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产业化与产业生态化协同度研究

生态产业化与产业生态化协同度研究

生态产业化与产业生态化协同度研究

摘 要:为研究省域生态产业化产业生态化协同发展情况,基于复合系统协同度模型,结合2010—2017年《安徽省统计年鉴》数据,对各子系统有序度以及复合系统协调度进行测度,并对测度结果进行综合分析。结果显示:2010—2017年安徽省生态产业化系统与产业生态化系统有序度逐年增加;复合系统相同基期协同度呈现出逐年上升的趋势,复合系统协同发展良好,但相邻基期协同度一直处于较低水平,表明协同发展能力有待提高。

关键词:安徽省;生态产业化;产业生态化;复合系统协调度模型

中图分类号:X22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672-1101(2020)05-0019-05

Abstract: In order to study the development of the ecological industrialization and the industrial ecology in Anhui province, based on the cooperation degree model of the composite system, the order degree of each subsystem and the coordination degree of the composite system are measured by using the statistical yearbook data of Anhui Province in the period of 2010—2017, and the measurement results were comprehensively analyzed. The results show that: from 2010 to 2017, the order degree of ecological industrialization system and industrial ecological system in Anhui province increased year by year. The synergetic degree of the composite system in the same base period shows a trend of increasing year by year, and the synergetic degree of the composite system is in good development, but the synergetic degree of the adjacent base period is always at a low level, indicating that the synergetic development ability needs to be improved.

Key words:Anhui Province; Ecological industrialization; Industrial Ecologicalization; Coordination degree Model of compound system

隨着经济的不断发展,资源问题、生态环境问题日益突出。生态文明建设成为了学术界研究的热点话题,习近平总书记在2018年全国生态环境保护大会上明确提出建设生态文明经济体系是要以生态产业化、产业生态化为主体。生态产业化即是盘活生态资源,链接一、二、三产业,通过市场化的手段实现生态资源增值保值。产业生态化即是从产业生产组织的角度出发, 进行生产流程的生态化改造, 引入环境友好型新技术, 通过各类资源循环利用, 在实现产出增加的同时保持良好的生态环境效益,实现绿色产业,绿色经济。产业生态化是产业发展到一定阶段提质增效的必然要求。生态与产业的协同发展是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关键要素。

生态产业化最早是从研究生态产品或者生态服务的市场价值以及自然资源的价值论开始的,生态产品或者生态服务的价值化、市场化,是生态产业化的大前提。黎元生[1]提出应健全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及其相应的制度技术条件来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与生态产业化经营。赵一强[2]研究了环首都经济圈生态产业化的路径选择,他提出生态产业化实际是生态资本的保值增值,环首都经济圈已经研究出了相关路径,主要有林下产业、森林旅游、碳汇林业、非公有制林业等。关于产业生态化的研究就要从研究产业生态学开始,产业生态学,不仅仅研究产业系统,更关注的是产业系统与自然系统之间的联系,目的就是在自然资源的承载力下充分利用自然资源。产业生态学强调的是一种功能经济,鼓励消费者购买产品的功能,而不是产品本身。产业生态化是构建生态经济体系的核心内容,建立以高质量发展为导向的现代化生态产业体系。张媛媛[3]等构建产业生态化水平评价指标体系,运用因子分析法对我国产业生态化水平进行测度,结果得出影响产业生态化水平的主要因素有人均GDP、产业结构、环境污染治理投资额、R&D经费投入、工业固体废物产生量以及工业固体废物综合利用率。王珏晗[4]等从经济发展效率和资源环境效率两个维度构建广东省产业生态化评价体系,结果表明广东省产业生态化具有空间关联性,产业生态化水平是各因子协同作用的结果。秦曼[5]等构建海洋产业生态化理论模型,提出海洋产业结构生态化、海洋产业组织生态化、产业生产方式生态化及海洋产业技术生态化4方面的综合评价指标体系,评价中国海洋产业生态化的水平。

综上所述,基于生态产业化与产业生态化复合系统的研究相对缺乏。陈红波[6]对生态产业化与产业生态化的内在逻辑与实现路径进行了研究,他提出生态产业化与产业生态化互为前提,相互作用,并列举了赤水市两化融合推进的成功案例。黎元生[1]曾提出生态产业化与产业生态化就像一枚硬币的正反面,缺一不可。正如学者们所研究的那样,生态产业化与产业生态化是相辅相成的,因此将“两化”看做一个复合系统,以系统的观点来研究安徽省的生态产业的建设水平,以期为省域生态经济发展提供一定的理论与数据支持。 一、生态产业化与产业生态化协同作用机理

协同论是指系统内部各子系统通过协同作用的方式促使系统由无序向有序的方向转变。生态产业化与产业生态化是生态产业实现的两种路径。所谓生态产业,是按生态经济原理和知识经济规律组织起来的基于生态系统承载能力,具有高效的经济过程及和谐的生态功能的网络型进化型产业[7]。产业生态化的关键在技术创新和企业管理创新,通过技术提升、管理创新提高产业产出率,实现用最经济的成本获得最大的收益,且产生的环境垃圾最少。生态产业化的关键就在于制度创新,实现生态资源的价值化、市场化要求对生态资源建立科学的所有权制度,只有实现制度明确,才可能最大程度地实现生态资源价值化、产业化。生态产业化在保护环境的同时保持或增加了自然资源的价值,实现了一定的经济效益;产业生态化即在持续发展经济的同时实现最小的污染和最小的消耗;生态产业化与产业生态化协同并進,才能推进生态产业的大发展大繁荣,进而实现经济社会与生态环境协调发展,实现全社会的可持续发展。

二、研究设计

(一)研究方法

结合表2与图1可知,2010—2017年安徽省生态产业化与产业生态化相同基期的复合系统协同度呈现出逐年增加的趋势,由2010年0.066增长到2017年0.929 ,年平均增长率达到14.83%,至2017年复合系统的协同发展以达到优质协同水平。这与安徽省积极响应国家生态文明建设的号召以及采取了建设生态经济体系相应举措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2010—2017年生态产业化系统有序度亦呈现出“直线”上升的趋势,2010年生态产业化系统的有序度为0.000,截至2017年生态产业化系统的有序度已经达到0.977,生态产业对于复合系统协同程度的贡献率已到达高水平。2010—2017年产业生态化系统有序度也是逐年增长,年均增长率为25.4%,年均增长幅度大,表明安徽省2010—2017年产业生态化建设一直处于稳态进步且发展形势良好。2010—2017复合系统相邻基期的协同度处于低协同发展阶段。最小值为0.034,最大值仅达到0.186,说明安徽省生态产业化-产业生态化复合系统一直处于低协同演变状态中,生态产业化与产业生态化协同发展有待提高。

四、结论

以安徽省为例,进行生态产业化与产业生态化系统发展探究,并构建了生态产业化、产业生态化评价指标体系。基于复合系统协同度模型,运用相同基期、相邻基期两种不同算法计算生态产业化-产业生态化复合系统协同发展情况。研究结果显示,2010—2017年安徽省生态产业化-产业生态化逐渐实现了“1+1>2”的协同发展,但是从相邻基期协同度数据来看,协同发展的能力有待提高。通过以上的分析过程以及结果,给其他省域进行生态产业化与产业生态化协同发展状况研究提供一定的研究思路,各省可以根据本省发展特点,自身资源特色选取合适的评价指标,科学测度本省的生态产业化与产业生态化水平,为后续省域发展的重点提供参考方向。

参考文献:

[1] 黎元生.生态产业化经营与生态产品价值实现[J].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研究,2018(4):84-90.

[2] 张云,赵一强.环首都经济圈生态产业化的路径选择[J].生态经济,2012(4):118-121.

[3] 张媛媛,袁奋强,刘东皇,等.产业生态化水平的测度及其影响因素研究[J].长江流域资源与环境,2019,28(10):2 331-2 339.

[4] 王珏晗,张国俊,周春山,等.广东省产业生态化评价与时空演化特征[J].地域研究与开发,2019,38(2):36-43.

[5] 秦曼,刘阳,程传周.中国海洋产业生态化水平综合评价[J].中国人口·资源与环境,2018,28(9):102-111.

[6] 陈洪波.“产业生态化和生态产业化”的逻辑内涵与实现途径[J].生态经济,2018,34(10):209-213.

[7] 王如松,杨建新.产业生态学和生态产业转型[J].世界科技研究与发展,2000(5):24-32.

[8] 夏业领,何刚.中国科技创新-产业升级协同度综合测度[J].科技管理研究,2018,38(8):27-33.

[9] 黄德春,胡浩东,田鸣.中国生态-经济协同发展实证研究——基于复合系统协调度模型[J].环境保护,2018,46(14):39-44.

[责任编辑:范 君]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多笔记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uobiji.com/155817.html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虚假错误信息或任何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或更正。

W 导出为生态产业化与产业生态化协同度研究.doc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