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学生意愿的西藏高校藏汉双语教学研究

基于学生意愿的西藏高校藏汉双语教学研究

[摘 要]对西藏高等农业院校在校藏族大学生的调查显示,学生普遍存在学习困难现象,汉语水平低是造成这一现象的主要原因。学生期望在大学课堂能采用藏汉双语教学,希望能够得到藏汉两种文字编写的教材。笔者建议学校今后逐步增设藏汉双语教学课程,强化藏、汉语语言学习,加强藏汉双语教学队伍的建设,积极编撰藏汉双语教材,开展藏汉双语教学研究,配套藏汉双语教学的相关政策,以提高教学质量,培养合格人才。

[关键词]农业院校;双语教学;藏语文

[中图分类号] G642.0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2095-3437(2019)01-0118-03

双语教学是基于使用不同语言(包括文字)的不同民族之间相互交流、相互学习借鉴而采取的包括探索其教育、教学规律在内的教学模式[1]。随着教育体制和教育教学改革的逐步深化,我国各民族高校在实施双语教学方面取得了有效进展。藏汉双语教学是藏族聚居地区针对民族学生采取的一种教学方法,它对提高教学质量、促进民族地区的教育发展、提高民族学生的汉语文水平具有重要作用。

在藏区,当前采取的藏汉双语教学模式大体有三种:一是以汉语为主的教学模式,即把藏、汉语文作为一门单独的课程开设,其余课程均使用汉语版教材,主要教学用语为汉语。二是以藏语为主的教学模式,即把藏、汉语文作为一门单独的课程开设,其余课程均使用藏语版教材,主要教学用语为藏语。三是完全用汉语授课的教学模式[2]。

西藏高等农业院校当前采用的教学模式属于第一种,即把藏、汉语文作为一门单独的课程开设,其余课程均使用汉语版教材,主要教学用语为汉语。建校40余年来,我校采用这一教学模式为西藏自治区培养了大量人才。但随着近年来高等教育的快速发展以及学生学习诉求的多样化,教学模式与社会需求、教学模式与学生诉求等方面的矛盾越发突出,出现学生学习兴趣低,补考率高等现象。因此,有必要对现有双语教学模式进行改革,以适应新时代培养各类优秀人才的社会需求。而如何改革,改什么,不仅取决于人才市场的需求,也取决于学生的兴趣与爱好等因素。

为此我们在2017年3月对西藏农牧学院186名藏族大学生进行问卷调查和个别访谈,试图了解藏族大学生对现行藏汉双语教学模式的态度,了解他们的学习意愿,从而分析和评价现行双语教学模式,并提出双语教育模式改革的政策建议。

一、调查对象和方法

调查对象是西藏农牧学院的藏族大学生,共186名,其中男生77人,女生109人;一年级学生33人,二年级121人,三年级学生28人,四年级4人;来自西藏自治区的学生182人,来自内地其他藏区的学生4人;父母均为藏族的学生有183人,父母中有1人为藏族的学生有3人。

本次调查采用问卷调查法和访谈法。调查问卷编排后,召集多名学生进行预测,并修改了部分问题,最终形成正式问卷。调查时,向被调查者说明本次调查的目的、意义,鼓励学生大胆真实回答,以无记名的方式填写问卷。调查的同时,还与个别学生进行了访谈,汇集了大量信息,有助于深层次了解藏族大学生的学习状况和他们对大学教学模式的期望和建议。

二、调查结果与分析

(一)藏族大学生汉语水平及目前学习状况

1.掌握汉语的程度

在被调查的186名藏族大学生中,有80人认为自己能够熟练进行汉语听、说、写,占被调查人数的43%;其余106人都表示自己在汉语的听、说、写方面存在问题,占被调查人数的57%。

西藏农业院校的学生绝大多数来自农村牧区,家庭语言环境为纯藏语环境,到农村特区小学阶段学校才逐步开设汉语言课程,因此学生汉语水平普遍较差。

2.目前学习状况

被调查学生中,183人认为自己学习大学课程(纯汉语授课)有困难,占被调查人数的98%,仅有3人认为自己学习大学课程没有困难,占2%。当被问及造成自己学习困难的原因时,183人中有74人认为是因为汉语水平低造成自己学习困难,占学习困难人数的41%;有37人选择因为课程太难导致自己学习困难,占学习困难人数的20%;另有72人认为是其他原因造成自己学习困难,占学习困难人数的39%。

从调查结果看,现行教学模式下,几乎全部藏族大学生存在学习困难现象,说明现行教学模式已经不能很好地适应新时代西藏高等教育的需要。造成这一现象的最主要的原因是藏族大学生的汉语水平低,不能适应纯汉语授课环境;其次是大学课程难度大,学生不能吸收消化课程内容。

(二)藏族大学生对学习汉语的态度

186名学生中,有175名学生认为在当今社会有必要掌握两种以上的语言,占被调查人数的94%;仅有7名学生认为没必要,有4名学生选择了“其他”。在被问到“汉语授课是否有助于提高汉语水平”时,有172人持肯定态度,占被调查人数的92%;仅有5人认为汉语授课对提高汉语水平没有帮助;有9人选择了“其他”。

藏族大学生普遍认同汉语学习,认为当今社会有必要掌握两种以上语言,而且认为汉语授课有助于提高汉语水平。

(三)藏族大学生期望的教学方式

1.藏族大学生期望的课堂授课语言

有116名學生认为课堂上采用藏汉两种语言教学效果好,占到被调查人数的62%;选择课堂采用单纯汉语或藏语教学的分别有45人、23人,占被调查人数的24%、12%;有2人选择了其他方式,占2%。186名学生中,有47人认为在藏汉双语课堂教学中应采用“藏语为主汉语为辅”的模式教学,占到25%;有62人选择“汉语为主藏语为辅”,占到33%;有77人持“藏语汉语各一半”的态度,占到42%。

一半以上的藏族大学生期望大学课程应该采用藏汉双语教学,认为这样的方式教学效果好。学生对藏汉双语课堂中藏、汉两种语言的使用比例没有明显的偏好。

2.藏族大学生对课堂藏语言的期望 被调查的186名藏族大学生中,有108人日常生活中使用拉萨话进行交流,占到58%;有54名学生在日常生活中使用其他藏语方言(日喀则、山南、阿里、那曲)交流,占29%;22名学生日常交流使用藏语康巴方言,占12%;有2名学生使用安多方言交流,占1%。对藏汉双语教学,有163人表示希望藏语授课教师使用标准的拉萨话,占到被调查人数的88%,其次有15人希望课堂教学使用康巴方言,占8%,7人希望使用其他方言,占3%,1人希望使用安多方言,占1%。

调查结果显示,藏族学生对藏语普通话——拉萨话的认同程度高,绝大多数学生希望课堂教学的藏语言为拉萨话,仅有较少的学生因为日常生活当中没有使用过拉萨话,而希望课堂教学使用自己家乡方言。

3.藏族大学生对大学课程教材的要求

有140人认为应该选择藏汉两种文字编写的教材,占被调查人数的75%,选择只用藏文或汉文编写的教材的学生分别有17人、25人,占到被调查人数的9%、14%,另有4名学生选择其他模式教材。

大部分学生希望能使用到藏汉两种文字编写的教材,认为这样的教材对于学生学习有较大帮助。

(四)藏族大学生接受藏语教学的信心

调查结果显示,有138名学生认为自己能够熟练听、说、写藏语文,占被调查人数的74%;有37人表示虽能够熟练听、说,但是书写较差,占被调查人数的20%;有6人“勉强能够听、说、写”,仅占3%。186人中,有99名学生表示自己适应藏语授课“没问题”,占53%;有74名学生选择了“有一点困难,但可以克服”,占40%;仅有11名学生认为自己接受藏语授课“比较困难”,占6%;有2名学生选择了“其他”。

绝大多数学生对接受藏语授课信心充足,只有少部分学生认为自身藏语文水平有限,适应藏语授课比较困难。

(五)藏语教学工作面临的问题

在“您认为目前藏语教学工作面临的主要问题是什么”的调查中,被学生选择频率最高的是缺少教师,其次是教材不能配套和无扶持政策。这如实反映了目前开展藏汉双语教学的切实困难。就西藏农牧学院而言,全校专任教师中仅有不到四分之一的藏族教师,全校除藏语文外,无一门课程有配套藏文教材或藏汉双语教材,学校鼓励教师采取多种方式开展教学活动,提高教学效果,但未形成扶持藏汉双语教学的政策。

三、结论及建议

(一)结论

西藏高等农业院校的藏族大学生几乎都认为自己学习大学课程有困难,大部分学生认为自己汉语水平低,存在听、说、写方面的问题,不能理解教师所讲内容,是造成学习困难的主要原因。藏族大学生普遍认为在当今社会有必要掌握两种以上的语言,并认同汉语授课有助于提高汉语水平。

绝大多数藏族大学生期望在大学课堂能采用藏汉双语教学,认为这一教学方式会取得较好的教学效果,但对藏汉双语课堂中藏、汉两种语言的使用比例没有明显的偏好。八成以上的学生希望藏语授课教师使用标准的拉萨话,仅有较少的学生因为日常生活当中没有使用过拉萨话,而希望课堂教学使用自己家乡方言。七成以上的藏族大学生认为大学教材应该选择藏汉两种文字编写,认为这样的教材对于学生学习有较大帮助。

尽管有近三成的学生认为自己在藏语文听、说、写方面存在一些问题,但九成以上的学生认为自己能够适应藏语授课,信心充足。但也有部分学生,由于来自民族杂居地区和其他因素,觉得接受藏语授课比较困难。

学生认为目前藏语教学工作面临的主要问题是缺少教师、教材不能配套和无扶持政策。

(二)建议

西藏高等农业院校采用的教学模式是把藏、汉语文作为一门单独的课程开设,其余课程均使用汉语版教材,主要教学用语为汉语。大部分藏族学生汉语水平低,学习存在困难,因此很多藏族教师在教学中,除使用汉语言进行教学外,还对难点、重点内容辅以藏语进行阐述、解释,以帮助藏族学生理解掌握相关知识[3]。这些在实践中摸索出的经验,为我们进行藏汉双语教学指明了方向。今后应在以下几個方面着手改革教学模式:

1.逐步增设藏汉双语教学课程

日常教学中,虽然部分藏族教师在汉语授课的同时,使用藏语加以阐述、解释,但全面开展藏汉双语教学还不成熟。一方面,各专业学生实行藏汉族混合编班,这有利于学生之间相互交流、学习,但也给教学工作带来了一定的困难。另一方面,西藏高校藏族教师数量少,多数有内地受教育背景,但藏语文水平有限,还不具备藏汉双语教学的能力。建议今后在公共基础课教学中,在现有分级教学的基础上,在个别课程或个别教师的课程实行藏汉双语教学试点,待条件成熟后,逐步增加藏汉双语教学课程,甚至设立藏汉双语教学专业。学生可根据自身情况选择藏汉双语教学或汉语教学,增加学生学习的选择性,提高学生学习适应性。但切忌单纯使用藏语言教学,要避免造成学生汉语言运用能力的下降,不要增加今后工作、学习的难度;切忌搞一刀切,要根据每一位藏族学生藏汉语文水平,由学生自由选择是否接受藏汉双语教学。

2.强化藏、汉语语言学习

实行藏汉双语教学改革不是削弱汉语言在教学中的地位,也不是刻意强化藏语言学习。当今社会汉语已成为我国各民族共同交往的通用语言,汉语文是最新、最快、容量最大的信息载体,成为知识和科技情报最丰富的信息库。在西藏,藏语言是日常工作、生活、学习的主要用语,是使用人口数量最多,通行范围最广的语言。藏、汉语具有同等重要的地位。

调查结果显示,西藏高等农业院校大部分藏族大学生不同程度存在藏汉语水平低,运用能力差的问题。为此,有必要增设藏语文和汉语文课程,针对藏族学生藏语文、汉语文掌握程度的差异性,在已有分级教学的基础上,细化分级,设立不同教学目标,有针对性地进行教学,使每一个学生的藏汉语水平都有提高。

3.加强藏汉双语教学队伍的建设

教师是双语教学的组织者与实施者,教师队伍的素质与水平是教学稳步提高的关键所在,建设一支具备藏汉双语能力的教师队伍是实行藏汉双语教学的关键。今后要进一步加强藏汉双语教学队伍的建设,逐步提高藏族教师藏、汉语水平和专业素质,形成良好的学术梯队。

4.积极编撰藏汉双语教材,开展藏汉双语教学研究

藏汉双语教材易于学生自学,可以提高学生的双语文化水平。建议在使用现有汉文教材的同时,加入藏文注释,并逐步编撰藏汉双语教材、辅导材料、工具用书,如《专业术语藏汉语对照手册》。

积极开展藏汉双语教学研究,不断总结、提炼双语教学经验,规范和发展藏汉双语教学。

5.配套藏汉双语教学的相关政策

藏汉双语教学作为一项系统工程,它的改革需社会各方共同努力,国家、西藏自治区、学校应配套相关政策,鼓励和培养藏汉双通教师,为他们的学习、培训提供机会和优惠条件,鼓励教师对藏汉双语教材和图书进行编撰,鼓励教师积极开展藏汉双语教学的研究和实践。

四、不足

调查中发现,有近40%的学生认为造成自己学习困难的原因,是除汉语水平低和课程难度大以外的其他原因,但问卷没有对此进行针对性设计,未能就这一问题做深入分析,有待以后研究。

[[ 参 考 文 献 ]]

[1] 卓玛草.“藏汉”双语教学模式初探[J].西北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3(5).

[2] 扎洛.藏区藏汉双语学生类型及学校类型研究[J].青海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8 (6).

[3] 白玛卓嘎,郭健斌,米彦.关于西藏农业高校藏汉双语教学改革的几点思考[J]. 教师,2008(8).

[责任编辑:钟 岚]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多笔记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uobiji.com/138390.html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虚假错误信息或任何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或更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