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辈教育在中医经典教学中的应用探讨

朋辈教育在中医经典教学中的应用探讨

朋辈教育在中医经典教学中的应用探讨

[摘 要] 《黄帝内经》《伤寒论》《金匮要略》《温病学》为中医四大经典,在中医药发展和教育中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但现行中医经典教育存在一些问题,使中医经典在中医院校教学中逐渐弱化,中医的生命力来源于继承创新,因此传承学习经典必不可缺,为此提出朋辈教育与中医经典教学结合的模式,以期探讨朋辈教育与中医经典教学两者结合的益处,最终体现其应用在中医经典教学中的价值和可行性。

[关键词] 朋辈教育;中医经典教学;教学应用

[基金项目] 2018年湖南省普通高校教学改革研究课题(2018-317);2019年湖南中医药大学教学改革研究项目(2019-JG003);2019年河南省博士后基金项目资助项目;2019年湖南省普通高等学校教学改革研究项目(2019-411),(2019-412);2016年湖南省普通高等学校教学改革研究项目(2016-319)

[作者简介] 易亚乔(1978—),女,湖南人,博士,副教授,研究方向为教育教学方法;郭艳幸(1959—),女,河南人,学士,教授(通信作者),研究方向为教育教学方法。

[中图分类号] G642.0[文献标识码] A[文章编号] 1674-9324(2020)39-0099-02[收稿日期] 2019-12-03

朋辈教育原义是指具有相同背景或是由于某种原因使具有共同语言的人在一起分享信息、观念或行为技能,以实现教育目标的教育方法[1],最早应用1960年代美国的心理健康教育活动中,后被广泛应用到各类教育实践中。

一、中医经典教学的现状和问题

1.课时安排不合理。为了促进中医现代化,中医院校会设置相应的现代西医学的课程,加之为学生的“减负”,中医经典课程不断压缩,有限的学习时间导致学生对于中医经典知之甚少。

2.课程管理与设置漏洞。教学运行管理者理念陈旧,课程设置依然沿用旧模式,即学完全部的基础理论课,才能学习临床理论课,后进入临床实践环节[2],四大经典学习过于碎片化,实践与理论的不相衔接导致学习枯燥且容易忘记。此外,一些经典课程过早开设,缺乏中医基础的学生无法理解,同时加大了教学难度。

3.教学模式陈旧。目前中医经典教学基本采用的是传统的LBL模式,即以教师为中心,通过教师单方面传输课程理论,学生接收知识为主。而中医经典往往较晦涩难懂,这种‘填鸭式’的教学模式虽然暂时满足了庞大学生群体的教学需求,但同时增加了学生的学习难度局限了学生思维扩散;出现了学生主动学习能力的缺乏、所学知识的片段化、在临床中身份转换困难等问题。

4.辅助学习不足。中医经典是古代医家在长期行医用药的实践中提炼出的文字,由于生产力的落后,文字记载不易,因此大多中医典籍都十分精练,而且由于现代用语从简化,以及文字的简化,导致中医典籍晦涩难懂。而目前被市场推广的经典书籍多是后人对前人考究后加入自己的临证经验翻译出的版本,其质量参差不齐,因此在中医经典课堂学习之外,对于未形中医临证思维的学生难以选择到合适自己阅读的版本,并且对其中医思维形成会产生一定的影响。

二、朋辈教育模式与PBL教学模式的比较

1.朋辈教育模式。朋辈教育是学生与学生之间的对接,因為群体属性相同,学生间不存在社会地位的隔阂,且朋辈中传递信息也更加的便利和轻松。朋辈群体拥有相近的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而且也能更容易产生相同的话题,因此他们会更加追求同辈认同,运用朋辈教育理念可以调动全体大学生参与建立自己的社会支持系统[3]。相比于老师,他们更能接受前者的意见和建议,我们可以利用朋辈心理的特点,有计划有目的的引导中医学生在学习中医经典的过程中相互帮助,相互学习,这种更加强调学生自主学习和创新的学习模式有利于现代化人才培养的需要。伴随着社会的进步,学习工具的丰富,学习方式的改变,互联网的广泛应用,中医经典的教学不只局限于课堂上,朋辈教育学习模式可以充分利用这些社会资源取得良好的朋辈间教学相长的效果。

2.PBL教学模式。PBL以学生为中心,通过问题导向的方法促进知识的传输,学生在探索和解决问题的过程中,会体会课本知识应用的意义和乐趣,从而使课程具有挑战性和趣味性,吸引学生对课程进行深入思考[4]。PBL学习模式也是一种倡导个性和自主创新的学习模式,但需要老师花费巨大的时间和脑力。问题导向式的学习需要老师花更多的时间去带入,有限的课时时间会远远超过预期教学安排,影响整体教学进度。

三、朋辈教育模式的优势

1.朋辈教育与“互联网+”。在现今的信息化时代,“互联网+”已经深入到学习、工作、生活的各个层次和领域,并且利用各个平台的影响力不断缩小着我们的学习时空局限。因此利用线上平台,例如QQ、微博、微信、博客等多方信息交流平台,以朋辈群体作为中间载体,将中医经典广泛传播,寄学于日常生活中,足不出户,不仅能调动学生的积极性,也可以充分利用学生碎片化的时间来进行学习,不强制的交流形式带动学习更容易被学生接受。并且身为高年级的同学也可以更为便捷的来分享资料给低年级同学,提高互助效率。

2.朋辈教育在中医经典教育硬性要求上的优势。学习中医经典离不开背、记、用三个方面,而传统的LBL学习模式中,教师除了课时安排以外,还要花时间去抽背学生的条文背诵情况,去督促学生的课前预习和课后的复习,无形中加重了教师的工作量,甚则影响到教学质量。而老师强制抽背的效果往往只能维持到考试结束,学生背诵条文的目的寄托于通过考试,长此以往,学生对于中医经典的热情被消灭,产生厌学情绪。而朋辈教育则给予学生在枯燥的学习和兴趣之间一个缓冲,朋辈之间条文的背诵和记忆可以在相对轻松的环境中进行,并且来自优秀朋辈间的导向模范作用会直接激励低年级学生向他们看齐,更加主动的接受学业任务。

3.朋辈教育在经典学习上的交流作用。中医经典因为其深奥的内容给低年级学生学习造成了困难,而朋辈教育则为其提供了解决的方案。拥有相同的经历,朋辈之间更能相互理解,高年级不断鼓励着低年级学生,从而无形中形成一种激励作用。不仅给予低年级学生心理上的慰藉,高年级学生更可以为刚入门的学弟学妹们答疑解惑,对于一些内敛的同学来说,朋辈就是他们咨询的最好老师,而高年级的学生也可以在此过程中不断回顾经典,从不同的角度来提高自己对中医经典的理解。

四、结语

相较于当下推广的翻转课堂和易位式教学,朋辈教育在中医经典教学中有其独特优势。朋辈之间通过更加紧密的联系和交流,不断深化对中医经典的学习和认知,在课堂和生活中形成对中医经典学习的双联合,而且朋辈教育应用到中医经典教学中无疑是给经典学习注入一股新鲜感觉,学生成了掌握渔的主导者,和老师之间形成教学模式上的双核心,对于老师教好经典,学生学好经典,用好经典都有益处,同样对于中医药的传播和学习具有积极意义。

参考文献

[1]胡正娟,孙莹炜,聂伟,等.论朋辈教育在高校学生党建班建工作中的实践[J].首都医科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0(12):9-11.

[2]连树林.中医院校临床实践教学的现状与对策[J].长春中医药大学学报.2018(5).

[3]李艳萍,廖利明.朋辈理念下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的开展[J].吉首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7(S2):148-150.

[4]黄宁静,施慧芬,邵萍.PBL与CBL教学法在中医内科临床教学中的应用[J].中医药管理杂志,2017(20):44-46.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多笔记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uobiji.com/140533.html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虚假错误信息或任何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或更正。

W 导出为朋辈教育在中医经典教学中的应用探讨.doc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