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险管理对脑出血皮肤损伤的影响 – 皮肤科论文

风险管理对脑出血皮肤损伤的影响 – 皮肤科论文

风险管理对脑出血皮肤损伤的影响 - 皮肤科论文

摘要:[目的]评价护理安全风险管理脑出血病人皮肤损伤的影响。[方法]选择2017年2月—2019年5月焦作市第二人民医院神经内科一区收治的171例脑出血病人为研究对象,按照病人在院期间床号单双号分为对照组85例与观察组86例。对照组病人开展常规护理管理,观察组开展护理安全风险管理,比较两组病人住院期间皮肤损伤发生率、类型、程度、发生时间及病人对护理服务的满意度。[结果]观察组病人皮肤损伤合计发生3例,发生率3.49%,与对照组的10例,发生率11.76%比较,数据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观察组病人皮肤损伤程度明显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两组病人皮肤损伤发生时间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观察组病人的护理满意度为96.51%,对照组为83.53%,观察组明显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脑出血病人开展护理安全风险管理能够降低皮肤损伤发生率及程度,提升病人对护理服务的满意度。

关键词:脑出血;皮肤损伤;护理安全;风险管理;皮肤损伤程度

随着我国人口老龄化不断深入与人们生活方式的改变,脑出血病人人数逐年增加,老年人群为该疾病的高发人群,具有致残率、病死率高等特点[1-2],对人们生命安全及生活质量带来很大影响。脑出血疾病除积极的治疗外,全面的护理与护理安全风险管理能够对该病的预后产生积极作用[3-5]。脑出血病人发生皮肤损伤事件较为常见,但相对于自身病情发展,该事件影响程度较小,不易引起医护人员重视,最终可能从单纯皮肤损伤发展为复合皮肤损伤,甚至引发感染、大出血或脏器损伤,严重影响病人预后与康复[6]。为此,本研究对脑出血病人采用护理安全风险管理,评价对脑出血病人皮肤损伤的影响,现报告如下。

1资料与方法

1.1一般资料

选择2017年2月—2019年5月焦作市第二人民医院神经内科一区收治的171例脑出血病人为研究对象,按照病人在院期间床号单双号分为对照组85例与观察组86例。对照组男45例,女40例;年龄45~80(58.7±6.3)岁;出血部位:基底节区43例,丘脑33例,脑叶9例;出血时间3~23(15.4±4.7)h。观察组男44例,女42例;年龄46~79(57.9±6.7)岁;出血部位:基底节区40例,丘脑35例,脑叶11例;出血时间3~22(15.7±4.6)h。两组病人一般资料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

1.2纳入标准与排除标准

1.2.1纳入标准①脑出血诊断符合《中国脑出血诊治指南(2014)》中的相关标准[7],且经电子计算机断层扫描(CT)、磁共振成像(MRI)确诊;②年龄45~80岁;③出血时间≤24h;④在我院拟行脑出血相关治疗,对本研究了解、认同且自愿参与。1.2.2排除标准①伴其他恶性肿瘤,病人合并意识障碍、沟通障碍、精神疾病;②病人合并严重心脑血管疾病,重度糖尿病,全身性感染;③病人脑出血非肿瘤、外伤所致,未合并颅内感染;④中途自动脱落,依从性差,无法采集有效研究数据者。1.2.3伦理学本次研究向我院医学伦理委员会申请,获得批准开展;所有研究对象均由责任护士采用统一指导语讲解本次研究相关事宜,告知病人充分考虑后以自愿原则参与,并签署知情同意书。

1.3护理方法

1.3.1对照组对照组给予常规护理,保持病房干净整洁,保持空气流通,讲解相关注意事项,强调遵医行为,按时采集病人临床数据等。1.3.2观察组观察组给予护理安全风险管理。①成立护理安全风险管理小组,由护士长任小组组长,科室年资≥5年的护理人员任小组成员,具备丰富本岗从业经验。②小组开展护理安全风险管理培训,组长在回顾性分析病区脑出血皮肤损伤相关临床资料、查阅国内外相关文献资料、咨询国内著名专家基础上制定脑出血皮肤损伤培训资料,以视频讲解、纸质资料为基础,以临床示范为手段,对小组成员进行皮肤损伤相关内容培训。③制定护理安全风险管理措施,根据病人病情程度匹配相应护理级别。特级护理病人给予特别护理,巡查时间每30min1次,一级护理每小时1次,二级护理每2h1次,三级护理每3h1次。护理、巡查内容主要为观察病人皮肤色泽、弹性、有无出血、是否潮湿,体位变动情况,静脉留置针情况,病床扶手稳定性,病房物品摆放,地面湿滑程度等。对病人进行皮肤损伤风险管理,以图文告示、大讲座、查房交流等方式普及相关知识,提升病人自我风险防范意识。④定期召开风险研讨会,针对前期护理安全风险管理措施落实情况进行汇报,发生的问题进行总结,研讨出相应改善方案并制定相应落实措施。

1.4评价指标

观察两组病人住院期间皮肤损伤发生率、类型、程度、发生时间及病人对护理服务的满意度。皮肤损伤发生则记录,类型主要包括烫伤、擦伤、勒伤、静脉留置针刺伤(针刺伤)、压疮、医用粘胶相关性皮肤损伤;皮肤损伤程度根据相关量表内容进行评定[8],分值越高代表皮肤损伤程度越严重;发生时间为病人皮肤损伤初始时间;病人对护理服务的满意程度采用我院住院病人护理满意度调查表进行调查,总分100分,≥98分为十分满意,95~97分为满意,90~94分为一般满意,<90分为不满意,护理满意度=(十分满意例数+满意例数+一般满意例数)/总例数×100%。1.5统计学方法本研究数据均采用SPSS13.0软件进行统计学分析,其中计量资料采用均数±标准差(x±s)表示,进行t检验;计数资料采用率(%)表示,进行χ2检验;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讨论

皮肤是人体最大的器官,具有促进感觉、调节体温、调节体液与电解质平衡、维生素D合成、防止损伤与感染等功能,作为人体的第一道防线,皮肤因压迫、摩擦、过度束缚、意外等因素发生损伤都将失去原有功能[9],如未加以处理则可能引发如感染、出血等并发症。皮肤细胞因为接触性烫伤、液体烫伤、紫外线/红外线照射、辐射、电力、化学等因素造成皮肤各层或所有层细胞坏死[10],在烧烫伤部位,细胞因子、生长因子、蛋白、细胞外基质分子、蛋白酶等都会对生物学过程造成不同程度影响[11-13]。完整的皮肤能够有效调节体液与电解质变化,当表皮创伤、烧伤后,血流动力学发生变化,造血功能障碍概率增加,从而增加疾病发生率与死亡率[14]。本次研究中观察组合计发生皮肤损伤3例,烫伤1例与擦伤2例,发生率3.49%。烫伤主要原因为病人足浴水温过高所致,考虑与脑出血病人神经传导能力下降、传递速度变慢、皮肤感知能力降低等原因相关。邓秀红[15]报道显示,高血压脑出血住院病人发生皮肤烫伤率为2.33%,高于本次研究报道,考虑与样本量、病人病情程度不同相关。擦伤均为跌倒擦伤所致,脑出血病人因脑部功能受损,中枢神经存在不同程度障碍,长时间用药副作用及自理能力下降或缺失,在院期间易发生跌倒擦伤事件。张素华等[16]对住院病人跌倒原因进行分析,发现原发病为脑出血、后循环缺血、冠心病、高血压者占48.1%,提示脑出血病人易在住院期间发生跌倒致擦伤。对照组皮肤损伤合计发生10例,发生率11.76%,这一研究数据与单玉萍等[17]报道的皮肤损伤发生率25.00%存在一定差异,考虑与样本量、研究时间、护理措施等因素相关。本次研究中发现勒伤主要发生于病人情绪激动、躁动剧烈、意识障碍等因素需约束的情况下,护理约束用具的使用不当容易发生勒伤;针刺伤主要是敷贴固定不牢靠、病人躁动剧烈导致留置针脱落、移位发生刺伤皮肤;压疮主要原因为长期卧床病人未进行定时翻身、翻身不到位、骨突出部位长时间受压迫所致[18];医用粘胶相关性皮肤损伤主要为病人未定时更换静脉通道敷贴导致敷贴处皮肤长时间空气不流通[19],在揭去敷贴后病人采用肥皂水清洁皮肤致皮肤损伤。针对脑出血病人住院期间易发生皮肤损伤的情况,观察组采用护理安全风险管理,在对临床资料进行回顾性分析的基础上,对国内外相关文献进行检索整理,学习其中先进管理经验,并咨询国内相关专家,制定出相应管理措施。本次研究中观察组病人皮肤损伤程度明显低于对照组,这是因为对小组成员进行培训能够让其掌握皮肤损伤类型、发生原因、识别判断方法,从而做到预防、及时发现与及时处理,能够有效降低皮肤损伤程度。本次研究中观察组病人护理满意度96.51%,明显高于对照组的83.53%,这是因为除对观察组开展护理安全风险管理后病人皮肤损伤发生率降低、皮肤损伤程度降低,还对观察组病人进行皮肤损伤相关知识普及,提升了病人相关知识知晓程度及自我防范意识,发挥了病人的自我能动意识,从而全面提升病人对护理服务的满意程度。孟隽等[20]研究发现,对医用黏胶皮肤损伤病人进行护理管理,能够有效提升病人皮肤损伤相关认知程度;杜治华[21]研究发现,护理风险管理能够有效降低神经外科高血压脑出血病人皮肤损伤发生率,与本次研究结果大致相仿。综上所述,脑出血病人开展护理安全风险管理能够降低皮肤损伤发生率,降低皮肤损伤程度,提升病人对护理服务的满意程度。

作者:柴雪艳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多笔记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uobiji.com/142724.html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虚假错误信息或任何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或更正。

W 导出为风险管理对脑出血皮肤损伤的影响 – 皮肤科论文.doc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