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期要继续深化对新自由主义的批判

新时期要继续深化对新自由主义的批判

关键词: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自由主义;资产阶级自由化;发展陷阱理论;批判斗争

摘 要:新自由主义是以亚当·斯密为代表的自私人自由放任主义为理论底色的、通过极化形式表现的、主要为西方垄断资本主义转嫁危机和实现全球扩张服务的一种社会思潮和国际战略。不过,近40年来的历史已经证明,信奉新自由主义的理论和策略,必然造成灾难。其原因在于,它是一种逆社会化潮流的发展陷阱理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胜利开辟,其中一条重要经验就是与新自由主义的中国表现:与资产阶级自由化进行了坚决斗争。现在这一斗争仍在进行之中。夺取这一斗争的决定性胜利,还将是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获得根本成功的一个关键所在。因此,我们必须以高度的理性自觉,将这一斗争进行到底。

中图分类号:C06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1-2435(2020)05-0063-08

Deepening the Criticism of Neoliberalism in the New Era—Also on the Background and Essential Characteristics of Neoliberalism

TAO Fu-yuan (School of Marxism, Anhui Normal University, Wuhu Anhui 241002, China)

Key words: socialism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for a new era; Neoliberalism; bourgeois liberalism; development trap theory; criticize and struggle

Abstract: Neoliberalism is a social trend of thought and an international strategy represented by Adam Smith, which is based on the theory of private laissez-faire and expressed in the form of polarization, mainly serving for the western monopoly capitalism to transfer crisis and realize global expansion. However, nearly 40 years of history have witnessed that embracing neoliberal theory and strategy is a recipe for disaster, which is caused by a development trap theory against the trend of socialization. One of the most important experiences in the successful opening of the path of socialism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is the resolute struggle against the Chinese manifestation of neoliberalism: the liberalization of the capitalist class. The struggle is still going on. A decisive victory in this struggle will also be a key to the fundamental success of socialism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in the new era. Therefore, it is necessary to carry on this struggle to the end with a high degree of rational consciousness.

四十多年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胜利开辟,在思想理论领域交织着两条战线的斗争:一是,对那种固守传统观念和体制的教条主义所开展的批判斗争;二是,对打着改革开放旗号,以新自由主义为理论导向的资产阶级自由化所进行的批判斗争。前一个斗争现已取得基本胜利。后一个斗争仍在进行之中。夺取这一斗争的决定性胜利,还将是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获得根本成功的一个关键所在。故此,下面就新自由主义的来龙去脉、本质特点、社会危害,以及新时期要继续深化对新自由主义的斗争等问题,来谈自己的一些看法。

一、自由主义与经济自由主义及其历史表现形态

到目前为止,在新自由主义的指谓和理解上,还存在种种混乱和歧见。为了辨明其间的是非,先从自由主义及作为其表现形态的经济自由主义谈起。

(一)自由主义及经济自由主义

自由主义不能笼统地认为是关于自由的主义。“自由”作为一个历来存在争议的概念,不同的思想理论观点往往有着相异,甚至对立的理解。拿自由主义与马克思主义关于“自由”的理解来说,二者就存在着根本区别。这里的区别概括起来有以下三点。

一是,着眼点不同。在作为社会思潮而非个人作风的意义上,自由主义是对政治自由主义、经济自由主义、意志自由主义(唯意志论)等的统称。然而不论何种自由主义,其着眼点都是纯粹的个人,或“原子式个人”。[1]54因而自由主义所理解的自由,“是人作为孤立的、自我封闭的单子的自由”。[1]40即“原子式个人”的自由。与之相反,马克思主义在这里的着眼点则是“现实的个人”,即“处于既有的历史条件和关系范围之内”的“从事活动的个人”。[1]571、542因而马克思主义所谓的自由,是“现实个人”的自由。 二是,赋予的性质不同。自由主义把自由理解为人所固有的本质特性。或曰“人生而自由”;亦或“人就是自由”。而马克思主义则认为,自由是实践的产物、历史的产物。就此,马克思指出:“自我实现、主体的对象化,也就是实在的自由,——而这种自由见之于活动恰恰就是劳动。”[2]174恩格斯还从历史发展的角度指出:“最初的、从动物界分离出来的人,在一切本质方面是和动物本身一样不自由的;但是文化上的每一个进步,都是迈向自由的一步。”[3]456

三是,指谓的含义不同。这里的“含义不同”,不是指认识论,而是指社会历史论意义上的含义不同。自由主义的最早形态,是形成于17世纪英国资产阶级革命时期的,以洛克(1632—1704)为旗手的政治自由主义。这种政治自由主义所指谓的“自由”,是作为个人政治权利的自由。随着资产阶级革命的胜利,自由主义原则也就从政治领域扩大到经济领域,从而形成了其对自由的经济维度的理解,即经济自由主义。经济自由主义所理解的“自由”,是指自私人在市场上逐利的自由权利。用马克思的话说,“这一权利是自私自利的权利。……这种自由使每个人不是把他人看做自己自由的实现,而是看做自己自由的限制。”[1]41而在马克思看来,这种立足于个人,并把他人视为限制的所谓自由,并非真正的自由。真正的自由是指联合起来的个人,能够支配自己的生活条件,并用来发展自己的个性。因此,马克思说:“在真正的共同体的条件下,各个人在自己的联合中并通过这种联合获得自己的自由。”[1]571

总之,从上面的分析可知,經济自由主义是一种把自私人追求私利的自由在想象中幻化和普化为先天人性的社会思潮。这种思潮在历史的行程中也发生着演化,因而有其历史的表现形态。

(二)经济自由主义的历史表现形态

经济自由主义(以下所言的自由主义都是在经济自由主义意义上使用的)的历史表现形态主要有三种:一是古典自由主义;二是作为古典自由主义改良版的带有国家积极色彩的自由主义。这种自由主义在演变的过程中,最后还形成了相对于古典自由主义而言的,具有某种异质性的国家干预主义;三是作为古典自由主义极化版的自由主义,即新自由主义。

1.古典自由主义。它是指以亚当·斯密(1723—1790)为代表的具有严重个人倾向的自由主义。这种自由主义的基本特征:一是强调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二是强调市场自由,即在市场上赋予个人追求自身利益的最大自由;三是有限政府。即政府的作用只限于立法,即通过立法来维护社会稳定、保护私有财产和市场交易自由。它不得以任何行为去干扰市场这只“无形之手”的作用。在这个意义上说,最好的政府也就是最少(作为)的政府。因此古典自由主义是一种带有市场自由神圣化强烈倾向的、持消极国家观的自由主义。相对于这种自由主义,在历史上还产生了一种持积极国家观的自由主义。即对古典自由主义有所修正和改良的自由主义。

2.改良版的自由主义。它是指以约翰·密尔(1806—1873)为代表的带有一定政府积极色彩的自由主义。正如我国学者所指出的:“密尔在有关自由的讨论中,在个人和政府间加入了社会这一要素。”[4]415也就是说,在密尔看来,个人和政府不是绝对对立的,政府可以通过对社会进行规范,从而来保护和增进个人自由。在这里需要指明的是,不可把密尔的改良版与古典自由主义的区别加以夸大,即不能把这里的区别说成是主张“社会自由”即人人共享自由,与主张自私人的“个人自由”的对立。二者都是以维护“自私人自由”为中心的。其区别只在于:如何维护这个中心。前者是主张要防止政府的干扰作用;而后者则主张要发挥政府的保障作用。

不过,从后来的历史联系来看,密尔的这种改良版自由主义所开启的理论先河,经过一系列过渡环节的再度改良,在维护个人自由的前提下,最后还蜕变成了一种与古典自由主义有某种微妙而重大差别的国家干预主义。关于这一点,后文还将作详细说明。在历史的演进中,作为对这种国家干预主义的一种极端反拨,也就形成了极化的古典自由主义,即中文所译的“新自由主义”。

3.新自由主义。它是相对古典自由主义而言的现代版古典自由主义,或具有现代特征的古典自由主义。因此,要了解新自由主义,就必须从了解新自由主义与古典自由主义的关系入手。那么此二者的关系如何呢?有一种观点认为,新自由主义是对古典自由主义加以“继承”和“模仿”的产物。比如,雅克·比岱就持这一见解。他说:“新自由主义的要求本身并没有包含什么新东西:这是和自由主义相同的要求。”又说:“新自由主义则无非是被称之为‘自由主义’的旧梦之实现而已。”[5]其实,雅克·比岱只看到新自由主义与古典自由主义相一致的一面,但忽视了其间相区别的一面。就总体来说,这里的既相一致又相区别的情况,主要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一是,新自由主义与古典自由主义所代表的都是资产阶级利益。所不同的是,后者所代表的是资本主义自由竞争阶段的新兴资产阶级的利益;前者所代表的则是资本主义垄断阶段,特别是国家垄断阶段的没落大资产阶级的利益。二是,新自由主义与古典自由主义以及国家干预主义都是为解决资本运行中的问题,而提供理论依据和解决方案的社会思潮。所不同的是,古典自由主义是为发展资本主义而提供服务的社会思潮。其矛头所指,是妨碍资本主义发展的封建专制和教会压迫;而新自由主义和国家干预主义则是为拯救资本主义而提供服务的社会思潮。其矛头所指,是资本运行中所产生的危机、革命和社会主义。三是,新自由主义与古典自由主义都是作为理论体系和策略主张而提出来的。但古典自由主义更偏重于理论建构;而新自由主义除了在理论上有所侧重和发挥以外,则更具操作性、工具性,以及鲜明的意识形态性。

总之,那种认为新自由主义与古典自由主义没有区别的观点,是没有根据的,是不能成立的。不过,对新自由主义与古典自由主义的联系和区别,要达于深入细致的了解,还须对古典自由主义、国家干预主义,以及新自由主义在历史上主流地位的先后更替,有一个清楚的认识。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多笔记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uobiji.com/138513.html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虚假错误信息或任何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或更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