畜牧业安全可持续性发展研究 – 可持续发展论文

畜牧业安全可持续性发展研究 – 可持续发展论文

畜牧业安全可持续性发展研究 - 可持续发展论文

摘要:本文从我国人民对肉、蛋、奶需求的量和质、生物安全、农作物和蔬菜等的种植面积,畜、禽粪污资源化(有机肥化)利用,环境保护,饲料资源存量和易得性等角度,提出安全可持续性发展我国畜牧业的主要建议:①畜牧场相对分散布局;②种养结合;③以种定养;④保障饲料和肉、蛋、奶食品安全;⑤封锁和阻断病原扩散并就地灭杀;⑥严控人、畜、禽共患性传染病。

关键词:畜牧业;安全可持续性发展;建议

近70年来,尤其是近40年来,我国畜牧业取得了巨大成就。但是,在成就面前,我们更应看到出现的问题,如瘦肉精事件、三聚氰胺事件、禽流感、牛羊布病、非洲猪瘟、畜禽产品价格剧烈波动、环境污染事件等。为了规避类似上述不安全问题的再次出现或少发生,本文拟提出一些措施和建议,供相关部门或人员参考。

1确保国民对动物源性食品数量和质量的需求

我国畜牧业生产的动物源性食品(如肉、蛋、奶等)首先应满足国民的需要,第一步是要保证量的供给。近几年来,我国肉类年产量变化幅度为8,000~8,800万t(表1)。注:数据源于国家统计局。2018年和2019年由于受到非洲猪瘟的影响,我国肉类年产量下降。如果按14亿人口计算,我国肉类人均年产量已达57kg以上。2017年我国奶类产量3655万t(中国奶业质量报告,2018),人均约26.11kg。2011—2018年我国禽蛋年产量(表1),人均20.08~22.34kg。国务院印发的《中国食物与营养发展纲要(2014—2020年)》提出,到2020年,全国人均全年消费肉类29kg、蛋类16kg、奶类36kg。由此可见,按照国务院纲要的目标,我国年生产的肉、蛋量已能满足国民的需要,但年产的奶量尚不足。第二步是要在保证数量的基础上提高肉、蛋、奶等动物源性食品的质量。由上述的肉、蛋、奶的年产量来看,我国畜牧业取得的成就是巨大的,但同时要看到不足的一面:动物源性食品(如肉、蛋、奶等)原有风味变淡、安全卫生质量堪忧等。图1总结了影响动物源性食品(如肉、蛋、奶等)品质的因素。因此,要从这些因素方面采取综合措施来保证和提高动物源性食品(如肉、蛋、奶)的品质,包括感官品质、卫生品质(农残、药残、病原因子、毒残等)、营养价值和深加工品质。另外,动物体脂偏多,如猪的背膘过厚,牛、羊皮下脂肪沉积过多,家禽腹腔内脂肪蓄量大等。这些多余的脂肪不受消费者欢迎,大多被浪费,造成能量利用效率下降。当然,动物源性食品在满足国民需要的基础上,可以考虑出口。出口动物源性食品时,既要注重其质量,又应有经济效益和国际社会效益。

2我国养殖场的经营方式与合理规模

我国传统的畜牧业和种植业结合得较好,一群猪(牛、羊、鸡、鸭、鹅、兔等)就是一座有机肥料厂。但自20世纪80年代以后,畜牧业与种植业渐行渐远,甚至剥离,是不合理的。现今,我国要引导农业进行农场化经营,以种定养,即以种植面积来确定养殖场的规模。举例来说,如果200公顷种植地(种1季作物,采用畜、禽粪肥),可建一座年出栏量约10,000头生猪的猪场,或建一座约1,500头的奶牛场,或建一座约3,000头的肉牛场,或建一座约25,000只的肉羊场,或建一座年出栏量约50万只的肉鸡场,或建一座约25万只的蛋鸡场,或建一座约3万只的兔场。将收集的畜禽粪按图2处理,而后用作农田作物和蔬菜的肥料。

3我国畜牧业的合理布局

从需求角度说,全国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均需要及时获得尽可能新鲜的肉、蛋、奶等动物源性食品。因此,全国各省、区、市都应有畜牧场。从生物安全(如封锁和阻断病原扩散、利于防控传染病)角度考虑,全国各省、区、市的畜牧场应相对分散布局。畜牧场的规模应根据当地饲料(饲草)资源的存量和易得性、作物和/或蔬菜等的种植面积(畜、禽粪污有机肥化,就地使用,减轻环保压力)和城镇化率等参数来设定。畜禽所需的大宗饲料原料主要是玉米、大豆饼粕、糠、麸等。牛、羊等反刍动物对多纤维性饲料(如饲草和秸秆等)的利用性较强。内蒙古、新疆、西藏、青海、云南、黑龙江等区、省饲草资源丰富,广大的农区省份年产秸秆量非常多。在我国,玉米主要分布在东北、华北、西北、西南、华东等地,其栽培面积和年产量(2亿t以上)仅次于水稻和小麦,占第三位。中国是大豆的原产地,主产地包括东北三省、黄淮平原、长江三角洲、江汉平原等,是世界上最适宜种植大豆的地区之一。正因为这样,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前,大豆一直是我国在国际市场上最具竞争力的农产品,中国是大豆的主要出口国。但自20世纪90年代中期之后,中国进口的大豆越来越多,如近些年来,我国每年从美国和巴西等国进口大豆达1亿t以上。中国现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大豆进口国,进口量约占全球贸易量的三分之一。一些省、区、市尽管饲料资源有限,但可通过发达的物流运输业解决。华南、华中等地的玉米产量不是很多,可通过相对较低成本的水运(海运和河运)解决。根据原农业部农办牧[2018]1号《畜禽粪污土地承载力测算技术指南》测算,1个猪当量的粪污可就地全部被用作平均1.62亩1季作物和蔬菜等的肥料(以氮、磷为基础)。猪当量是指用于衡量畜禽氮、磷排泄量的度量单位,1头猪为1个猪当量。1个猪当量的氮排泄量为11kg,磷排泄量为1.65kg。100头猪相当于15头奶牛、30头肉牛、250只羊、2500只家禽。表3列出了全国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不包括香港、澳门和台湾)可养殖的畜、禽(其粪污可就地全部被用作1季/1.5季/2季作物和蔬菜的肥料)数量。全国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可参考表2拟定畜、禽的养殖规模和布局。

4保障饲料安全

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和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动物源性食品在人类膳食中所占的比例越来越高。更重要的是,人们对食物的品质尤其是安全卫生质量越来越重视。饲料是动物的食物,而动物源性产品(如肉、蛋、奶等)是人类的食物。因此,饲料是人类的间接食物,其品质与人类健康密切相关。2019年,我国工业饲料总产量为22,885.4万t(中国饲料工业协会,2020年3月5日发布),居全球第一。我国饲料工业下一步任务是保障饲料安全。饲料安全也就是食品安全。这一理念已成为人们的共识。饲料安全问题主要包括:①非法使用违禁药物(如瘦肉精、激素等);②滥用药物添加剂(如抗生素、人工合成抗菌药物等);③超剂量使用微量元素;④饲料自身含有的毒物(如棉籽饼粕中游离棉酚、菜籽饼粕中硫甙、鱼粉中肌胃靡烂素等);⑤抗营养因子(如大豆饼粕中抗胰蛋白酶因子、高粱中单宁等);⑥饲料在生产、加工,储存和运输等过程中可能染有的某些有毒有害物质(如细菌、霉菌及其毒素;重金属与非金属有毒元素;农药、多环芳烃、多氯联苯、二噁英;人畜共患病原因子等);⑦转基因植物或微生物源性饲料可能产生的隐患等。因此,要从上述诸方面研究并采取对策,以确保饲料的安全。保障饲料安全的技术措施主要有几个方面:1)对各种拟用的饲料原料要进行质量监测,选用符合GB13078(饲料卫生标准)质量要求的饲料原料。对能量饲料,要检测霉菌及其毒素污染和农药残留情况。对蛋白质饲料,在检测霉菌及其毒素污染和农药残留情况的基础上,按原料种类的不同,要检测相应的指标:如对鱼粉,检测肌胃靡烂素含量;对大豆饼粕,检测脲酶等活性;对棉、菜籽饼粕,检测游离棉酚、硫甙等含量;对矿物质饲料,检测氟、汞、铅、镉等矿物元素含量。严格遵守现行的政策、法规和管理条例,选用饲料添加剂及饲料药物。研究采用绿色饲料添加剂如配方酶制剂、植物提取物活性因子、有益微生物(活菌制剂)、寡聚糖等,以确保饲料原料的安全。2)遵循动物源性产品安全和环保的原则,设计饲粮配方。严格控制饲粮中铜、锌、锰、铁、硒、铬等用量。在设计饲粮配方时,遵循我国饲料产品相关标准以确保饲粮配方安全标准化。3)制定饲料产品加工与配制标准化技术规程。主要关键点如下:对饲料原料要精准称量,有专人负责;严格按饲粮配方准确配料,必须有专人审核;对混合系统性能要定期测试,符合要求后,方可进行生产运行。4)制定饲料产品包装、储存和运输的技术措施。符合保质保量的要求,符合包扎牢固和防潮防晒防毒等的要求。5)在饲料质量管理过程中,引入和采用先进的质量管理技术,如全面质量控制(TQC)技术、危害分析与临界控制点(HACCP)系统、饲料质量安全管理规范(GMP)和ISO质量保证体系等。此外,许多饲料药物虽然被规定了停药期,在饲料产品企业标准和标签中也作了标明,但在实际操作中,往往是含药饲料一直被用到动物屠宰前。另外,要加强对兽医用药的监管,保障肉、蛋、奶等动物源性食品的安全。从管理部门来说,一方面要制定、健全和完善相关的政策、法规和管理条例,并对其与时俱进地修改;另一方面要增强对兽医用药监管的力度。从企业来说,在严格遵守现行政策、法规和管理条例的前提下,对动物必要的免疫工作要做好。动物生产过程中非得用药的,一定要规范用药。

5严控畜、禽疾病,确保人体健康

健康的体质是动物抗病的基础;良好的营养是动物健康的基本保证;健康又是动物抗病的基本条件。动物营养状况好,基因表达顺畅,产生积极的效应,即动物的细胞、组织、器官、系统(如包括抗体在内的免疫系统等)发育完善,身体健康,因而抗病力强[1]。当今,动物疾病为何如此之多?原因很多。原因之一,可能与免疫期饲料滥用药物有关。动物在幼龄期都要接种多种疫苗或菌苗,且相当部分是致弱的活疫苗或活菌苗。在这个阶段,若在饲料中添加抗生素和人工合成抗菌药物的保健剂,势必能减弱免疫效果,甚至造成免疫失败。另外,动物在幼龄期,体内还有(外源性)抗体,一部分源于母体,另一部分源于所吃的母奶(指幼龄哺乳动物)。因此,对幼龄动物应采取新的保健措施,如考虑选用益生菌和寡聚糖配伍性饲料添加剂[2,3]。幼龄动物消化道内微生物还较少,使用益生菌饲料添加剂,因而消化道内益生菌居于优势地位,可排斥有害微生物定植。寡聚糖既能促进益生菌增殖,又是免疫佐剂。枯草芽孢杆菌、屎肠球菌和酵母菌等复合益生菌可改善幼龄仔猪消化道内环境和健康状况,增加血清免疫球蛋白G含量,降低血清谷丙转氨酶、谷草转氨酶活性,促进仔猪的生长[4]。对生长前期猪、禽的保健,可考虑在饲料添加一些植物源性保健剂,如中草药及其提取物等。对生长后期的猪、禽,不提倡在饲料中使用保健剂。除犊牛和羔羊外,反刍动物饲料中一般不宜使用保健剂。人、畜、禽共患传染病的种类较多,主要包括炭疽、结核病、布鲁氏杆菌病、钩端螺旋体病、破伤风、口蹄疫、流脑、狂犬病等。上述多种传染病已得到不同程度的控制。但是,近些年来,布鲁氏杆菌病(简称布病)对人类健康的威胁可能在加大。例如,2014年,我国布病近6万例[5]。2016年1月至2018年12月,湖北省十堰市郧阳区人民医院收治持续性发热的431例病人中就有156例患者被确诊为布病[6]。内蒙古自治区察右后旗在2004—2010年人布病流行情况[7]如表3所示。河南省焦作市武陟县在2011—2015年人布病发生率[8]如表4所示。宁夏中卫市在2011—2015年人布病发生情况[9]如表5所示。现阶段,每年人类布病的发病率还呈上升趋势,另有地域范围扩大的特点,已波及到全国上千县、区。布病是由布鲁氏杆菌引起的人、畜共患性全身传染病。人体感染布鲁氏杆菌后,常呈弛张型低热、乏力、盗汗、食欲不振,有些患者还出现皮下组织、肺、胃肠道、肾、睾丸(或卵巢)等组织感染。布鲁氏杆菌还侵害脊柱和多个关节,乃至引发人体各组织的病变。布病还有反复发作的特点,严重影响人体健康。近些年来,布病增多的主要原因如下:①我国养殖业迅猛发展,不经检疫的牛、羊频繁流动;②未能有效控制传染源;③大众对布病的知识较贫乏;④人、畜间布病防控能力不足;⑤染了布病的人未能及时就诊和较难根治。建议我国对布病采取以下主要防控措施:①牛、羊等动物引种或运输时,要严格检疫。严禁从多发布病的地区购买牛、羊等动物。②加强对各养殖场牛、羊等动物布病的监测,发现病畜,要立即将其隔离、淘汰,乃至无害化处理。③加强对人民群众预防布病知识的宣传和教育。④对与牛、羊等动物常接触的人群要进行定期和不定期的体检。⑤布病患者务必要及时医治,中央财政要给予经费支持。综上所述,畜牧场相对分散布局、种养结合、以种定养、畜禽粪污资源化(有机肥化)利用、保障饲料和肉蛋奶食品安全、畜禽产品(肉、蛋、奶等)尽可能较大比例就地使用、封锁和阻断病原扩散并就地灭杀、严控人畜禽共患性传染病,是我国畜牧业的理想选择。

参考文献:

[1]周明主编.动物营养学教程[M].北京:化学工业出版社,2014,5.

[2]高侃,汪海峰,章文明,等.益生菌调节肠道上皮屏障功能及作用机制[J].动物营养学报,2013,25(9):1936-1945.

[3]石宝明,单安山.寡聚糖及其在猪饲料中的应用[J].养猪,2000(1):2-6.

[4]周明,李晓东,邢立东,等.复合益生菌制剂在猪中应用效果的试验[J].养猪,2012,(4):17-19.

[5]华文浩,万钢.2008-2014年228例布鲁氏杆菌感染患者流行趋势分析[J].国际检验医学杂志,2016(1):45-46+48.

[6]任健,章伟东,王玲莉,等.2016-2018年十堰地区布鲁氏杆菌感染患者流行趋势分析[J].公共卫生与预防医学,2019,30(4):61-64.

[7]樊永贞.2004-2010年内蒙古察右后旗布鲁氏杆菌病流行分析[J].疾病预防控制通报,2011,26(5):32-33.

[8]石凌云.2011-2015年武陟县布鲁氏杆菌病流行动态及疫情分析[J].医学理论与实践,2016,29(14):1960-1961.

[9]高敏贤,魏淑莹.2011-2015年中卫市人间布鲁氏杆菌病流行状况分析[J].宁夏医学杂志,2017,39(7):658-659.

作者:周明 单位:安徽农业大学安徽农业现代化研究院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多笔记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uobiji.com/141735.html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虚假错误信息或任何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或更正。

W 导出为畜牧业安全可持续性发展研究 – 可持续发展论文.doc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