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落制学段管理:从他组织走向自组织

部落制学段管理:从他组织走向自组织

摘要:基于对年级组管理模式弊病的反思,常州市武进清英外国语学校通过顶层设计、双向建构、生态循环,建构了部落制学段管理模式,凝聚团队“共同智力”,推动教师互为重要他人,实现从他组织向自组织的组织结构迭代。

关键词:部落制学段管理;自组织;他组织

中图分类号:G627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673-9094(2020)09B-0009-04

在不断发展的教育新生态中,学校管理不再是决策者掌握更多信息、权力和资源,从而能够自上而下地发号施令,而是需要将决策、行动的主动权赋能给团队中的每一位成员。这就需要我们不断洞察现有的组织结构,专注于寻找“杠杆支点”,即可引起结构重要而持久改善的点,形成内生发展的学校管理结构。

一、他组织:年级组管理模式的弊病

如果系统是在外界的特定干预下获得空间的、时间的或功能的结构,我们便说系统是他组织的[1]。在2018年之前,常州市武进清英外国语学校一直推行的是年级组这种他组织的管理模式。在推行初期,因为管理单位的缩小和扁平化的管理,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管理的细化。这样的他组织在一定发展阶段能迅速提升管理效度,但随着学校规模的扩大和组织内在活力的激活,其弊病也日益凸显。

(一)年级组的行政色彩浓厚

年级组管理以同一年级的学生和教师作为管理对象群体,不同的年级组之间因为管理权限的划分而相对独立,损害了学生教育的连续性和养成性,加剧了年级组之间的分裂。教师因为种种原因而减少了与其他年级组教师之间的交往与沟通[2]。同时,因为年级组工作要求多来自学校自上而下的行政要求,而非自下而上的自主追求,常常会给教师带来任务疲劳。

(二)教研组的专业属性弱化

突出年级组的地位,弱化教研组的影响,这并不是组织形式的一种简单变化,在这种变化的后面是学校管理文化的变迁。教研组侧重于专业性、学术性,年级组侧重于行政性。如果在年级组中强化管理文化,则容易产生负向的激励功能,使得教师将更多的时间和智慧配置到日常管理上。学校的发展目标是提高教育教学效率,加强管理只是达到这个目标的手段,年级组管理难免会使教师将目标与手段倒置。[3]

(三)管理者的责权配置失衡

年级组长虽然承担较重的管理责任,但却被赋予较小的管理的权力,在管理中底气不足、威信不够、手段不多,导致管理效果不佳。加之年级组长大多由主动要求发展的普通教师担任,管理理念、管理经验都比较缺乏,多是充当学校行政部门“传声筒”的角色,年级组管理缺乏创新。

(四)教师的评价标准模糊

由于年级组管理规模较小,拥有的资源相对也较少,教师缺乏展示的平台,加之在年级组管理过程中又没有出台规范而又明确的评价制度,因此对教师的评价标准模糊,难以发挥诊断、指引的作用。

基于这样的现状,自2018年起,学校在顶层设计上做出重大变革,转型组织机构管理,改变原年级组管理模式,根据年段和学习语种将学校划分为四个部落,每个部落设立部落长,通过实行项目组管理,实现以部落(学段)为单位的管理模式转变,提升了管理效能。

二、部落制:学段管理模式的建构

部落制学段管理摒弃了原来的“深井式”组织架构,根据实际需要(即问题解决)对原先的团队进行重组,将需要解决的问题变成“我的问题、我们的问题、我们共同需要解决的问题”,团队组织就从机械化组织方式转变为生物态组织方式,让更多的部分相互关联、相互交流、相互协作,成为一个“自组织”。下面试以学校“奋斗部落”为例,阐述部落制学段管理的系统建构。

(一)顶层设计,明确共同愿景

“奋斗部落”的成员为中年段的师生,其中教师有44名。原來除了少数几位老师较为活跃外,绝大多数老师都只是在自己的岗位上认真地完成学校布置的各项工作,不善于表现自己,存在感非常弱。但实行部落制学段管理后,在开学前学校组织的转型升级应对展示的排练中,部落老师花了总共半小时,现场分组完成了展示排练的整个过程,效果惊人,充分彰显了个体融合后产生的巨大的能量。基于部落教师现状和学生的年段特质,“奋斗部落”凝聚教师的群体智慧,提出“让每一朵花都有开放的理由”的部落发展愿景,明确责权下放、平台自营、内核关联的路径,以实现由一个群体到一个团队的转变。

(二)明确职责,实行项目管理

“奋斗部落”在教师自我申报、部落研究的基础上产生了6位项目主管:课程与教学管理项目组主管、学生管理项目组主管、教师管理项目组主管、健康与安全管理项目组主管、宣传管理项目组主管、家校合作管理项目组主管,分别对应着学校各条线、各科室,直接由学校行政团队领导,全面负责该条线工作的部署、活动的开展。同时,项目主管还接受部落长的直接领导,这就需要他们在接受行政条线的任务后,根据部落实际情况,创造性地开展工作。项目主管之下还有若干分项主管,各自有着明确的分工与职责。

譬如,在课程与教学管理项目组,项目主管的职责为全面统筹管理部落的各学科教学工作,具体包括教学常规的落实与检查、课程的执行与落实、教学秩序的保证、学生学业成绩的稳定与提高、教师专业发展、教研活动的正常开展。分项主管中,语文、数学、英语、综合四个学科主管的职责为:深入课堂听课,关注“三学三展”在课堂的落实与研究的推进;关注相关学科的教学质量,组织部落学科调研;每月组织教学工作考核。其他分项主管也分工明确:项目课程主管的职责为统筹部落内项目课程的研究;质量评价主管的职责是关注各学科教学质量;调代课主管的职责为维持正常的教学秩序;优秀生培养主管的职责为发现优秀生,提出培养的合理化建议;暂困生提升主管的职责为对暂困生的辅导提出合理化建议;自主学习主管的职责为关注自主学习能力强的学生,提供自主学习平台;早读主管的职责为确保早读课的秩序和质量。 (三)生态循环,形成运行机制

“奋斗部落”通过权责下放,生态循环,形成科学合理的日常管理机制。

1.双周工作例会制

“奋斗部落”双周例会主要有如下流程:美文分享、为你点赞、主题培训、工作部署。其中“为你点赞”主要是学习工作周报《奋斗之声》;主题培训的培训内容主要包括学生常规、教学常规、教学方向性变革、上级重要文件精神、教育教学技能等等。双周例会成了教师多元主题的学习会、培训会,提高了部落教师的思想认识,营造了积极向上的氛围,引领着教师行为的改进。

2.多元评价积分制

评价是管理过程中促进团队或教师个体正向发展的必不可少的工具之一。“奋斗部落”采用的主要评价方式包括:(1)整体性评价。整体性评价是学校层面对教师的年度考核,也称为星级教师评价制度,评价涵盖教师一年的工作和专业发展的状态。整体评价先由部落长初步把关,然后由学校评审小组最终评定。(2)发展性评价。部落依据《清英外国语学校Q币月考核方案》,在每月底通过“教师自评—项目组考核—部落考核”的流程,对部落教师、部落项目主管进行Q币考核,考核结果挂钩教师的奖励性绩效。每月一次的Q币考核让教师通过与自己的纵向对比和与其他教师的横向对比,清楚地看到自己的发展质态和发展速度,是教师认识自我、发展自我、完善自我的一个很重要的途径。(3)表现性评价。表现性评价是在教师在完成某个项目的过程中对其进行的即时性评价,主要通过部落长点赞卡和工作周报《奋斗之声》来实现。部落长为教师发放点赞卡机动而灵活,可以是因为班级常规管理突出,也可以是因为常规课表现优秀,只要教师的某一行为值得表扬便可发放。获得点赞卡在月考核中可以加分。《奋斗之声》在“青春力量”“奋斗声音”版块,及时挖掘每周在部落活动和日常管理中表现突出的教师。

三、自组织:团队“共同智力”的凝聚

当一群人组成一个真正的团队之后,就能形成团队文化,养成“集体性格”,凝聚“集体智慧”或者说“共同智力”。部落这一新型组织,作为一个远离平衡态的开放系统,从原来的无序状态自发地转变为时空上和功能上有序的状态,形成非平衡态下的新的有序结构的自组织,很容易形成共同智力。

(一)建立关系,贯通“朋辈圈”

部落日常教学由课程与教学管理项目组主管专人负责,着力点指向备课组的日常研修,做到了三个“贯穿”、三个“关注”。三个“贯穿”是指年级之间的贯穿、部落之间的贯穿、学科之间的贯穿,打通了年段、学科与部落之间的藩篱,形成了跨年级、跨学科、跨部落教研的良好氛围。三个“关注”是指关注每一个个体的发展、关注学科的协调发展、关注学科素养的培养,主要通过重点推进“三学三展”教学模式在课堂教学中落地来实现。备课组通过个体教师多轮磨课、两三名教师同课异构等方式,打造学科精品课,探究“三学三展”课堂教学范式。在这个过程中,学生得到一切可能的展示与发展机会,展示学习的过程与成果,提升整体素养。

(二)集群研究,发展“多向度”

在单周的教研日,部落开展丰富多彩的活动,助力教师的成长。通过读书沙龙等形式,引领教师思维碰撞,加深对教育、教学、人生的理解;部落每学期举行一次教师专业成长论证,为部落教师的个人专业成长找到更为明确的方向;鼓励教师开设自创课程,学期末在对本学期的教师自创课程考评、评价的基础上,召开部落教师自创课程论证会。这些措施使部落教师找到了成长自信,很好地促进了他们的专业发展。

(三)峰值体验,形成“成长流”

1.项目化学习。“奋斗部落”的学生是三、四年级的孩子,对事物有着强烈的好奇心,又有着一定的动手实践能力。我们以项目式学习为抓手,引导孩子深度学习,主动学习、多维学习、跨界学习,从而为学生向高年段学习过渡奠定思维品质的基础。部落学生在教师、家长、社会志愿者等的指导下,开展了“‘我是谁’研究”“名人的朋友圈”“共享单车研究”等一系列项目研究,了解了做研究的一般过程,质疑和批判精神得到培養。

2. CCtalk空中课堂。CCtalk是一个网络直播平台,既是家长在校外参与学校活动的渠道,也是教师在假期指导学生自学的工具,更是部落学生展示自我研究过程和成果的法宝。在学校家庭实验室总项目组的指引下,“奋斗部落”的学生利用CCtalk平台开设空中课堂。有的学生讲解“香囊的制作”,有的同学分别在不同的场景中教你用各种办法认识认识东南西北……空中课堂利用教育教学资源,建构了无边界的个性化学习场,让学生在享受科学的同时,点燃自我,发现自我,发展自我。

3.主题节日。学校为三个年段的学生分别设置了节日,低、中、高学段分别为书包节、换牙节、单车节,三大主题节日点亮生命旅程,助推生命成长,帮助学生获得共同生活的基本素养。“奋斗部落”的学生过的是换牙节。部落借助学生换牙这一成长过程中的典型事件,开设爱牙护牙讲座,组织三年级学生编一编关于牙齿的绘本,组织四年级学生写写我的换牙故事。在这些活动中,学生经历了一场特殊的成长仪式,这也将成为他们成长的一座里程碑。

四、“他领袖”:互为重要他人的赋能

每一个自组织中,我们都期待每个人既成为他自己的领导者,也成为伙伴生命中的重要他人,即“他领袖”。“他领袖”有三层含义:一是悦纳团队个体的差异,接纳“他者”,认同他者是独特的存在;二是发掘内生价值,摒弃窄化“他者”,达成“同一”的逻辑;三是体察生命中美好的“相遇”,实现彼此“面对面”的赋能。部落制学段管理模式打破了原来年级组的科层制管理模式,让教师成为彼此的“他领袖”,部落管理也呈现出新样态。

(一)人人成为领导者的行为范式

部落管理依托项目组管理的方式展开,除了上面提到的跟各条线对应的项目主管外,部落中的每一位教师都是分项负责人。如部落中的童话节展演、学生辩论赛、三年级换牙节暨十岁成长礼开幕式、教研活动安排、每天的常规巡查等项目,都由部落老师自主申报承担。分项负责人全面负责该项目的策划、组织、沟通,部落长只是提供协助。教师在负责推进一个个项目的过程中,沟通、协调、组织能力得到了锻炼,个人领导力得以提升,更重要的是在部落中形成了人人成为领导者的行为范式。 (二)实现自我超越的心智模式

在“每一朵花都有开放的理由”的共同愿景的召唤下,“奋斗部落”从教师到学生都出现了你追我赶、努力实现自我超越的心智模式。部落多位教师被评为市、校骨干教师,多位教师在论文评比中获奖,一些年轻的教师也在学校赛课的舞台上崭露头角。教师发展最终都指向并服务于学生成长,助力学生突破自我、超越自我。这让部落管理形成发展的合力,产生双赢乃至三赢、多赢的效应。

(三)管理持续创新的发展方式

部落制学段管理让校长超越自身领导力的提升,去帮助他人培养领导力,这样的过程增强了整个部落乃至学校的领导力。同时,这样的管理模式也让每个部落化整为零,可以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创新性地开展活动,促进了部落间的良性竞争,形成了学校教育教学管理持续创新的发展格局。

学校在推进部落制学段管理模式的过程中,从“他组织”成长为“自组织”,更多的平台与机会真正为教师与学生的成长注入了能量,这是我们出发的原点,也是我们追寻的终点。学校团队自行演化或改进其组织行为结构系统,让不断发展的自组织能在与环境的相互作用下,通过自身的演化而形成新的结构和功能,学校团队发展由此实现重塑价值,迭代意义。

参考文献:

[1]吴彤.生长的旋律——自组织演化的科学[M].济南:山东教育出版社, 1997:导论1.

[2][3]郑小明.向年级组管理说“不”[N].中国教育报, 2007-11-12(3).

责任编辑:杨孝如

Tribal School Section Management: From Hetero-organization to Self-organization

LIU Zeyu

(Changzhou Wujin Qingying Foreign Language School, Changzhou 213000, China)

Abstract: Based on the reflection on the shortcomings of the grade management model, Changzhou Wujin Qingying Foreign Language School has constructed a tribal school section management model through top-level design, two-way construction, and ecological cycle, uniting team “common intelligence”, promoting teachers to be important to others, and realizing the iterative structure from hetero- organizations to self-organization.

Key words: tribal school section management; self-organization; hetero-organization

收稿日期:2020-05-19

作者簡介:刘泽瑜,常州市武进清英外国语学校(江苏常州,213000)副校长,高级教师,主要研究方向为学校管理和小学语文教学。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多笔记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uobiji.com/138636.html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虚假错误信息或任何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或更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