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葆桢在江苏修堤防洪

沈葆桢在江苏修堤防洪

沈葆桢在江苏修堤防洪

清光绪元年(1875年),沈葆桢升迁为两江总督兼南洋通商大臣,督办南洋海防。在短短五年任内,沈葆桢做了许多有利于国计民生的政事,比如在洪泽湖修湖堤防洪,在扬州府运河两岸修缮东堤、西堤防洪。

江苏省河流湖泊交错纵横,水网密布,水患频繁,为害尤烈。沈葆桢上任两江总督之后,对水利设施的建设十分重视.他强调,“水利是农政之原,当今第一要务”“水利亦关民田命脉”。兴修水利可“使宣泄有所,灌溉有资,凶年无赤地之患矣”。

由于水利设施年久失修,江苏境内许多河道淤积,“浅甚者竟成平陆,潦则溢,旱则枯,阳雨偶愆,补救无所施,成木尽旧无著”。沈葆桢常常因为江苏南北水灾,彻夜难眠,“朝捧雷霆之诏,自省愆尤。夜闻风雨之声,难安枕席”。

在“水宜顺其性”的思想指导下,沈葆桢积极筹集经费,大力兴修水利工程,疏浚淤塞的河道。

清光绪四年(1878年)四月,江苏遭遇一场百年未遇的洪水。洪泽湖水逐日暴涨,兼之江水顶托,运河东西两堤险工林立,如车逻坝、铁牛湾等处均有渗漏,邵家沟、五里庙湖水几与运河相通……查运河水势向视洪泽湖及江水为消长,现在江湖二水同时并涨,运堤危急。

洪泽湖大堤,亦称“高家堰”“高家长堤”“高加堰”,始建于东汉时期,位于今江苏省淮安市境内,是阻拦淮河形成洪泽湖的大型堤堰工程。

洪泽湖暴涨,汹涌的湖水冲击着湖堤两岸,堤坝多处渗漏,随时有溃堤的危险,情况十分危急。沈葆桢和江苏巡抚吴元炳紧急商议对策,决定“就最险之工设法抢护以卫民田”,并部署所属人员设法抢护险要地段。加上天公不作美,“两日晴霁,江水陡落,运河宣泄有路,或者不致漫溢横流”。沈葆桢下令部属严防死守,同时调派军队赶赴现场抢险,堤坝最终化险为夷,农田得以安然无恙。

望着千顷良田,沈葆桢长长地吐了一口气,两眼一黑,一个趔趄栽倒在了侍卫的怀中。

里下河地区(里下河平原)位于江苏省中部,西起里运河,东至串场河,北至苏北灌溉总渠,南抵老通扬运河,总面积约1.35万平方公里,属江苏省沿海江滩湖洼平原的一部分。里下河地区涉及江苏省高邮、扬州、泰州、南通、淮安、盐城等主要城市。里下河,不是一条河,因里运河简称里河,串场河俗称下河,平原介于这两条河道之间,故称里下河平原,即里下河地区。

里下河平原是江苏著名的粮仓,也是江苏洪水肆虐的重灾区。“江北出米,里下河独多,其丰歉关全省元气。堤工失险,将颗粒俱付波涛。”

江苏扬州府淮扬段运河东西两堤对两岸农田、漕运起着十分重要的保护作用。东堤防范来自运河上游的洪水,西堤阻隔开运河和高宝湖,避免湖河连成一片,以防骇浪横击之下,东堤独力难支。

但东堤、西堤年久失修,“两堤坍塌日甚一日,东堤虽险工林立,形迹尚存,西堤则间段在水中央,有并无可寻之基址者矣”。因为年久失修,所以洪水季节险象环生。1878年4月,江淮水势交涨,高宝湖深达八尺六寸,为近世罕见。淮扬海道庞际云奉沈葆桢的命令驻工抢险,坚持十几个昼夜,度过险情。

沈葆桢与部下研究运河修堤坝工程,发现最重要的是以下几个方面的问题:征集民工问题、购买石头的问题、取土的问题。他说:“两岸同时并举,熟悉河工之夫役,何能骤集数万人,碎石惟栖霞山、老子山有之。凿山取石,按日转运数万方,断难咄咄立办;取土则两岸向无隙地,西堤两面皆水,所用之土,须于东堤之东民田中购用,既翻一堤,又隔一岁往返,重滞日得几何?且民间惜土如金,又未便强,不愿售者取之。取土愈远,费亦愈繁,或曰挑河土以筑堤,岂不一举两得?不知河底淤泥必须晒干之后,方能层坯层硪。若湿未尽去,久将内溃,石无所附,贻祸更烈。缘堤无可摊晒,若运往他处晒干,再行运回,则运费过于购土之费矣。臣以为,夫役不足可以兵勇济之,土石不足可以重价招之。数百万生灵性命关头,何敢锱铢必较,所独难者巨帑耳。”他的意思是为了保证运河两岸百姓生命财产安全,就算花费大笔资金也是值得的。

沈葆桢经过计算,发现东堤、西堤同时动工,约需要40万两白银,急切难筹。不得已,沈葆桢准备先筹集15万两白银加固东堤。他饬令江宁藩司竭力籌款,并指明,事关人命,不得以京饷、协饷各项浩繁为由搪塞。经累日筹集,只获得3.5万两白银。沈葆桢又命令两淮运司无论如何也要筹集到3.5万两白银。

经过多方筹措,沈葆桢筹集了7万两白银,先处理宝应县以南160余里的东堤。“尽力先办东堤,自宝应以南一百六十余里。卑者,高之。薄者,厚之。渗水窨潮者,搜其根而坚筑之,为之坦坡以护之。”派熟悉河工的候补道张富年负责具体工程。督促淮扬海道庞际云亲历勘估并将石料先期分途采购,“俾免临事周章,此后如再有款可筹,即将西堤最不可缓之邵家沟一带千余丈先行营建。如东堤有可节省之费,亦必并入西堤,以后再递年节节为之”。

东堤加固之后,沈葆桢又在高邮县修筑车逻坝,使对洪水的疏导与防堵合拍。高邮境内有四个坝:中坝、南关大坝、南关新坝、车逻坝,用于应急分洪。中坝因为年久失修而淤塞,其余三坝,车逻坝是承担启坝分洪最重要的一坝。沈葆桢饬令各级政府部门多方筹集资金6万两白银,采购条石、巨木,动工修缮水坝。

总之,沈葆桢认为,要发展江苏、江西、安徽的农业生产,就要扭转业主、佃户、开荒者得利甚少的局面,除了需要政府减免赋税,还要兴修水利。不过,限于财政,他无法从事大规模的灌溉工程建设,只能集中力量防洪。他在担任两江总督期间,先后修建或加固了洪泽湖、高邮湖、里下河、运河扬州段的堤坝,有效地减轻了洪水灾害。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多笔记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uobiji.com/156085.html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虚假错误信息或任何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或更正。

W 导出为沈葆桢在江苏修堤防洪.doc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