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图书馆应急培训的特色和若干方法

国外图书馆应急培训的特色和若干方法

国外图书馆应急培训的特色和若干方法

摘要:应急培训图书馆应急管理体系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目前,国外图书馆的应急培训已经形成了培训受众广泛、培训内容全面、培训规范标准和培训合作协同等特色。国外图书馆开展应急培训的主要方法包括普及应急知识、开展专业教育、情景模拟演练、真实案例分析等。

中图分类號:G251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3-1588(2020)09-0133-03

关键词:图书馆;应急管理;应急培训

Graham Matthews在其著作《图书馆和档案馆危机管理》中指出,应急管理是针对某一具体事件收集信息,识别潜在的危机,根据预测出现的情况决定采取何种救助措施的方法[1]。从全球范围看,图书馆对危机事件的关注最早可以追溯到美国图书馆界于20世纪60年代开始的系统性研究与实践探索。迄今为止,许多国家的图书馆已经形成了应对危机事件的完整的应急管理体系和富有特色的运行机制。一般来讲,应急管理包括准备、响应、控制、恢复等环节和阶段,其中“准备”的目的是为了对可能发生的危机提出预防措施和前瞻性地制订应对方案,这直接决定着应急管理的成效。应急培训是“准备”的核心内容之一,要使应急管理的战略思想、规划、原则、措施等得到贯彻执行,图书馆必须通过持续的培训活动提高馆员和读者的应急意识、知识水平和应对危机的实战能力。

1在图书馆开展应急培训的目的

1.1增强图书馆员和读者的应急意识

人们之所以能够认识到其中的问题或某种事态的重要性,给予积极关注进而采取应对措施,是因为他们从内心深入体会到该问题或事态与自身利益有密切的关联性。同样,要使馆员和读者接受、配合应急管理,并主动实施应急管理,图书馆就要提高馆员和读者的应急意识,增强应急管理的观念,这就是应急培训要达到的目的之一。例如,澳大利亚北领地图书馆强调提高图书馆员的应急意识并加强应急培训,如适当控制湿度、光照和温度,减少灰尘,预防虫害等,正确存储资料,提高馆员保护馆藏的能力;提高馆员对周围环境和馆藏资源的熟悉度,遇到任何异常情况都要向管理者报告。北领地图书馆应急管理小组开展了内部培训课程,并将其作为馆员个人发展的一部分,小组成员将会有机会参加外部的应急管理培训[2]。为了判断馆员的应急意识水平,国外有的图书馆专门将“馆员准备”作为应急管理评价的一项重要指标,以便通过调查研究,改进应急培训的方式和方法。

1.2提高图书馆的整体应急响应速度

“快速反应”是应急管理的要旨和评价应急能力的重要指标之一。澳大利亚国家图书馆建有内部沟通和应急培训战略,实施应急知识管理,所有馆员都可以利用自己的见解完善风险管理框架,提升图书馆的应急响应速度,这对馆员是一种强制性的要求[3]。澳大利亚图书馆与信息协会在其编制的《危机快速反应指南》中指出,危机应对行动要快速,要为处理危机赢得时间,必须保证行动的有效性。该指南把处理危机时涉及的几个关键部分汇集在一起,要求馆员在危机面前理智、快速地思考问题,采取正确的抉择[2]。图书馆对危机事件做出快速反应是为了防范“贻误战机”,失去控制危机事态持续发展、危机后果不断扩大的最有利条件。完善的应急培训是长期的和连贯的,而非临时的与短暂的,图书馆和读者在不断接受培训中对危机信息捕捉的敏感性、对危机风险评判的准确性、对危机事件反应的迅捷性都会潜移默化地得到提高。

1.3使馆员和读者掌握应急流程

澳大利亚国家图书馆认为,必须对图书馆员工进行专门的灾难反应与恢复训练。该馆的危机预案在设置员工“灾难应急训练科目”时特别强调,为了帮助员工了解有关灾难常识的信息,图书馆应把“馆藏灾难预案、馆藏灾难反应策略、有关灾难知识的相关文章”等内容放置在本馆的主页上,并要求对每次训练的具体情况(如训练的日期、地点、参加的人员、训练科目的内容、训练时体现出来的优缺点等)认真记录[4]。美国国会图书馆、丹佛公共图书馆等定期对馆员、读者组织防灾演练,使他们熟悉应急程序和方法,冷静、有序地进行相关处理工作[5]。提高馆员和读者的应急意识是为了最终增强图书馆的应急服务能力,因而必须通过应急培训使馆员和读者熟悉和掌握应急管理的流程、步骤、方法及各环节的特点和具体要求,保证在不同的危机事件状态下处置措施的科学、合理、得当与有效。

2国外图书馆应急管理培训的特色

2.1培训受众广泛

从应急管理角度看,读者和其他社会公众以及社会组织都是图书馆的利益相关体,其应急管理意识水平和应急能力对图书馆预防和化解危机有直接的影响,因此有必要将这些主体涵盖于应急培训的受众范围之内。例如,智利国家图书馆让所有的馆员和读者都参与到“应急预案”的制定过程中,广大读者和图书馆共同探讨相关方案,将方案成果向读者公布,听取读者的意见并进行修改[4]。澳大利亚高校图书馆联盟应急管理小组还对学生读者开展针对性的培训,主要包括风险的判断、对危急情况的响应以及指导读者对数字资源的保存等[6]。新西兰公共图书馆积极与读者进行沟通,重视提高读者的应急意识,举办多种类型的危机事件演练,开展各种安全讲座与培训[7]。除了以图书馆为基地对读者等开展应急培训,美国国家图书馆、爱尔兰国家图书馆等还主动走出图书馆,深入社区、厂矿、学校、商场、医院等开展针对性的多种形式的应急管理培训。

2.2培训内容全面

应急管理是人类在长期危机应对中形成的一门科学,具有完善的理论架构和体系化的实际操作规范。因而,图书馆应急管理培训的内容要系统化,并在此前提下做到全面和具体、概略与详细、共性和个性的有机结合,使馆员、读者具备能够应对所有常见危机事态的能力。例如,牛津大学图书馆的应急预案分为危机控制管理、风险评估、危机预防、危机准备、危机反应与灾后恢复等六大部分[4]。按照耶鲁大学图书馆的《灾害响应计划》和哈佛大学图书馆的《防飓风计划》,其应急培训内容非常具体,不仅包括如何避免灾难、减小灾难损失等防御措施,还包括详细的灾害处理方法和程序,以及灾难发生之前的准备工作与灾后的恢复措施,可操作性较强[8]。澳大利亚国家图书馆对馆员的应急培训包括风险意识、采购、业务连续性、政策制定、职业健康和安全以及项目管理等内容[3]。 2.3培训规范标准

标准化是国外图书馆应急培训的突出特点之一。例如,美国斯坦福大学图书馆在开展的“Conservation Online”(CoOL)应急预案项目中按照标准化应急要求开发培训课程,培训的课程体系既确定又可进行动态调整,可以根据馆员、读者等不同受众实现模块化、单元化组合教学[8]。澳大利亚国家图书館根据AS/NZS4360风险管理准则设计应急培训内容,对馆员、读者和其他社会成员开展程序化、系统化的应急培训[3]。新西兰绝大多数图书馆按照其国家消防局发布的《建筑消防设施操作指南》制订应急培训计划和实施方案。在德国,有的图书馆取得了政府教育部门、应急管理部门的授权,对馆员、读者等开展梯度式应急教育,按照初级班、中级班、高级班进行循序培训,培训顺序不得打乱,学员可以获得不同等级的培训证书。标准化是应急培训正规化、持续化的前提条件之一,能够在一定程度上防止培训乱象和“走过场”“搞形式”等问题的发生。

2.4培训合作协同

图书馆既非专门的应急管理部门,又不是专业化的应急救援组织,缺乏应急管理的专门人才和其他相关应急资源,往往无法针对馆员和读者开展专业化的应急管理培训。在这种情况下,图书馆只能通过合作与协同的方式,寻求外部应急管理部门、专业救灾团队和专门的应急教育机构的帮助。例如,澳大利亚麦考瑞大学图书馆与著名的RMSS公司合作,将部分应急培训任务交给该公司完成[6]。新西兰公共图书馆在应急培训中的合作伙伴除了其他图书馆、图书馆联盟,还广泛涉及政府、企业、大众媒体、学术研究组织等[7]。在美国,图书馆则更注重与高校合作开展应急管理培训,一方面通过合作使图书馆有效地利用了外部资源,从而解决了应急培训遇到的难题;另一方面也使政府应急管理部门、专业救灾团队、高等学校等对图书馆有了更多的了解和认识,提高了这些部门和机构介入图书馆应急管理培训的积极性。

3国外图书馆开展应急管理培训的若干方法

3.1普及应急知识

应急培训最简便、实用而受众广泛,且不受图书馆应急专业资源制约的方法,就是通过各种形式和途径在馆员、读者和其他社会公众中开展应急知识的宣传普及教育,这也是国外图书馆最常用的应急培训方法。例如,新西兰公共图书馆通过宣传册普及应急管理的理念,引导读者进行长时间的规避风险训练,提升读者的危机意识,并鼓励读者将风险意识进行广泛传播[7]。又如,美国哈佛大学图书馆利用网站、橱窗、电子邮件和智能手机等向馆员、读者推送应急管理法律法规、应急知识、应急动态,以及地理、气象、卫生等与危机事态有关的信息[8]。在日本,许多公共图书馆、高校图书馆利用“防灾日”“防灾周”,自行举办或与政府、民间救援组织、高校等联合举办防灾知识报告会、防灾演练或防灾新产品推介活动。为了提高应急宣传教育的效果,国外部分图书馆还设计了融应急知识于其中的答卷、竞猜、游戏等有奖活动。

3.2开展专业教育

部分国家的图书馆注重对馆员开展专业化的应急教育。例如,美国联邦应急管理署专门设立有应急培训中心,面向社会(包括图书馆员、博物馆员、教育工作者、商场员工等)从事应急技术培训和专业教育,开展短期班授课或长期系统性教学,教学形式既有传统的课堂教学,又有网络远程教学,具有“理论与实践结合,专业与技能并重”特点。在美国联邦应急管理署的推动下,美国近160多所高校开设了应急管理相关学科或培训项目,培养各层次专业人才,其中部分毕业生进入了图书馆、博物馆、学校等单位,从事专业性的应急管理工作[9]。在美国、英国、德国、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国,一些图书馆还开展了复合型应急管理人才的培养,选拔原本就具备图书馆学知识和工作经验的馆员到高等学校、研究机构接受专业性的应急教育,然后再返回图书馆工作岗位,将应急管理与图书馆业务更好地结合起来。

3.3情景模拟演练

情景模拟演练正在成为许多国家图书馆采用的应急培训方法。例如,澳大利亚图书馆与信息协会在《危机情境下的员工训练》中预设了建筑结构性损坏、水灾、断电、火灾、人为威胁等不同类型的危机情境,用以考察馆员面对不同危机事态时应采取什么措施,其中有若干关键问题可供馆员判断和选择[2]。情景模拟演练的工作原理可以归纳为基于可能的突发危机事件情景及后果分析,研究需要紧急处置、减轻后果和预防准备的关键节点,合理选择应急处置机会窗口与分配工作任务,有针对性地提前做好应急策划、准备策略以及能力建设的一套技术路线及工作方法[10]。情景模拟演练具有“准危机实战”的特征,使馆员和读者能够“身临其境”于危机状态之中,体会危机事件发生、发展和管控过程,从而发现应急管理存在的不足,预先提出改进措施,掌握应对危机的主动权、主导权。

3.4真实案例分析

美国国立医学图书馆曾推出“口述历史项目——图书馆在灾害应对中的角色”项目,旨在收集馆员在危机事件应对中发挥作用的案例,为馆员未来更好地参与应急服务提供很好的学习素材和案例支持[11]。美国斯坦福大学图书馆的馆藏保护部门实施了“灾难准备与反应”项目,其内容由美国国会图书馆与美国国家档案馆等权威机构授权,详细介绍了欧美国家的20多家图书馆的应急案例,为国际图书馆界提供经验[4]。澳大利亚北领地图书馆的网站上有“故事”栏目,专门介绍、分析、评论图书馆业内和业外的应急案例[2]。美国俄克拉荷马州立大学图书馆自1991年以来就用案例的方式研究和推广使用二氧化氯防止文献出现霉菌感染等危机[11]。基于案例分析的应急培训避免了简单的说教和枯燥的理论灌输等弊端,由于能够学以致用,加之具有故事性、娱乐性、真实性等特征,成为国外图书馆员最感兴趣和最受欢迎的应急培训方式之一。

参考文献:

[1] 杨家勇.澳大利亚国家图书馆危机管理实践及启示[J].图书馆论坛,2014(6):90-94.

[2] 孙蓓,高波.澳大利亚公共图书馆危机管理实践及启示[J].图书馆论坛,2013(5):59-64.

[3] 刘丹.澳大利亚国家图书馆风险管理框架及其启示[J].图书情报工作,2012(13):69-73.

[4] 王磊,高波.国外图书馆危机预案制定现状及启示[J].大学图书馆学报,2008(3):79-83.

[5] 李聪敏,高波.美国公共图书馆危机预案制定现状及启示[J].图书馆,2014(1):98-100.

[6] 王微,高波.澳大利亚大学图书馆危机管理实践及启示[J].图书馆工作与研究,2013(12):50-54.

[7] 钟芳芳,高波.新西兰公共图书馆危机管理研究[J].图书馆理论与实践,2013(10):87-89.

[8] 王金茹,高波.美国大学图书馆危机管理实践及启示[J].图书馆学研究,2013(10):18-21.

[9] 陆继锋,曹孟彩.FEMA对美国应急管理教育的贡献与启示[J].防灾科技学院学报,2017(4):45-53.

[10] 刘景凯.情景构建技术与应急准备能力建设[J].劳动保护研究,2019(10):90-93.

[11] 黄洁珠.美国大学图书馆危机管理的研究与实践[J].农业图书情报学刊,2015(4):86-91.

(编校:崔萌)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多笔记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uobiji.com/140646.html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虚假错误信息或任何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或更正。

W 导出为国外图书馆应急培训的特色和若干方法.doc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