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股东的权益综合收益率探讨

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股东的权益综合收益率探讨

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股东的权益综合收益率探讨

【摘要】权益净利率是财务分析应用中最核心的一项财务指标,可以衡量企业为股东赚取净利润的能力。然而,基于现行企业会计准则,目前的财务分析体系中忽视了对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股东权益、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股东综合收益的分析,降低了财务指标的核算准确性,不利于全面评价母公司普通股股东的经营效益;本文从提高财务分析质量的角度提出,增加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股东的权益综合收益率等定义,以完善目前的财务分析体系。

【关键词】權益净利率;综合收益;归属于母公司普通

股股东的权益综合收益率

【中图分类号】F234.4

一、引言

随着我国资本市场制度的不断完善,优先股、永续债等创新性金融工具的丰富发展,有效满足了投资者和发行人多样化的投融资需求,此类金融工具如果符合其他权益工具定义并进行相应的会计处理,将对融资方资产负债表的所有者权益构成造成重大影响,该类权益被划分为其他权益持有者的权益。对于投资方来说,主动应用股权债权投资或套期保值等多样性的金融工具,在企业经营活动中占据越来越重要的地位。该类金融工具的投资应用,部分业务模式在利润表中以其他综合收益科目列报,而其他综合收益也是综合收益总额中的一部分。

目前的财务分析体系中,主要选取净利润、权益净利率、资本保值增值率财务指标,用来评价企业的经营效益有失公允性。探索企业经营管理者为母公司普通股股东赚取的综合收益总额,用来全面、综合分析母公司普通股股东的经营效果,是本文的研究思路。

二、权益净利率的定义及A股上市公司的核算方法概述

权益净利率(或净资产收益率)是净利润与股东权益的比率,它反映每一元股东权益赚取的净利润,可以衡量企业的总体盈利能力。对于分母中的净资产、分子中的净利润核算方法,A股上市公司主要参考以下两个法规为核算依据:

(一)证监会公布的《公开发行证券的公司信息披露编报规则第9号——净资产收益率和每股收益的计算及披露》(2010年修订)中规定需要计算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和每股收益,仅明确“归属于公司普通股股东的期末净资产”不包括少数股东权益金额。

(二)财政部印发的《金融负债与权益工具的区分及相关会计处理规定》(财会[2014]13号)中规定在计算基本每股收益时,基本每股收益中的分子,即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不应包含其他权益工具的股利或利息。

从以上两个法规中可以明确的是,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不包含少数股东损益、其他权益工具的股利或利息。与其相对应,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股东的期末净资产也应该是不包含少数股东权益、其他权益工具持有的权益。但是证监会公布的《公开发行证券的公司信息披露编报规则第9号——净资产收益率和每股收益的计算及披露》(2010年修订),还需要结合当前的优先股等情形,及时修订计算方法,才能更加符合实际。由此可知,上市公司年报中通常披露的权益净利率,实际上是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股东的权益净利率,而全面摊薄权益净利率、加权平均权益净利率只是两种不同的计算方法而已。

三、A股上市公司案例中,权益净利率指标不同的应用披露分析

目前我国以实体理论为基础编制合并财务报表,按照所有者权益工具持有者享有的不同权益划分,合并资产负债表中的所有者权益可划分为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股东的权益、归属于母公司其他权益持有者的权益、少数股东权益三大类,前两项权益合计称之为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权益。同理,合并利润表中的净利润、综合收益总额,也可与之相对应的一一划分。然而,A股上市公司中的多数公司并未按照《金融负债与权益工具的区分及相关会计处理规定》(财会[2014]13号)的要求披露权益工具持有者的相关信息,尤其是未披露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股东的权益、净利润、综合收益总额等信息,表1是对华夏幸福2017年财务报表的重新列报:

全面摊薄权益净利率=报告期净利润÷期末股东权益,该指标含义强调期末状况,是一个静态指标。为简化说明,本文将采用全面摊薄法计算权益净利率、权益综合收益率指标来分析。按照表1不同股东权益所对应享有的净利润,华夏幸福在2017年可以计算出代表三个不同股东权益的全面摊薄权益净利率指标:

(一)全部权益净利率=合并净利润/期末合并股东权益=8 806 570÷71 032 553=12.40%,它代表的是全部股东每投入一元权益赚取的全部股东享有的净利润,全部股东权益包含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的股东权益、归属于母公司其他权益持有者享有的权益、少数股东权益。

(二)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权益净利率=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期末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权益=8 780 805÷37 095 020=23.67%,它代表的是母公司股东每投入一元权益赚取的母公司股东享有的净利润,母公司股东权益包含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的股东权益、归属于母公司其他权益持有者享有的权益。

(三)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股东的权益净利率=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期末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股东的权益=83 750 441÷28 095 070=29.81%,它代表的是母公司普通股股东每投入一元权益赚取的母公司普通股股东享有的净利润。

在A股上市公司案例中,根据大公国际资信评估有限公司对华夏幸福主体与相关债项2018年度跟踪评级报告(大公报SD[2018]104号),其披露的华夏幸福2017年的权益净利率为12.40%,与上述(一)全部权益净利率指标相同。但是,根据华夏幸福2017年报披露的加权平均权益净利率为31.40%,并说明已按照相关会计规定,扣除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中永续债等其他权益工具的股利或利息。这说明华夏幸福是按照加权平均方法,计算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股东的权益净利率,而上述(三)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股东的权益净利率为29.81%是按照全面摊薄法计算得出的。由此可知,在现阶段的财务分析应用中,代表不同权益群体的权益净利率指标比较模糊,需要以三种定义确定下来,为实践操作提供理论依据。 四、A股上市公司案例探析,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的权益净利率、权益综合收益率对比

我国《企业会计准则第30号——财务报表列表》(财会[2014]7号),将综合收益相关概念纳入准则正文,综合收益是指企业在某一期间除与所有者以其所有者身份进行的交易之外的其他交易或事项所引起的所有者权益变动。综合收益总额项目反映净利润和其他综合收益扣除所得税影响后的净额相加后的合计金额。而其他综合收益,是指企业根据其他会计准则规定未在当期损益中确認的各项利得和损失。

在综合收益观下,需要增加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股东的权益综合收益率指标,以反映母公司普通股股东每投入一元权益赚取的母公司普通股股东享有的综合收益,全面分析企业经营管理者为母公司普通股股东的经营效果。

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股东的权益净利率=P÷E。其中,P为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E为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股东的期末权益。

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股东的权益综合收益率=T ÷E。其中,T为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股东的综合收益总额;E为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股东的期末权益。

从表2中可知:

(一)中兴通讯在2015~2017年,P/E、T/E两个财务指标非常接近,原因是近三年中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股东的其他综合收益税后金额并不大,致使两个指标分子中的净利润、综合收益相差不大。

(二)宁波银行在2015~2017年,P/E、T/E两个财务指标差异较大,下表3将作全面的解析。

从表2中可知,宁波银行近三年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股东的权益净利率(P/E)处于连续上升通道,也深受资本市场的认可和赞誉,而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股东的权益综合收益率(T/E)却呈连续下降的态势。

由表3可知,宁波银行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股东的综合收益构成中,其他综合收益税后净额对综合收益总额的贡献率,由2015年的增强作用转变为2016年、2017年的连续抵减效果;2015~2017年,其他综合收益税后净额占综合收益总额比例依次为13.30%、-7.91%、-45.09%;并且近三年主要都是由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公允价值变动,形成的归属于母公司其他综合收益税后净额增减变动。

(三)雅戈尔在2015~2017年,P/E、T/E两个财务指标差异非常大,下表4将作全面的解析。

从表2中可知,雅戈尔近三年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股东的权益净利率(P/E)处于连续快速的下行压力,而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股东的权益综合收益率(T/E),由2015年的23.38%先呈断崖式暴跌至-1.08%,再到2017年直线拉升至11.10%,变化极度诡异。

由表4可知,雅戈尔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股东的综合收益构成中,其他综合收益税后净额对综合收益总额的贡献率,由2015年的小幅增强作用,转变为2016年巨额抵减效果使得本年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股东的综合收益总额亏损约为2.45亿元,再到2017年转为巨额增强作用;2015~2017年,其他综合收益税后净额占综合收益总额比例依次为7.22%、1 605.13%、89.03%;因为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变动而形成的其他综合税后净额占综合收益总额的比例依次为4.23%、1 628.12%、106.31%。

五、结论及建议

(一)研究结论

本文通过对A股四家上市公司2015~2017年的财务数据研究,结合我国目前常用的财务分析方法,得出以下研究结论:

1.现行常用的权益净利率定义过于模糊,尤其是在合并财务报表分析中,不能有效区分不同类型的股东所获报酬水平。如上所述,针对全部股东、母公司股东、母公司普通股股东所享用的不同股东权益,华夏幸福计算出三个不同股权的权益净利率指标以供参考。

2.在综合收益观下,需要增加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股东的权益综合收益率指标。综上分析,A股上市公司存在对外股权债权投资等情形,并按照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变动计入其他综合收益的金融资产分类,该类金融活动投资因后续计量计入母公司普通股股东享有的其他综合收益税后净额与日俱增,需要财务分析者高度关注,而增加权益综合收益率指标用来全面分析普通股股东的经营效果显得正当时。

(二)具体建议

1.财政部、证监会等部委,需要完善权益净利率的定义及核算方法,为财务分析者提供理论指引。如上所述,增加全部权益净利率、归属于母公司股东权益的净利率、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股东的权益净利率指标及定义。

2.分别增加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股东的权益综合收益率、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股东权益的其他综合收益率指标及定义,全面反映综合收益观下的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股东所获报酬水平。其中,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股东权益的其他综合收益率=母公司普通股股东的其他综合收益税后净额/母公司普通股股东的期末权益。

3.完善经典的杜邦分析体系,以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股东的权益综合收益率为核心,分解为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股东的权益净利率与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股东权益的其他综合收益率之和,在了解企业经营业务的基础上,全面分析企业的经营成果、盈利质量等情形。

4.在评价企业经济效益的指标中,明确并注重分析母公司普通股股东的权益及收益,例如,母公司普通股股东的资本保值增值率=母公司普通股股东扣除客观因素后的期末所有者权益/母公司普通股股东的期初所有者权益,以反映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股东的资本运营效益与安全状况。

主要参考文献:

[1]中国注册会计师协会.财务成本管理[M].北京: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2018.3

[2]黄世忠.财务报表分析-理论.框架.方法与案例[M]. 北京: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2007.2

[3]顾珺.基于综合收益观的我国财务业绩报表改革研究[J].财会研究,2015(5).

[4]付艳.综合收益在财务指标分析中的运用[J].中国管理信息化,2016(5).

[5]林玲.新CAS30下利润表列报与财务分析探讨[J].财会通讯,2016(9)年第25期.

[6]宋艳华.上市公司其他综合收益列报情况分析[J].财会通讯,2018(2)年第4期.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多笔记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uobiji.com/140524.html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虚假错误信息或任何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或更正。

W 导出为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股东的权益综合收益率探讨.doc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