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县域特色产业集群发展创新研究

河北省县域特色产业集群发展创新研究

河北省县域特色产业集群发展创新研究

[提要] 本文针对县域特色产业升级的困境,基于创新理论分析县域特色产业升级的要素创新机制与集群发展阶段特点,从组织创新角度对特色产业升级的技术创新和市场创新进行耦合分析,概括特色产业升级与县域特色产业集群化升级路径,并提出县域特色产业要通过有序的市场创新、科技创新、组织创新的集群化跨越,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关键词:特色产业;产业升级;集群化;创新路径

一、引言

经济新常态背景下,特色产业是引领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动力,也是形成县域产业体系良性发展格局的基础。河北省县域特色产业在经过初期的高速增长后,遇到升级发展瓶颈,升级压力巨大。在县域经济发展中,特色产业如何保持市场竞争力、如何升级、路径是什么?这是亟须解决的关键问题。

二、创新驱动的特色产业升级

美国经济学家维农(1966)认为产品存在生命周期性,随着技术转移与扩散,市场贸易格局发生改变,企业需要实现产业升级才能保持其产品的市场垄断优势。在市场化条件下,县域特色产业发展取决于不同发展阶段的产业主体行为方式与区域产业体系结构。

(一)创新与产业升级。“产业升级”和“创新”在功能上有所区别,创新是企业自身如何改进生产工艺或创造新的产品,产业升级则是相对于竞争对手如何更快速地适应市场环境的变化。创新是产业升级的重要动力,包括新原材料、新技术、新产品、新市场、新的生产要素和生产条件的“新组合”。企业要想真正主导价值链,就要通过提升技术创新能力和市场经营能力,逐步从价值链的低端环节向高端环节跨越,进而依托资源优势获得核心竞争力。

资源禀赋是特色产业发展的基础和前提,市场创新是特色产业发展的源泉,技术创新是特色产业发展的关键。对特色产品的市场需求是检验特色产业竞争力的最好尺度。一旦企业不能适应市场需求的变化,一般首先采取技术创新,围绕着新的产品、新过程、新系统和新服务的商业转化,实现技术新产品的市场化。新的市场刺激产业链价值链的上下游产业向特定区域集聚,并使新技术在集聚区域内迅速推广,带动整个区域经济共同发展。市场创新和技术创新是实现特色产业升级发展的前提,组织创新是特色产业集群发展的条件,如图1所示。(图1)

(二)组织创新与特色产业集群。资源禀赋、企业间的组织化程度、产业整体规模对产业集群形成有重要作用。由于创新活动的长期复杂性和外部不确定性,任何一个企业都不可能只在其内部获得所需的全部技术和信息,企业也难以将创新活动的完整价值链纳入到内部来完成,由于县域产业主体在社会网络中地理相近、组织相近、社会相近、制度相近和认知相近,依靠已经形成的社会网络可以实现资源共享和优势互补,为降低获取新技术的风险和成本,企业在空间范围内往往选择地理上接近的上下游企业进行交易与合作,从而诱发具有产业关联性的众多企业形成区域产业集群。因此,产业集群不仅是一个具体的产业升级问题,还是一个与地理关联及其制度文化密切相关的区位升级问题。

产业集群的形成主要是“组织的经济”所致。从产业结构看,产业集群促进了基础产业和主导产业的成长和专业化协作;从产业集群看,产业集群是整合产业发展各项关键因素的粘合剂;从区域发展角度看,自然在生产上所起的作用表现出报酬递减的倾向,组织创新可以成为实现报酬递增的推力,促进区域资源禀赋得到有效开发,为技术创新创造良好的环境,为市场需求提供充足高质量的特色产品。特色产业往往作为区域经济增长极,通过扩散带动相关产业集聚,形成一定规模的特色产业集群,缩短特色产品更新换代周期,加快产业升级速度,因此县域经济发展应进一步通过组织创新实现产业升级。

(三)特色产业升级的阶段性。从宏观整体层面讲,产业集群是一个有机的具有生命力的产业群落,产业集群的形成、增长和发展也是一个逐步演进的过程。产业集群演进一般经历特定区域空间范围企业相互集聚的初始阶段,企业间联系加强获得集聚经济效益的实质增长阶段,思想、技术和信息等快速传播带来的模仿和同构化的集群趋同阶段,企业间在资源、产品市场等领域的恶性竞争造成的集群衰败阶段。当传统产品市场急剧缩小而威胁到集群的生存时,基于集群技术创新而形成的新技术、新产品将在一定程度上化解集群潜在的风险,但也可能由于集群网络和结构缺乏集群企业适应性调整的弹性空间,一些集群处于成长阶段就可能面临锁定效应,也有些集群在成熟期陷入锁定效应,导致原有产业群的衰退。如果能及早识别各种锁定效应,在集群企业、机构间推进组织创新,就有可能促进产业集群的持续发展。

三、组织创新下县域特色产业集群演进路径

在技术创新和市场创新推动特色产业升级过程中,组织创新有助于特色产业经营主体减少市场经营中的不确定性、降低交易费用,同时反过来也促进区域特色产业集群发展。

(一)基于技术创新效应的特色产业集群发展路径。县域产业集群内的企业所处政策与市场环境存在着一定的相似性,但技术创新的风险性会造成企业进行决策的困难,因此基于共性技术的产业集群组织创新是县域特色产业升级的有效方式。

1、特色产业集群发展的初级阶段。特色产业在县域范围内只有少量企业零星存在状况下,集群尚未形成稳定的内外部结构,通过这些企业的摸索、学习和试错等不确定行为,单向緩慢调整着区域范围内的经济关系和产业结构。这一阶段的技术创新过程表现为发明→开发→测试→生产等简单的线性过程,技术创新对形成产业集群的主导效应较弱。相对而言,区位条件和政策环境成为促进集群发展演进的主导动力因素。

2、特色产业集群快速发展阶段。企业的不确定行为逐步趋向企业间的模仿、竞争和合作等确定行为,区域品牌、市场需求等外生动力因素以及知识溢出与企业家行为、集聚经济、交易费用等内源动力因素成为促进县域特色产业集群发展演进的主导动力。由于经济关系和社会关系的互嵌性,这一过程也会伴随县域已有经济社会关系的重构或强化,从而构筑起相对稳定的县域产业集群经济关系和结构。龙头企业的示范作用促使技术创新在这一阶段的主导效应非常明显。3、特色产业集群成熟稳定发展阶段。区域产业集群拥有稳定的、完善的合作网络和结构,企业行为虽受制于产业集群结构所圈定的“行为集”,但企业仍有充分的行为自主性,企业能够选择“行为集”中满足自身行为意愿的行为和方式,甚至还可能跨越“行为集”做出创新性选择。因此,在这一阶段,县域产业集群具有非常强的创新活力,凭借创新技术高度,产业集群牢牢把握着市场占有率,而集群进一步发展演进的源动力主要来自于持续的创新能力,技术创新的主导效应也非常明显。

4、特色产业集群衰退阶段。已经形成的产业集群结构有时不仅不能带来升级突破所必需的创新意愿和行动,反而容易由于“路径锁定”强化集群企业的模仿选择和跟随行为,造成企业技术知识同化和创新乏力。一旦集群内部企业创新活力丧失,无心进行产业技术变革,或者没有继续开拓新的市场空间,集群演进就可能出现停滞,甚至步入衰退阶段。在这一阶段,产业集群升级必须摆脱原有结构、制度束缚,通过新产品创新、新知识引进、并购与联盟等创新途径,把集群重新带回发源初期的行为与结构互动的逻辑轨道,再通过对原有结构的解构、重构或跃迁实现集群升级。

虽然产业集群发展的不同阶段起主导效应的因素不同,但技术创新都在其中发挥了作用,尤其是在产业集群快速成长阶段和成熟稳定阶段主导效应非常明显。因此,要结合县域特色产业集群的不同发展阶段,通过组织创新分阶段构建特色产业集群的技术创新支持体系。

(二)基于本地市场效应的特色产业集群发展路径。市场规模与产业集聚存在一定关联,随着经济发展和技术进步,企业间的信息知识交流会强化本地市场范围的交易与合作,因此基于本地市场效应的产业集群组织创新是县域特色产业升级的有效方式。

1、产业集群形成阶段。市场需求的发现与发掘推动了产业集群发展。首先,本地企业在满足本地市场需求方面有更好的快捷性和准确性,特色产业能充分发挥区位和资源优势,往往能在第一时间找到和制造出本地市场所需求的产品,并可能占据部分高附加值的产品市场。其次,以本地市场为导向进行规模化生产的本地企业,更容易促使交易双方形成“老关系”、“老主顾”之类的隐形契约关系,从而降低交易的不确定性风险成本(履约成本、监督成本、违约的可能性等)。再次,在消费者群体需求变化的潜伏期,本地市场互动效应能把相关市场信息快速地传递给生产经营者,使其能够尽快调整生产经营结构,有效解决市场信息滞后问题。因此,特色产业集群的发展可以有效缓解初期本地市场信息分散、阻塞问题,提高市场信息功能的传递。最后,“需求发现”可以有效地加快本地市场的技术创新与产品开发活动,给处于技术劣势下的本地企业尽可能提升自身技术能力的时间和空间,改变大量具备升级条件的本地企业的创新惰性和低端跟随行为习惯,从区域特色产业升级上表现为产业集群升级需求发现和相应的本地市场互动效应。

2、市场规模扩大阶段。产业集群升级是以产业链条协调发展为基础的。一方面快速增长的市场规模对产业集群升级产生“诱致效应”,面对本地消费者产生大量各种形式的需求,高端消费者的需求可以激励大企业提高自身的研发投入,寻找更广阔的发展空间,促进整个产业的技术创新,也可以让一些在小企业中无法获得足够利润的创新产品生存下来,庞大的消费群体和与蓬勃发展的经济能够给小企业提供足够的成长空间,使小企业从难以真正获利的技术创新中获得前所未有的收益;另一方面从区域产业链条角度看,大规模、受保护的本地市场需求可以降低本地不同规模企业技术应用的各种成本,实现本地企业的规模报酬递增,尽最大可能加快技术成果产业化,同时也形成产业技术创新群的发展空间,提升本地不同规模企业技术应用与创新能力内生发展的机会可能性。市场规模快速扩大分摊了企业研发成本和运营成本,并有效地拓展边际利润,实现更大更多的价值。

3、市场需求高速增长阶段。产业链与集群网络的互动推进产业集群升级。一方面在经济全球化的发展背景下,大规模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不仅取决于对产品生产环节的把控能力,更取决于对消费市场的洞察能力。若本地市场规模足够大,消费者的消费需求与偏好如能对域外大企业或跨国公司的收益产生足够大影响,将促使其对既有的、已成熟的技术研发和运营体系进行本地化改造。另一方面具有本地市场认知度的本地企业由于获取技术创新所依赖的资源能力有限,更多是基于市场导向寻求“购买”新技术。“终端需求效应”促成本地企业和区域外大公司之间的“参与式合作”,双方能够在市场导向指引下获取满足市场需求的知识和资源,通过产业链培植和产业链条资源整合,为县域特色产业集群升级培育所需要的市场能力和研发能力,进而开展技术创新活动,促进产业集群网络的演进发展。

市场交易规模影响着县域特色产业集群的发展规模和水平,反过来,特色产业集群的发展又影响着市场交易规模的扩张程度。由于产业链是产业部门之间基于特定的技术经济关联和时空布局关系客观形成的关系形态,因此一方面以技术创新推动产业链条优化,进而推动县域特色产业优化升级,最终推动县域产业集群发展;另一方面产业集群发展又为技术创新提供了培育、示范、传播和服务的平台,从而通过组织创新构建县域特色产业科技创新良性循环的发展机制。

四、河北省县域特色产业集群发展对策

農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一个长期过程,必须通过市场、科技、组织创新加快培育特色产业发展新动能,有序推进特色产业提质增效,加快河北省特色产业升级。

(一)夯实县域特色产品升级的市场空间。经营主体创新作为特色产业升级发展的重要动力,需要加快特色产品的功能拓展、价值增值、市场升级。首先,增加绿色优质特色产品供给,适当调减滞销品种生产,瞄准“优质绿色”、“特色专用”,把握潜在的持续竞争优势,实现市场战略驱动。其次,加强特色产业链条的服务创新,实现市场机遇驱动。最后,将科技、金融、人才、信息、品牌、数据等要素整合集聚,抓好质量提升和品牌带动,大力推进标准化生产,建立健全质量安全监管和追溯体系。(二)孵化县域特色产业升级的科技创新潜力。一方面实施县域特色产业关键技术的科技创新战略,实现技术要素与物质要素相结合带来的乘数效应,推动特色产业发展由依靠资源禀赋要素投入驱动向依靠科技创新驱动转变,促进县域产业发展水平整体跃升;另一方面加快特色农业创新驿站建设数量和质量,通过政府购买服务、定向补贴等方式,鼓励支持涉农高校、科研院所、新型经营主体带技术带项目到农村,支持以技术入股、技术承包、技术转让等形式领办或创办各类经济实体和科技服务组织,加快创新技术的商业化。

(三)加快县域特色产业绿色发展的转型升级。首先,实施县域特色产业的绿色转型行动,抓紧补齐农业农村生态环境恶化、设施装备落后、绿色科技创新不足等短板,推进农业农村发展由过度依赖资源消耗、主要满足量的需求,向追求绿色生态可持续、更加注重满足质的需求转变。其次,秉承“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兼顾生产、生活、生态协调发展,创新“太行山道路”科技引领的绿色转型发展路径,立足环境容量和生态类型,通过绿色科技引领,发展水土资源匹配较好的特色产品和主导产业。最后,以科技农业为切入点,集成绿色技术成果包,渗透到绿色农业、品牌农业、质量农业发展,打造区域特色农业绿色发展新格局。

(四)优化县域产业体系,促进特色产业集群有序发展。首先,在产业统筹方面,坚持错位发展、差异化发展,优化特色产业体系,以产业融合为突破口,积极发展精深加工,大力发展生产性服务业,从特色农业配套产业体系中孵化、催化、转化一批农村发展的新行业、新业态、新职业,使农民获得更多增值收益。其次,在区域统筹方面,促进城乡多维深度融合,结合区位和特色优势,推进优势特色产区的多元化、分散化和网络化,构建乡村产业有基础、有梯次、有差异的发展格局,营造成群、成线、成片的发展态势。

主要参考文献:

[1]章力建,徐前.发展山区特色农业加快西南地区农村经济发展——以贵州省特色农业产业为例[J].农业经济问题,2004(3).

[2]Raymond Vernon.International Investment and International Trade in the Product Cycle[J].The 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1966.80(2).

[3]高帆.激励相容与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实施逻辑[J].天津社会科学,2017(4).

[4]Raphael Kaplinsky,Mike Morris,Jeff Readman.The Globalization of Product Markets and Immiserizing Growth:Lessons From the South African Furniture Industry.World Development,2002.30(7).

[5]迈克尔·波特著.竞争优势[M].陈小悦译.北京:华夏出版社,2005.

[6]P C Argouslidis,K Indounas.Exploring the role of relationship pricing in industrial export settings:Empirical evidence from the UK[J].Industrial Marketing Management,2009.39(3).

[7]劉学华,杜建军,杨玲丽.农业产业集群、信息获取与农业收益[J].经济经纬,2018.35(4).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多笔记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uobiji.com/140108.html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虚假错误信息或任何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或更正。

W 导出为河北省县域特色产业集群发展创新研究.doc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