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投入产出视域对新疆土地资源利用的经济效益分析

基于投入产出视域对新疆土地资源利用的经济效益分析

基于投入产出视域对新疆土地资源利用的经济效益分析

摘 要:让本地域的土地资源实现效益最大化的产出是确保地区经济长远发展和社会持续稳定的根本保障。新疆是我国重点开发的地域,本文将以土地投入产出作为研究视角,采用综合评价法来分析新疆开发土地资源的经济效益

关键词:投入产出;新疆;土地资源;耦合协调度

新疆是我国第一大省区,其土地面积为诸省区之首,但如此广阔的环境中,真正可供人类生存和生产的空间却不多。当前,“西部大开发”已经进入3.0阶段,新疆作为“西部大开发”中涉及的12个省区之一,在3.0阶段不断推进的背景下,经济快速发展,人口高速增长,行业数量、就业需求也进入爆发式上升状态,这意味着新疆对土地资源使用率将会大幅度提高。但新疆的主要生活空间和生产活动只能局限在有限的绿洲上,因而在“西部大开发”3.0阶段,很可能出现土地供不应求的局面。因此,需要对新疆的土地资源进行更细致化的效益分析,从而得到合理的土地利用方案。

1 土地利用经济效益评价指标体系

分析土地资源的经济效益是评估土地资源能否实现可持续利用的重要指标。国内对于土地资源的经济评价是基于地区的从业人员、固定资产投资、地产投资以及各类行业效益生产总结而出,其中从业人员、地产和固定资产投资属于投入指标,而农业、工业生产、居民消费指数属于产出指标。根据投入和产出两大指标的耦合协调水平,便可以分析出地区土地资源的经济效益情况。

有了评价指标,即可进行综合评价,根据产出指标的权重和归一化值,将其与投入指标的权重和归一化值进行对比计算,即可得到土地的利用经济效益综合指数,其公式为:Y=,其中,表示产出指标的权重,表示产出指标权重的归一化值,表示投入指标的权重,表示投入指标权重的归一化值,Y表示土地利用经济效益综合指数。通过该公式得到土地资源的经济效益综合指数后,再计算地区的投入水平和土地产出水平,然后计算土地利用投入与产出的耦合协调度,得出新疆土地资源利用的经济效益。首先是投入水平和土地产出水平的公式为:,该公式中,为第j项指标的权重,而则表示第i个城市的第j项指标值,n是城市的个数,是产出水平。计算出产出水平,便可以直接计算耦合协调度,以C1代表土地的利用投入水平,以C2代表土地的利用产出水平,以a代表土地利用投入权重,以此计算土地的利用效益总体水平E,公式为E=aC1+(1-a)×C2。根据上述公式获取到土地资源利用的耦合协调度,即可了解土地资源的经济效益。

2 实证分析

通过将新疆的土地资源利用情况引入上述公式,最终获得了土地利用投入与产出耦合协调情况(见表1)。

从表1中不难看出,新疆的土地利用经济效益呈现递进增长的态势,在前五年中,新疆的土地利用一直是投入水平高过产出水平,即C1>C2,这也导致在2007~2011年间,新疆的土地资源并没有为地方经济的发展带来太大的推动作用,经济效益一直呈亏损状态。不过从土地资源的耦合协调度和耦合协调系数来看,尽管新疆的土地利用经济效益长期亏损,但在综合效益上,新疆的土地资源卻保持上升趋势。考虑2007年起,东部地区对西部地区的企业投资和项目建设逐渐成型,这段时间正是西部地区土地资源被大规模利用的阶段,因此这段时间新疆的综合效益也以17%的年均增长率上升,土地投入产出耦合协调度也从0.18增长到0.47,表明了新疆的土地资源随“西部大开发”3.0阶段的推进而进行高效化的利用态势。而在后五年间,西部地区的生产基地、产业园区已经建设完成,地区的科技水平和产业体系得到了极大的完善,新疆的土地利用产出水平也开始超过投入水平,土地资源的综合效益突飞猛进,耦合协调度开始进入协调状态。综合而言,新疆的土地利用总体是向着优质协调的方向发展,但是因为西部开发的速度过快,而新疆的可用土地较少,便造成了新疆的协调度虽然每年上升,但上升程度却相对缓慢,在进入2015年后,新疆的土地耦合协调度只能达到中级协调,截至2016年,协调度依然没有发生变化。因此在2020年甚至2021年,新疆的土地耦合协调度可能会长期滞留在中级协调阶段,且需要更长时间才能进入优质协调阶段。

3 投入产出视角下新疆土地利用经济效益空间演变

新疆有地州(市)14个,其中乌鲁木齐、克拉玛依、伊犁哈萨克和塔城等地区属于土地利用经济效益较高地区,而哈密、喀什、阿克苏、吐鲁番等地属于土地利用经济效益中等地区,阿勒泰、和田和克孜勒苏柯尔克孜等地属于土地利用经济效益低下地区。新疆的土地利用投入产出耦合协调程度在空间上呈现出北高南低的发展趋势,不同区域的土地利用经济效益差异明显。新疆的北疆地区在土地利用经济上好于南疆地区,新疆土地的整体土地经济效益发展并不平衡,甚至区域间的经济差异巨大。不过,随着西部大开发的推进,各市(州)的基础设施建设迅速健全,不同地区的经济往来增多,彼此的土地利用经济效益联系也更加密切,因此区域间经济发展也将趋于平衡。

4 加强新疆土地资源利用效益的建议

4.1 扩大土地开发利用范围

新疆应当尝试扩大土地开发利用范围,有偿供应土地有居住用地、商业服务用地、公共管理与服务设施用地、工业用地、物流仓储用地、交通设施用地、公用设施用地、绿地与广场用地和露天矿场等特殊用地。西部大开发会加剧市域建设用地资源的消耗,而为了解决产业项目的供地之困,土地资源方政府应当结合城市的需求做好土地规划。

4.2 创新土地流转资金利用形式

土地资源在开发过程中不应刻板守旧,而是要积极创新,将外来人员吸纳到内部,补充新鲜血液,扩大开发范围。股份公司要招收来自城市或者其他地区的优秀人才,同时结合西部大开发方向将土地功能确定为商业、办公等经营性用地以进入开发市场,强化开发收益,参照工业用地开发模式,为地区住户带来更大的经济收益。全疆可将土地开发利用获得的流转收益进行聚集,建立起地方公益金、地方公积金和地方风险金等公共资金项目,为相关产业的发展提供资金援助,助力本地产业的发展,完善地方产业链,提高地区住户的就业,同时也加大资金收益。

从当前的现状来看,新疆的土地资源已经趋于饱和,耦合协调度逐渐平衡,但是南疆和北疆经济效益差异依旧较大,为了尽早实现新疆土地资源利用的优质协调,还需要逐渐平衡南北疆的土地开发和利用趋势,在解决不同地区效益差异化的同时,强化新疆的可用土地面积,让土地耦合协调度实现快速增长。

5 结语

西部开发正在推进,因此对于新疆的土地资源利用也要积极思考,强化利用效率,创新策略。当前新疆的南北疆土地资源利用效益还存在较大的差异,因此需结合实际对土地资源的利用策略进行调整,使土地资源利用效益最大化。

参考文献:

[1]裴成荣.“3.0”版本:西部大开发即将开启新时代[J].新西部,2019(16).

[2]金贵,吴锋,李兆华,等.快速城镇化地区土地利用及生态效率测算与分析[J].生态学报,2017,37(23):8048-8057.

[3]李晨曦,吴克宁,刘霈珈,等.城市土地利用经济效益及发展类型研究:以京津冀地区为例[J].江苏农业科学,2017,45(03):281-286.

[4]李双柱,蒲春玲,刘祥鑫,等.三台县城镇土地利用经济效益评价[J].湖北农业科学,2018,57(16):109-112,117.

[5]唐杰.基于耦合协调度的土地利用经济效益空间差异分析[J].世界农业,2018(05):182-188.

[6]崔开俊.基于GeoDA 的江苏省土地利用投入产出耦合协调度空间分析[J].安徽农业科学,2016,44(35):205-208.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多笔记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uobiji.com/155808.html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虚假错误信息或任何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或更正。

W 导出为基于投入产出视域对新疆土地资源利用的经济效益分析.doc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