搓麻将

搓麻将

搓麻将

一提起麻将,我相信很多人都会捂嘴窃笑。他们发笑主要由于本身也正是爱好者和参与者,也可能觉得跟麻将沾边似乎是有点无所事事不思进取的堕落。但无论褒贬,搓麻将是国人最为热衷行之久远的游戏,没有之一。

这个游戏在广袤的国土上遍地开花,每个省份甚至每个地区都有各自不同的玩法,像是翻卷而出的万花筒一般形形色色。搓麻将的声音仿佛下雨一样哗啦啦清脆明亮,响彻在城市街道的角落,回荡于乡村茅屋的巷口。这样的游戏由于简单易学,爱好者参与者渗透于社会各个阶层各个年龄阶段,往往是社交手段的不二之选。在牌桌上,一百三十六块麻将的排列组合之中翻腾起了机智博弈的滚滚浪涛和涓涓细流,假如附带玩钱,或许更会成为智慧和算计的战场,四个人在辗转腾挪之间硝烟弥漫。

对于麻将,我们大多还存在一定程度上的误解,认为只要沾上就成了不务正业的游手好闲之徒,似乎是倾家荡产的预兆。不可否认,这是一种只要押上金钱就立即转变成为赌博的游戏,不少人沉迷于此,难以自拔,结果输得一败涂地。但是不能把这样的罪名加诸麻将身上,区区小牌何以承担这样大的罪过?也许更多的人清楚,赌博败家是出于其心态上的急躁冒进和人性中的贪婪投机,即使不耍麻将,也会去玩扑克或者别的项目,他们心底的魔鬼不管以怎样的形式,总会释放黑色的迷烟,将之引入歧途。

坊间有言,小赌怡情,大赌伤身,强赌灰飞烟灭。我相信我们为了家庭为了自身都能把持得住,恰如其分地搓麻将。平日大家各忙其事,或者焦头烂额或者手急脚乱。节假闲暇,泡一壶清茶,备几盒香烟,约上几个友人,坐到阳台晒着暖融融的阳光,手底下循环往复地揉乱重垒抓牌出牌,在谈笑间进行友好的心思较量,让时光犹如静水一般悄然流去。

其实,这种消闲传统早在明末清初就已出现。当时民间流行一种名为“马吊”的纸牌,类似于今天农村老者喜好的花花牌。这个游戏在后来的历史中逐渐完善,终成今日模样,经久不衰,由此可见受欢迎的程度非同寻常。可是每逢乱世,一些心忧国运的知识分子就开始抨击麻将牌,义愤填膺地认为它是秽流之源万恶之首。明末写出“恸哭六军俱缟素,冲冠一怒为红颜”的吴梅村在《绥寇纪略》中说,明朝亡于马吊;民国胡适也将其列为“四害”之一,嘲讽说这是国粹。但我想我们能清楚地界定游戏和正事之间的鲜明差别,精准地拿捏其中分寸,免于因噎废食,更不会玩物丧志。

作者: 秦河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多笔记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uobiji.com/154379.html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虚假错误信息或任何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或更正。

W 导出为搓麻将.doc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