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墨子技术伦理思想对人工智能发展的启示

论墨子技术伦理思想对人工智能发展的启示

摘 要: 人工智能已然掀起人类第四次科技革命的浪潮,人工智能作为一把双刃剑在给人类带来发展红利的同时,也不可避免地引发了伦理问题。梳理墨子科技思想的脉络,以墨子技术伦理思想作为参照系,对当今人工智能的发展提出一定的规范和要求。“道技合一”的技术伦理思想内涵丰富,充分发挥墨子技术伦理的启示作用,助力人类合理地发展科技,安全地运用人工智能。

关键词: 墨子 技术伦理 人工智能

伦理思想是客观存在的,无论西方或东方,也无论传统社会或现代社会。从孔子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到普罗泰戈拉的“人是万物的尺度”,人类在不断思考着伦理之于社会生活的意义。当今人类大踏步迈入信息化时代,人工智能技术方兴未艾,给人类的生活和工作带来便利的同时,也导致了“风险话语”的显现。墨子技术伦理思想对于人工智能的风险能起到一定的规避作用,并且对未来的科技发展有着重要启示。

一、墨子技术伦理思想

(一)伦理思想流派及墨家伦理思想

道德是随着人类社会生活的产生而产生并随着人类生活的变迁而发展,人类的伦理思想关乎人类生活中的道德,并且涵盖着社会生活的诸多方面,调整着人与人的相处方式,规范着人们的行为。“伦理思想是人类对自身道德生活的理性思考” 《伦理学》编写组伦理学[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12:17 ,伦理思想是人类经过生活实践得出的理性思考。历经数千年的发展演变,中国伦理思想形成了不同的理论派别。中国伦理思想传统的流派主要有儒家伦理思想、道家和道教伦理思想、墨家伦理思想、法家伦理思想、佛教伦理思想。墨家是战国时期重要的学派,有前期墨家和后期墨家之分,前期墨家指创始人墨翟本人在世時所组成的学派。墨子思想里面关于社会伦理的独特论述,构成了墨子伦理思想。墨子伦理思想涵盖面广泛,包括其政治伦理思想、经济伦理思想、宗教伦理思想和技术伦理思想,反映了当时相当一部分群众的利益诉求。

(二)墨子技术伦理思想

墨子伦理思想博大精深,是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经典,墨子关于科技的论述构成了墨子独特的技术伦理思想。“道技合一”的科技观念是墨子技术伦理的集中体现,将积极救世的社会理想与科技实践紧密结合,以达到和谐统一。“道”与“技”分开来理解,墨子提倡的“兴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的科技发展思想,即技术之“道”。“技”则是具体的工具、器物,是改造世界的技术手段。墨子的技术伦理简单来说,就是将任何科学技术的发展置于造福社会的前提下,脱离了这个伦理要求的技术发展都是不可取的。在当代社会,科学技术迅猛发展,日新月异的创新行为早已突破了传统意义上技术的规模和程度,超乎着人类想象力的极限。墨子技术伦理思想能够规范技术发展的人伦边界,起到划清技术发展底线、约束技术滥用、防止技术僭越的作用。

二、人工智能的发展及存在的风险

(一)人工智能的发展

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英文缩写为AI,它是研究、开发用于模拟、延伸和扩展人的智能的理论、方法、技术及应用系统的一门新的技术科学。人工智能是人类探索自身智能奥秘的科学尝试,它的灵魂是软件程序,基础是大数据,加速器是算法的不断改进。当今人工智能基于大数据基础和算法改进,不断提升着智能化水平。对比于人工智能的“风险说”,有学者就认为其发展并不必然会超越人类,“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郝景芳围绕人工智能与人的思维之间的差别进行讨论,她认为人工智能虽在某些方面要强于人类,比如计算、记忆等功能,但不具有人类的思考和决策和判断能力,这源于人类面向的未来很多是具有不确定性的,而人工智能是以已有事实的大数据作为基础”。 齐昆鹏“2017′人工智能:技术、伦理与法律”研讨会在京召开[J].科学与社会,2017(02):128 虽然人工智能的技术成熟尚需时日,在很多方面都有待完善,但在未来可以预见,会出现如下的应用场景:智能机器人被运用于自动驾驶,解除人类驾驶长途跋涉的劳苦;被运用于工厂制造业,能够按照既定程序完成多个工人完成的任务;甚至,高度智能化的机器人能够独立发表学术作品,进行文艺创作,带来一系列的人工智能生成物。

(二)人工智能存在的风险

正如有学者指出的,人工智能的发展引发着一系列担忧,“具体而言,人工智能不断模糊着物理世界和个人的界限,延伸出复杂的伦理、法律和安全问题,例如,人工智能在决策过程中产生的无意识的歧视会导致特定人群受到不公正的待遇,人工智能还会产生法律层面的问题和挑战,种种问题警示着我们在发展科技的同时要始终不忘初心,不忘科技发展最终也是为了造福人类,要防止技术的滥用和异化,避免损害生命、环境和人的尊严”。 齐昆鹏“2017′人工智能:技术、伦理与法律”研讨会在京召开[J].科学与社会,2017(02):124-125 人工智能的“泛主体”特性,带来法律责任界定的困难,比如,智能化无人驾驶汽车出现事故,责任主体的界定,就成为其中一个棘手问题。再譬如说,生产车间的简单操作,由机器人替代若干岗位的工人来完成,待机器人应用普及,能够使得企业用较低的人力成本获得同样的产品输出,将会带来制造业大规模失业问题。甚至,连人类特有的写作等创造性活动,都会面临人工智能生成物的独创性挑战。正如有学者所言,“如果将人工智能生成内容归类为作品进行保护,那么我们就必然要妥善解决由此造成的著作权法体系受冲击问题”。 孙山人工智能生成内容的著作权法规制—基于对核心概念分析的证成[J].浙江学刊,2018(02):119

三、墨子技术伦理思想对人工智能发展的启示

(一)坚持“器物利民”,发展任何器物均要为人民服务

墨子讲究“兼利天下”,天下,大则是人类社会,小则是人民群众。墨子认为一切科学技术的发展均是为人类服务的,进一步说,就是为人类生存、繁衍、生活、发展等诸多活动服务的,背离这一基本人类伦理前提的科技,无论是创新还是什么其他,均是反人类的,违背人类对科技发展的初衷。例如引发社会舆论普遍关注的基因编辑婴儿事件,不仅受到了伦理学界的谴责,而且最终被依法依规处置。有研究就表明,无人驾驶汽车有着广阔前景,“有统计数据显示,全世界每年有120万人死于汽车或与交通相关的事故,其中有93%是人为失误造成,而如果采用无人驾驶或者自动驾驶汽车,这一死亡数据将有望下降90%”。 吴英霞无人驾驶汽车规范发展法律路径研究[J].科技管理研究,2019(02):37 无人驾驶代表着人工智能在汽车领域发展的新高度,有望成为极具市场潜力的技术应用。以墨子的观点来衡量,作为器物的“无人驾驶汽车”无论发展到哪一步,都要符合“兼利天下”的标准。任何运用无人驾驶技术进行犯罪的行为,或者妄图开发超出社会需求边界的、超出规则管控的无人驾驶技术,均需要予以制止。人工智能技术只能是创造美好生活的手段,如果在工业应用的过程中,导致大规模失业,导致社会稳定不可承受之重,那么在相应领域的应用应该被限制。创作是人类才华的体现,人工智能要在人类审美框架内进行内容生成,其生成物才具有文艺功能。如果人工智能生成物逾越了人类审美的边界,就要受到规制和调整。 (二)完善立法以规范科研行为,严防技术僭越和技术滥用

做科研先做人。墨子“道技合一”的技术伦理思想,也可以说是他的研究方法论。在科技研究的漫漫征程中,研究者会面临诸多诱惑和误导,如果没有对“道”的不懈追求,没有对人民负责为社会谋利的价值观,那么研究将走向危险境地。从内在约束来说,属于自我修养和道德品质范畴;从外在强制来看,则需要有相关立法活动予以规范。对人类而言,科研行为是重大利害行为,越是严谨完善的立法,就越能够起到规范监督作用。从技术本身的角度来看,技术越是发展,就越有僭越的冲动。高技术的内在特性,使得其僭越的潜力和可能性大大增加。技术本身约束技术是无法做到的,就如同要求一个人自己提起自己。客观而言,研究者本身的道德水平是无法确定的,虽然有技术伦理的要求,但未必得到执行。立法是硬约束,将技术僭越框在法律规范的笼子。另外,技术滥用也是不容忽视的问题,要谋求美好生活就不能存在技术滥用,技术滥用与“良善的技术”是互斥的,“而且由于谋求让更多的人过上更为美好的生活一直以来都是政治的根本性追求,也是各国执政施政者的核心使命与责任,以及民众个体缺乏足够的技术能力、人工智能企业缺乏足够的意愿,因此促使人工智能成为‘良善的技术的责任还是需要由国家来承担”。 梅立润人工智能到底存在什么风险:一种类型学的划分[J].吉首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20(02):126 立法是国家行为,在我国主要是由人民代表大会行使立法权,并由国家强制力保证实施。唯有如此,墨子穿越千年的“道技合一”思想方能在中国落到实处。

(三)深化全民技术伦理教育,提高科研人员伦理素养

教育是百年大计,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培养可靠接班人。可靠接班人不仅要体现在思想政治素养方面,还要反映在科技理性层面,可靠的接班人首先要是合格的社会公民。在大力弘扬“工匠精神”的当今中国,能工巧匠们对技术的刻苦钻研精神,还有吃苦耐劳的工作作风以及高尚纯粹的职业操守,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具体行业的体现。其中,高尚纯粹的职业操守,就意味着在一般道德层面还需加上严格的科技伦理规范。人工智能开发属于高级科研活动,也是技术性极强的活动,同样不能没有“工匠”的朴素伦理品质。“对于工匠来讲,高尚的道德修养是做人的根本,高超的技艺是做事的要求,不管从事任何职业,成为一个有道德修养的人最重要”, 徐峰,石伟平墨子的工匠观及其当代教育意义[J].职业技术教育,2020(07):45 无论是学校教育还是社会公众教育,道德修养始终是值得聚焦的内容,针对科研从业者来说,就是要加强技术伦理的灌输,加强职业操守的宣导。遥望未来公民,包括了开发人工智能的研究者、人工智能技术的鉴定者、人工智能产品的使用者等诸多角色,无论是研究者还是消费者,整个行为过程必然要符合特定社会的价值观,具体一点就是技术伦理要求。墨子在教育培养上面的匠心独运有学者就做出过总结,“在具体培养目标上,墨子力求使学生成为德才兼备、言行一致、义利并重、损己利人、艰苦奋斗的兼士,并具有赴刃蹈火、死不旋踵的無私奉献精神”。 刘长明墨学中的人文思想与科技成就[J].齐鲁学刊,2015(05):32

墨子提倡的这些伦理要求,集中起来就是“道技合一”,即追求人民利益的大道与探索科学奥秘的技术高度统一,心怀天下,本分从艺。

墨子技术伦理思想内涵丰富,其本质上是人民性与科学性的高度统一。墨子在长期的收徒讲学和技术创造的岁月中,积淀了深厚的人文情怀和伦理素养。墨子对“道技合一”技术伦理的不懈追求,是人类迈入人工智能时代的“护身符”和“清洁剂”。在炫目科技的迷惑下能够防护自身,免遭技术僭越的侵害;在伦理失序的危机中能够清除精神垃圾,防止技术滥用风气的蔓延。当今中国的飞速发展得益于高科技的广泛运用,中国要在未来成为人工智能的引领者和受益者,墨子技术伦理思想是值得珍视的精神遗产。

参考文献:

[1]《伦理学》编写组伦理学[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12

[2]齐昆鹏“2017′人工智能:技术、伦理与法律”研讨会在京召开[J].科学与社会,2017(02).

[3]孙山人工智能生成内容的著作权法规制—基于对核心概念分析的证成[J].浙江学刊,2018(02).

[4]吴英霞无人驾驶汽车规范发展法律路径研究[J].科技管理研究,2019(02).

[5]梅立润人工智能到底存在什么风险:一种类型学的划分[J].吉首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20(02).

[6]徐峰,石伟平墨子的工匠观及其当代教育意义[J].职业技术教育,2020(07).

[7]刘长明墨学中的人文思想与科技成就[J].齐鲁学刊,2015(05).

〔本文系湖北省教育厅人文社科研究项目“青年学生‘非主流行为研究”(项目编号:15Y092)成果〕

〔吴之杰、黄木(通讯作者),武汉轻工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多笔记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uobiji.com/138606.html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虚假错误信息或任何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或更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