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磊:从自然气象到社会气象

严磊:从自然气象到社会气象

严磊:从自然气象到社会气象

作为一名典型的80后,严磊自小被“叛逆”这个标签所捆绑。17岁那年,为了证明自己与之了不相属,他开始踏上从军之路。当严磊从陆战部队退役后,转业到北京成为一名“北漂”,做起了朝九晚五的销售工作。大城市的上班族,生活终究被忙碌辛劳的工作所充斥,这也让严磊感受到日常无止境的枯燥和乏味。所幸,摄影出现了,不仅“拯救”了他,也逐渐改变着他的人生轨迹。

喜欢上摄影之后,严磊购置了一台二手相机进行自学,透过镜头,生活中所有的细微片刻都开始为他带来色彩和奇遇。他开始将城市和自然作为主要的拍摄题材,在高楼林立的顶层上俯瞰城市风光、在壮美山河的景致中寻找心灵慰藉。28岁那年,他希望更加专注地去面对摄影,因此不顾生存压力,将爱好转变为职业。这个决定没有任何功利心的驱使,仅仅只是源于内心炙热且强烈的热爱,或许“叛逆”一词只是严磊行动的表征,而“执着”才是他人生确切的品质。

许多常人眼中恼人的“坏天气”,在严磊的镜头中却是天气丰富的情绪和表情。在近十年的拍摄经历中,他遇到过雨雪、云雾、雷电、彩虹、火烧云、极光等自然气象,而每一张作品背后,都是他通过长时间的等待和守候换来的。那些默默等待之后的风景,都是严磊在摄影中收获到的幸福时刻。当然,他的作品里不仅只是刻录下了城市和自然风景的万千气象,也通过多年的坚持和守望见证了新时代飞速前进和发展的社会气象。

2020年以来全球突发的新冠疫情,对各行各业都是一次长时间的考验和打击,对于一位热衷拍摄风光的摄影师而言,“无法出行”则成为了严磊观看和拍摄风景的限制。庆幸病毒开始逐渐得到控制,也祝愿严磊今后可以走更多的路,奇遇更多未知的风景。

对话严磊

你选择将城市作为拍摄的主题,实际源自一次去友人家做客的巧合,能否谈谈当时的故事?在被城市壮美的风光吸引之后,你似乎很快就找到了自己的拍摄风格,当时你对“城市风光”的理解发生了怎样的转变?

严磊:的确,有一次无意中去朋友家玩,我在楼顶看到了北京壮观的城市风景,就思考应该换一种角度去拍摄。其实拍摄城市风光会出现一种常见的现象,比如大家成群搭伙去拍天坛、鼓楼一类的风景,这种拍摄行为会导致作品趋同。恰好也是因为楼顶新的视野,才让我改变了自己的拍摄风格,从而对“城市风光”这个题材有了新的定位。以此开始,慢慢总结此拍摄主题的经验和技巧。

在爬楼拍摄的过程中,你最大的感触是什么? 在当时,航拍并未普及,你拍摄的“城市风光”引起了摄影圈内不小的讨论和轰动,也向更多的摄影爱好者提供了一种观看、拍摄城市的角度。后来,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爬楼”,但也屡屡曝出摔坠事件,网络对此拍摄群体的质疑声也愈发扩大。对此,你持怎样的态度?对此拍摄群体,你又有何建议?

严磊:距开始爬楼创作已过去近八年,每个城市都发生着巨变,也从中看到了我们国家飞速的发展,感觉自己做的这件事很值得。爬楼摄影的确会给生活在城市的摄影爱好者提供一种新的视野,所以这个拍摄题材很快就被大家所喜爱。但随着人数增多,导致很多高楼顶层已经被封掉,也时常出现爬楼拍摄不谨慎,导致摔掉相机等不好的事件发生。我建议爬楼拍摄的朋友们要尽量注意不打扰他人,也更要注意个人安全。

在每一次爬楼拍摄之前,你是通过哪些方法寻找拍攝机位的?在你去到陌生的城市拍摄时,前期会做哪些准备工作和计划? 你的拍摄习惯是单独出行还是集体出击?

严磊:最初,寻找机位都是挨着每个楼房去看,或是通过地图寻找,然后再踩点试探。组建了爬楼联盟部落之后,全国已有一万多人参与进来,每个城市也都有志同道合的好友,可以通过他们先探听拍摄的机位和相关信息。原来没有联盟的时候,一般会两三个人共同去拍摄,如今单独拍摄也可行。

每次外出拍摄,你通常会带上哪些设备进行拍摄?面对不同的天气状况时,可否分享一些设备选择和拍摄的经验?从你接触摄影至今,已近十年时光。你的作品中也曾出现过雨雪、云雾、雷电、彩虹、火烧云、极光等诸多自然气象。在如此丰富的拍摄体验中,令你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气象状态是什么?

严磊:我通常会准备一台无人机、两台微单相机、三个镜头及相关配件。面对不同的天气,拍法会不一样。如果在无人区,我会在可控范围内使用无人机;如果遇到日落的情况,以前会使用一些滤镜,现在通过包围曝光进行拍摄;如果拍摄火烧云,需要先注意方位、角度、机位,先保证拍摄不出错;如果拍摄极光,需要准备大光圈的广角镜头;如果是遇到闪电,我们需要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使用长曝光拍摄,等等,总之需要根据不同情况去选定设备和拍摄方式。

这些年拍了各种各样的气候,最令我兴奋的还是在日喀则拍摄小布达拉宫的情况,画面一边在下雨,一边是彩虹。当时连续苦等了三天才遇到了这样特殊的景象,最开始从雷雨交加到下冰雹,最后在太阳要落山的一刻,我拍摄的位置的雨停了,便有了那张自己近年来比较满意的照片。

在面临不同的气象状况时,你会如何去构思作品的色彩、风格等问题? 是先理性思考还是感性先行? 今年的疫情,是否打乱了你外出拍摄的计划?对一个热爱拍摄风光的摄影师而言,在那些无法出行的时间里,你是怎样的心情?

严磊:如果是在城市里还好,主要是提前把位置都选好,等着特殊的气候出现后拍摄,如果是在外出游玩的情况下,会通过现场的气候去决定构图、色彩和风格。总之遇到特殊景象的时候,不要慌张,专注地拍,并且需要注重每一个细节。今年因为疫情的原因,有很多出行的限制,目前计划在国内拍摄。当然,也希望全球的疫情都好起来,再去见外面更多的风景。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多笔记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uobiji.com/156000.html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虚假错误信息或任何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或更正。

W 导出为严磊:从自然气象到社会气象.doc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