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响黑龙江省扶贫脱困的主要原因及对策

影响黑龙江省扶贫脱困的主要原因及对策

摘 要: 农村基础设施建设不完善,社会保障制度不健全;农业生产条件不稳固,产业结构过于单一;农民受教育程度较低,因病因残致贫以及老龄化现象严重,是黑龙江农村贫困现象发生的主要原因。短期内有效解决贫困问题,必须完善农村基础设施,大力发展农村经济;吸引人才回流,支持本地就业;落实扶贫政策,创新扶贫方式;健全农村社会保障制度。

关键词: 黑龙江省 农村 扶贫

扶贫工作是党和国家的重要战略部署,从1986年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成立以来,中国的扶贫工作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截至2020年1月,全国农村贫困人口贫困发生率降至06%。其中,黑龙江省的贫困发生率为007%,低于全国的平均水平,并且黑龙江省政府保证2020年要使全省贫困人口全部脱贫。但是,脱贫成功并不意味着黑龙江省扶贫工作的结束,而是新的开始。如何帮助人民群众创收增收和提高人民群众抵御各种风险的能力,才是我们今后研究的重点。

一、解决农村贫困问题的主要障碍

(一)从农村角度分析

1基础设施建设不完善。农村相对于城市最明显的特征是基础设施建设的落后。以生活基础设施为例,2016年黑龙江乡镇用水普及率7679%,在全国排倒数第十二位,绿化覆盖率为584%,在全国排倒數第三位。0另外,交通基础设施是对外交流的重要手段,也是影响经济发展的重要因素,农村地区交通基础设施的不完善,制约了农村和城市之间的双向交流,本地特色产品向外销路不足,外来资金不愿投资,不利于经济发展。并且,农村地区的教育、医疗、养老等基础设施也远远落后于城市。

2社会保障制度不健全。社会保障具有保证基本生活水平和调节收入分配差距的功能,完善的社会保障体系能减少甚至消灭贫困。总的来说,黑龙江省农村的社会保障还有很多不足。一方面,社会保障的范围小、报销比例低,容易导致“因病返贫”现象的出现。另一方面,农村地区的社会保险参保完全是凭个人意愿,有一部分人少参、甚至不参保,降低了抵御风险的能力。同时,由于经济的相对滞后,农村地区社会保障资金缺口大,截至2016年,黑龙江仅养老资金缺口就达到了196亿元人民币。

(二)从农业角度分析

黑龙江作为全国第一产粮大省,农业在全省经济中占据重要地位,其中第一产业产值占比从2012年的1248%上升到2018年的1830%,见图1 2010-2018黑龙江省产业结构。在全国农业产值占比下降的情况下,黑龙江省逆势上升,由此我们可以推断出,农业作为基础性产业在黑龙江省的地位越来越重要。但是,农业“靠天吃饭”的局限性增加了扶贫工作的不确定性。农村的产业结构以农业为主导,农业收入尤其是种植业收入在农村收入来源中占据了很大一部分,2018年黑龙江省农业总产值为56243亿元,其中种植业产值36350亿元,占比6463%。自然灾害会对黑龙江农村地区经济造成很大的冲击,对农民的直接影响主要表现在粮食减产和收入减少,例如:2003年14902万亩农田受灾,直接导致605万人返贫、致贫。0对于刚达到脱贫标准且收入渠道少的农民来说,自然灾害的发生很容易导致他们再次回到贫困状态,对扶贫工作产生不利影响。

(三)从农民角度分析

1 教育因素。一方面,“因愚致贫”会阻碍农村地区的脱贫进程。由于农村地区长期以来经济发展水平低下和教育资源不足,很多人因贫辍学。目前,很多农村人都安于现状,只求“吃得饱”,不求“吃得好”,进取心不足;其次,农村地区攀比之风盛行,铺张浪费现象严重,如由于天价彩礼形成的“因婚致贫”、“未富先奢”现象明显;还有一部分懒汉,有劳动能力却无劳动意愿,“等靠要”思想严重,这些问题都是由于农村地区人民的文化素质偏低造成的。贫困人口思想落后会使其对先进的技术经验接受能力较弱,甚至会有抵触情绪,不利于扶贫工作的开展。另一方面,“因学致贫”也是导致农村贫困现象的重要因素。随着国家义务教育的普及,这种现象主要发生在高等教育阶段,表现为教育支出超出了贫困家庭的承受界限。家庭教育投资回报的长期性和不确定性,使得贫困家庭在结束教育投资后仍要面临短期经济贫困的处境和风险0。贫困大学生毕业后要面临择业问题,但是经济发展速度的降低,企业所能提供的岗位不足, 再加上高校毕业生数量的年年攀升,使就业竞争更加激烈。毕业之后的就业困难,延长了贫困人口的存续时间。

2自身因素。根据人民网报道,截至2019年7月,黑龙江省剩余贫困人口有超过80%是“因病因残致贫”。由于劳动能力受限,现有很多产业扶贫政策和就业扶持政策他们未能充分享受。0伤残者的劳动能力无法和正常人相比,且农村地区的福利政策又远滞后于城市,如果仅靠国家的建档立卡政策无法实现这部分人群的彻底脱贫。这样一来,即使2020年实现全民脱贫,没有稳定的收入和完善的社会保障体系,倘若家庭发生其他变故,“返贫”现象就不可避免。

3黑龙江省人口老龄化问题日益突出。从2001年到2010年,黑龙江省65岁以上的老年人比重由6%提高到828%,预计到2020年全省老龄化率将达到144%。老龄化问题的日益突出会导致以下问题:一是伴随老龄化的一个显著特征是失能老年人增多。0农村老人年轻时大都没有正式的工作单位,退休之后没有固定的生活来源,部分农村老人的生活水平长期徘徊在贫困线附近。二是年轻时从事的重体力工作严重损坏了身体机能,农村老人需要经常看病吃药,由于新农合的保障范围和保障额度不足,医药支出费用高。

二、政策建议

(一)完善农村基础设施,大力发展农村经济

1完善农村基础设施。基础设施在经济发展中具有“乘数效应”,能够极大地拉动经济增长。资金不足是影响农村基础设施发展缓慢的主要原因,政府要根据本地财政实际状况,统筹安排资金的使用,提高资金使用效率;同时可以向广大人民群众募集基金,调动社会各方建设基础设施的积极性,缓解资金紧张的局面。 2大力发展农业。黑龙江省农村地区拥有广阔且肥沃的土地和丰富的种植经验,所以发展农村地区经济要以农业为核心。建立农产品价格保障体系,完善农产品最低收购价格政策,权衡市场价格和种植成本,合理定价,保障农民最低收入。在我国农产品结构性过剩的现状下,调整农业产业结构成为当务之急。要以市场为导向生产各种农产品,提高农产品的质量,从而增强市场竞争力。0农村地区应成立育种基地,加大农业科技投入,培育高质量的农产品,满足新兴消费市场需求。此外,还要成立龙头企业,推进农业产业化进程,延长农业产业链,将“生产-加工-销售”三个环节紧密联系起来,提高农产品的经济附加值。

(二)吸引人才回流,支持本地就业

1吸引人才回流。人才是经济发展的重要引擎,要吸引人才,需要政策、物质及精神等各方面的支持,主要包括制定合理且有吸引力的薪资福利政策以及培养其对本地企业的认同感和归属感。良好的薪资福利政策是吸引人才回流的基础。薪酬设计不仅要弄清同行业同种职位的薪资水平,力争将薪酬水平置于行业平均水平之上,还应该有基本薪资与额外加薪的双重设计体系。此外,在法定福利外,还应根据公司的运营状况以及员工需求提供个性化的福利待遇。建立人才对企业的归属感与认同感是留住人才的关键。将员工的个性化特质与能力整合到企业当中,形成协同效应,使员工在工作中实现个人价值,调动其工作积极性。让员工看到在企业中的晋升路径,他们才愿意长久地为企业工作,从而创造更大价值。如此,企业有温情,人才能满意,便能够吸引人才回流,并留住人才。

2支持本地就业。首先,政府应提供良好的政策支持和配套的基础设施体系,尽量满足本地从业人员的各项合理要求。对于基层单位,给予从业人员额外的津贴补助,并为他们开辟独立的晋升渠道和绩效考核机制,提升他们对未来的期盼。其次,响应国家“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号召,鼓励创业:设立创业产业园区和专门的创业基金,为新创企业提供创业场所、融资、法律等各项优惠政策;简化新创企业的行政审批程序,破除阻碍创业的各项障碍;开展创业培训服务,提高创业人员的创业能力。通过改善营商环境,支持新创企业的发展,做到以创业带动就业。

(三)贯彻落实扶贫制度,创新扶贫方式

1贯彻落实扶贫制度。好的制度要想产生效益,关键在于如何实行。扶贫部门要将扶贫工作绩效量化,设计一整套奖惩机制,使扶贫目标与工作绩效挂钩,督促扶贫工作人员按时按量完成工作任务。对于政策体系,政府部门要针对不同地区、不同问题的贫困人员出台具有针对性的政策,工作人员落实到位,官员尽责,百姓受益。

2创新扶贫方式。扶贫是一项艰难且长期的工作,各家各户的贫困问题千差万别,所以采取的扶贫方式要具有针对性,对于不同情况,因时因地因形式而行。一是结对帮扶,主要以送温暖,送服务,送政策为主。二是产业扶贫,针对不同地区、不同人群特点,集中优势产业,打造“公司+基地+农户”、“企业+农户”、“合作组织+农户”的形式,拓宽收入渠道,提高农民收入,带动贫困人口脱贫。三是教育扶贫,教育资源应向农村倾斜,提高当地教学水平,加大对贫困学生的扶持力度,为脱贫工作提供内生动力;组织有专门技能的人员下乡讲授技能,提高农民谋生能力和思想水平。四是基础设施帮扶,主要以解决道路难、饮水难等基础性问题为主,对贫困地区进行基础建设,为其产业发展提供基本条件。

(四)完善社会保障制度,缩小收入分配差距

1建立健全社会保障制度。第一,政府要加大财政投资力度,優化资金支出结构,着重发展社会保险、社会救济和社会福利。第二,新农合作为农村社会保障体系中的关键一环,要逐步和城市社保接轨,提高报销比例和保障范围,简化农村医疗报销程序,切实做到“病有所医”。第三,建立贫困家庭甄别机制,提高识别的准确性,对当地农村人民的实际生活状况进行详细调查,加大对困难家庭的财政补贴力度。第四,提高农村养老金和农村五保供养资金,针对空巢家庭和伤残家庭,提供定期上门诊疗和心理疏导服务,提高其健康水平。

2缩小城乡收入分配差距。加强对“三农”政策的扶持力度,推动城镇化进程,发挥城镇对农村的带动作用,加快农业现代化进程,提高农民的生产效率,拓宽农民的收入来源,不断提高农民收入。改革税制,对于收入过高的人员,征收房产税、财产税;提高个税起征点,降低低收入者的税负。发挥再分配的调节作用,明确帮扶对象,进行财政的转移支付。同时,在贫困地区实施“雨露计划”,提高贫困人口的素质和就业能力。发展农村金融业,普及农村金融服务,为农民的资金增值和农业融资提供新途径。

三、结论

2020年黑龙江省政府工作报告指出,确保现行标准下实现农村剩余贫困人口全部脱贫。但扶贫是一个持续性的过程,期间由于居民收入的普遍提高,相应的扶贫标准也必须提高,这可能会导致有些已经脱贫的居民再次回到贫困状态。因此,2020年不是黑龙江省扶贫工作的终点,以后扶贫工作的重点不应该在消除绝对贫困上,而是应当建立预防返贫的机制和缩小收入分配差距,使发展成果让城乡居民共享。

参考文献:

[1]张平,孙伟立,唐立兵乡村振兴战略背景下黑龙江省乡村社区基础设施建设问题及对策[J].八一农垦大学学报,2018(06).

[2]迟宝旭,刘家富黑龙江省农村贫困的现状与成因[J].中国科技信息,2008(04).

[3]洪松松教育扶贫必须杜绝因学致贫[N].社会科学报,2019-05-16

[4]汪三贵,曾小溪后2020贫困问题初探[J].河海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8(06).

[5]王芳论黑龙江省农村经济发展问题[J].农民致富之友,2018(12).

〔本文系哈尔滨商业大学大学生创新创业计划省级项目“关于黑龙江省物流扶贫的应用性研究”(项目编号:201810240095)阶段性研究成果〕

(吴国良,哈尔滨商业大学会计学院。王锦涛,哈尔滨商业大学财政与公共管理学院)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多笔记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uobiji.com/138504.html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虚假错误信息或任何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或更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