及。E-book是“Electronic Book”的缩写,书中的内容作为数字数据存储在电子设备中,通过计算机或便携式终端机等读取相关内容。换句话说,它可以被定义为数字内容及其解决方案,以代替传统纸质书籍为主要目的。

目前,韩国有大概有9家拥有电子书解决方案的公司(Ikio,WiseBook.com,Yes24,Book-topia,E-Book Solutions,Ever Book.com,EDU E-Books.com,HI,E-Book),其中EDU Books是为韩国学校的教科书专门设立的电子书公司,创建了E-book形式的教科书,参考书等教育用书籍,负责未来学校运营的。具体内容参考表3。

三、韩国电子出版物的认证体系

KS认证、ISO认证和KC国家综合认证标志这三种认证体系,各有不同的特征与优缺点。KS认证对韩国国内产品进行认证,ISO认证是全球通用的国际认证体系。KC认证作为法定强制性认证体系的综合认证体系提高产品的可信度。认证产品和公司可以得到媒体的认可,并通过媒体与公共关系联系起来,消费者通过这些认证将以信任的方式购买商品或取得某种服务,从而通过为消费者带来满意度和为公司创造利润来促进国家的发展。

1.韩国工业标准认证(KS: Korean Industrial Standards)

韩国工业标准认证(KS认证)是通过向制造业提供合理而科学的管理提高行业间的竞争力水平,并以实惠的价格与高品质的产品对生产者和消费者双方提供保护措施,是发展韩国国民经济的一种国家认证制度。KS认证的最大优势是在于有助于公司利润的创造。这是因为在KS认证体系中,对于KS所认证的产品实施优先购买制度[10]。KS产品的优先购买制度是在国家机关、地方自治团体、公共机构和公共团体等打算购买产品的时候,KS产品具有优先购买权,因为在法律上只能够使用KS产品。

2.国际标准化认证机构(ISO: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 for Standardization)

国际标准化认证机构(ISO认证)是世界最大规模的国际标准化组织,主要负责对国际标准的制定和认证等工作,几乎为每个行业提供认证支持。特别是,ISO9001作为建立质量管理体系的国际标准,是一个为对客户提供的产品或服务提供客观评估和证明的第三方认证机构[11]。在韩国,质量标准的认证是由韩国认证院(KAB)所指定的韩国标准协会实施。

3.国家综合认证体系(KC:Korea Certification)

国家综合认证体系(KC认证),从2009年7月1日起对总共13个法定强制认证体系做出了统一。韩国共有234个KC认证机构,包括法定认证和民间认证。韩国国内各种各样的认证体系过多,国家综合认证体系KC认证的成立,旨在消除各部门重复认证的不便,简化认证过程,以便提高国家竞争力和公众便利性[12]。

四、韩国学校教育相关电子出版物的现状与问题

韩国政府从2018年起开始针对小学三年级和四年级,中学一年级的社会、科学、英语三门科目实行电子教科书的教学计划。教育部于2015年对小学和初中的数字教科书做最初的立案。数字教科书是一种电子书形式的教科书,能够通过互联网下载后通过专用观览器浏览。在修订案中,将最初的立案改成从小学三年级到中学三年级的社会、科学、英语的教科书及高中英语教科书使用电子教科书。此后,从2018年起,小学三年级与四年级,初中一年级,高中英语,英语会话,英语1,英语阅读与写作,这些科目使用电子书形式的教科书。从2019年起,小学五年级与六年级,初中二年级的英语Ⅱ,开始实施电子书形式的教科书。从2010年起,初中三年级的各科目也开始使用电子书形式的教科书。 当然,电子出版物也有一定的缺点,比如,虽然韩国学生对电子出版物的认可度很高,但认识程度尚缺;因为尽管图书馆和出版商等主要电子出版商进行广泛推广,但大多数提供的信息较少。对于电子出版物的使用,学生对电子出版物的使用率并没有达到一个月一本的平均值,使用的种类也较少。相对于电子出版物,学生们更倾向于使用纸质出版物,因为电子出版物需要以阅读器为媒介。不过,电子出版物在先进国家的教育信息化的进程中是不容忽视的基础设施之一,利用多媒体、电子阅读器、互联网等构建新的学习环境,这正是韩国教育改革的一个必经之路。在信息社会的今天,韩国学校教育形式应该逐渐转变为以数据化为中心的崭新形式,鼓励学生们利用各种信息媒体,网络资料获取纸质教科书中没有的知识信息。韩国的各中小学校若要充分利用电子出版物,就不仅需要老师在课堂上提供相关的资料,还需要创建一个师生间的共同媒体环境。

五、结语

总之,韩国自从信息社会的到来,出版物已经从纸质出版物渐渐转向了电子出版物。但是,早期的电子出版物由于可读的终端供应系统不足等原因,并没有受到大众的广泛好评。后来,随着智能手机的出现,电子出版物开始逐渐受到韩国人,特别是年轻人的欢迎。不过,到现在为止,与美国相比,韩国由纸质书本模式向电子出版物模式的转变还处于普及前的初级阶段。虽然使用电子出版物的人数逐渐增长,但该领域研究在韓国仍处于早期阶段。在本研究中,我们根据电子出版物的基本理论,就电子出版物的概念、类型、发展过程等内容对韩国电子出版物使用现状进行了分析研究,并在理论分析与图表分析的基础上对韩国的大学电子出版物使用的实际情况做出分析。最后对韩国学校教育相关电子出版物的现状与问题点做出了小结,希望对相关领域的研究有所帮助。

参考文献:

[1]???,???.????? ?? ?? ? ?? ?? ??? ?? ??? ?? ?? ?? ??[J].?????????,2020,31(1).

[2]Chigozie Blessing. Designing Child-Friendly School Libraries and Media Centres for Sustainable Reading Development amongst Nigerian children[J].Library Philosophy and Practice,2020.

[3]???.???????? ????? ????? ????[J].?????·?????,2009,40(4).

[4]Champeswar Mishra,Bulu Maharana.Impact of Social Media on Academic Business School Libraries in India : An Empirical Study[J].Library Philosophy and Practice,2019.

[5]???.????? CIPP ??? ??? ????? ??????? ?? ??[J]. ?????·?????,2018,49(3).

[6]???,???.???????(?????????)[J].??????,2014,32(8).

[7]???.????? ??? ??? ??? ??? ??? ?? ??[J].?????·?????,2010,41(2).

[8]???,???.????? ???? ?? ???? ?? ??–???????? ???? ????[J].?????·?????,2019,50(4).

[9]???,???.????? ??? ICT ?? ??? ?? ??? ?? ??:??? ??????(ETAM)? ????[J].?????????? ???,2020,21(3).

[10]???.‘??? ??’? ??? ?? ???? ???? ??[J].????,2007,18(1).

[11]G.H.(Geoffrey Haward) Martin.A Bibliography of Westminster Abbey:A Guide to the Literature of Westminster Abbey,Westminster School and St Margaret’s Church Published between 1571 and 2000(review)[J].The Library:The Transactions of the Bibliographical Society,2006,7(3).

[12]Mechanism of action of MLR generated human suppressor T lymphocytes:R.Loertscher,J.M.Williams,H.M.Shapiro,T.B.Strom,C.B.Carpenter;Department of Medicine,Beth Israel Hospital,Boston,MA[J].Elsevier,1985,12(2).

[13]???.?? ????? ?? ?? ??「21?? ???? ?? ??」? ??? ?? ??? ?? ??[J].Journal of Korean Library and Information Science Society,2009,40(3).

责任编辑:赵世鹏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多笔记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uobiji.com/156169.html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虚假错误信息或任何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或更正。

W 导出为韩国电子出版物的现状与问题分析研究.doc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