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章程视域下二级学院治理模式反思与重构

大学章程视域下二级学院治理模式反思与重构

[摘 要]随着全国各大高校逐步实施教育体制改革,高校内部的二级学院治理模式受到重大影响。出现功能偏离现象的行政体系不仅降低了学院的行政效率,也削弱了学院的治理效果。基于此,在大学章程视阈下,高校应对二级学院治理模式进行反思重构,要详细分析目前大学章程视阈下二级学院治理模式存在的问题和原因,在对此进行反思的基础上寻找解决途径,完成对二级学院治理模式的重构。

[关键词]二级学院;高等教育;治理模式;创新;

[中图分类号] G642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2095-3437(2019)01-0192-03

随着社会经济飞速发展,人们生活水平不断提高,对文化教育的要求也不断提高。改革开放以来,我国高等教育实现了大众化,受众比率不断增大,培养出了大量活跃在社会各领域的杰出人才。然而社会日新月异的发展要求高等教育必须不断适应新的社会环境,适应全新层次水平的要求。为适应社会发展进程,适应人们不断增长的文化需求,我国教育体制也一直在不断进行改进和自我完善。

配合教育体制的不断革新,作为高等教育的实践基地,高等院校治理模式的改革势在必行。二级学院作为大学管理体系的基础部门体系,其管理方法的选择直接决定了学院的行政效率和学院的整体管理效果,进而影响整个现代大学制度的构建[1]。二级学院的管理体制不完善,会拖慢学院的行政效率,降低学院整体管理效果,而建立优良的二级学院管理体制则能大大加快学院的行政效率,维护良好的学院整体管理效果。对二级学院进行科学管理能使整个现代大学的管理水平得到进一步提高。进一步完善我国现代大学制度,必然以完善二级学院管理方法为基础。

目前我国高校二级学院的治理模式依然存在诸多问题,这些问题随着高等教育的不断发展而愈加凸显。这些不足体现在多领域多方面,既包括外部环境的影响,比如政府对大学内部管理的过度干涉,也包括其内部的因素,例如大学内部行政权力与学术权力之间的失衡,甚至包括作为二级学院内部管理和教职人员的自身因素,比如管理人员推卸责任、主体意识淡薄,教授学者等追名逐利、缺乏正确的思想道德建设等。想要改善高校教育体制现状,应当以二级学院的管理方法改进为切入点和突破口。只有对现存的二级学院管理方法进行深刻反思,有效解决其中存在的问题,才能进一步促进高等院校教育的完善,保证高等教育的稳定发展。

一、大学章程视域下二级学院治理模式反思

二级学院目前使用的管理方式所存在的现状和问题是由很多方面因素综合影响的结果,包括外部环境的影响,也有其内部管理失当的因素,其中最核心的问题包括以下几类。

受传统官僚主义思维影響,二级学院相关领导人员的干部官僚化思想严重。二级学院领导人员习惯于将下达指示作为领导工作的主要内容,而不关心具体事务的实施。这完全违背了高校为减轻学校行政管理的压力成立学院,赋予学院切实行政权力的初衷。现实实践中,大多高校的二级学院都只是在充当派出机构或行政下属的角色,机械性地将高校和相关职能部门下达的要求或决策传达给下一级别职能部门。学院领导人员没有经过独立思考,不关心学院的现实状况和发展未来,只单纯进行上传下达的工作,推卸自身的管理责任,在学院治理过程中基本上只有转述和参会的职能,而没有成为真正的行政管理中心[2]。

而这种相关领导人员的官僚化思想通常还会导致二级学院治理模式的经验主义倾向严重。目前我国大多高校的二级学院在实际进行决策时通常采取集体表决甚至直接以惯例为准的做法。大多二级学院的领导者在进行决策时都直接跳过调研这一关键步骤,在这种情况下,很多二级学院重要事务的决策往往因为没有经过实际调查而脱离实际、可行性极差。这样的风气蔓延开来,致使整个管理层都丧失了外出调研的热情,不仅容易造成决策失误,而且无法准确了解学院具体情况,无法针对学院的实际情况提出相应解决方案,只会照搬照抄,长此以往,可能造成非常混乱的后果。

虽然现代化治理要求政府简政放权,但各高校还不能完全脱离对政府管理权、财政权、评估权的依赖。另一方面很多高校过于重视在大学排行榜上的排名位次,原本这种评价体系的建立目的是为促进各大学全面发展、鼓励各高校不断追求更高的科研成果,然而现在这种评价体系不仅没实现提高办学质量、鼓励创新、发展学术水平的初衷,反而成为各高校、部门、个人为争抢科研资金机械完成量化指标的原因。为了争抢排行榜上较高的位次排名,各高校制定出相应的任务列表,再将列表上需要完成的论文数目、科研试验发现等工作分配给各位教授学者,将完成这些硬性分配的指标作为对教职人员课业表现的重要指标,甚至与薪酬或相关嘉奖挂钩。为完成这些指标,一些学者忽视了学术追求上的严谨性,一味贪多求快,忽略了所完成科研试验或论文成果的质量精良性。

在目前阶段,大学章程的设置并不完善,不能完全适应现代大学治理实际需要,广泛存在着行政权力对学术权力的干涉问题。面对政府支配性的强势地位,面对学校排位竞争压力,面对相关科研发展资源的稀缺,在利益和压力双重驱动下,在某些高校中甚至出现了权力寻租、权钱交易等腐败行为。一些学者出于个人对名利的追求,为获得更多科研资金或更高职称和教师考核评价,粗略应付科学研究,粗制滥造实验成果,在创作论文时投机取巧,简单罗列相关资料,东拼西凑。这种只追求数量,不追求质量的二手资料的重复堆砌,不仅造成学术风气浮躁、学术精神僵化、学术成就停滞,还造成了社会财力、人力巨大浪费。一些学者为了尽快取得成果,对实验数据弄虚作假,或是未经过反复检验就大致估算结果了事,不仅会影响该领域后续的研究工作顺利展开,对整个研究领域的未来发展造成阻碍,这种错误的实验结果应用于建筑领域会严重影响基础设施建设的稳定性和安全性,如果应用于医学界甚至可能会引起极大副作用,威胁人的生命健康,对社会造成极大危害。学术界的理论和科学研究是社会其他领域得以发展的基础,只有保证学术界的端正性,才能有力促进社会进步发展。 二、大学章程视域下二级学院治理模式重构

针对以上提出的诸多问题,要想对二级学院治理模式进行改善,同样需要从外部环境和内部因素多角度进行分析,对症下药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才能设计出合理的治理模式重构方案。

就外部环境而言,首先要处理好政府公权力和高校内部行政权力之间的关系。目前我国政府也在加快步伐推进政府职能转变,在各个领域实施简政放权政策。在教育领域也是一样,应当尽快推进政校分开、真正实现大学的独立自主办学。政府应当尽可能保证大学自主办学的独立性,保证大学自行处理内部行政事务,也能独立自主追求学术成就 [3]。高校的良好运转发展依然要依靠政府的大力支持,依靠政府提供的财政拨款。但是对于一些科研项目、科研课题的申报,这些课题的评审、相关经费的分配、项目的检查与审核,应当引入第三方机构进行监督,例如一些专业学会或学术团体等。一方面这些行业协会在专业背景方面更富有经验,能更准确的分析评估项目的所需资源和重要程度,另一方面来自第三方的监督有利于保证整个流程的公正性,从根源上解决政府权力对科研项目经费的不合理干预,防止人情交易或者贿赂腐败等问题的发生。政府应该坚守科学管理的原则,尊重学术内在规律,严格限制自身权利范围,尽可能约束自身权利。不干涉除外部监督和相关服务供给之外的其他方面。

除了政府公权力与院校内部行政权力之间的矛盾,还要处理好学院内部行政方面和追求学术方面之间的矛盾。任何的机构组织都必然存在行政管理机制,而在这种管理机制下必然存在着层级划分和行政权力。目前我国高等院校中行政权力相比学术权力仍然占据主导地位,想要解决行政权力的随意干涉,让学术评价远离行政权力,需要尽快明确界定学院内部的行政管理职能和学术追求权力之间的界限,才能有效防止行政权力对学术的不合理干涉。想要界定学院内部的行政管理职能和学术追求权力之间的界限,需要对行政权力进行严格限制,制定权力清单。行政权力的初衷应当是为学术权力服务而非对其产生限制和束缚,提高管理水平和服务效率,对冗余的机构和人员设置进行重新安排分配,不仅有助于树立良好工作作风,而且有利于促进学术自由发展。例如教授学者等参与行政的问题,虽然作为大学组织中极其重要的参与者,大学的现代化民主管理不能离开大学教授学者的参与,教授学者也理应拥有行政事务的知情权,但知情并不代表教授学者可以取代行政人员,教授学者不应全程参与行政决策和执行,一旦教授学者参与行政管理,同时拥有分配各种资源的行政权力和进行科学研究的学术权利,行政权力和学术权力的界限也就难以分清,教授学者就会成为既得利益的享受者。要改变这一状况,需要从观念上克服“学而优则仕”的传统思想误导,一方面需要相关部门加以正确引导,让学者专心向学,行政者一心执政,各司其职;另一方面需要知识分子本身端正自身思想态度,不追名逐利,追求更高的思想精神境界。

对二级学院治理模式进行重构,需要在现代大学章程视域下对现存的二级学院治理模式进行创新,例如强化二级学院主体地位。对现存的二级学院治理模式进行创新必须强化二级学院自身的主体意识。大学独立自主办学是适应现代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从世界各国的教育体制改革经验来看,独立自主办学是高等教育改革完善和发展的必然趋势,我国教育体制改革也必然经历由控制走向协调,以治理代替管理的发展过程。为进一步扩大办学自主权、激发办学活力,促进我国大学教育体制改革向现代转型的激励措施,下移管理重心至高校二级学院势在必行。从政府与各高等院校之间的关系而言,二级学院的角色愈加重要,从大学自身内部功能分配而言,二级学院也应积极承担起自己的責任和义务[4]。强化二级学院的主体地位,能进一步完善学校整体的管理制度,从而实现教育体制改革的发展。在对二级学院进行评价时,应当根据各个二级学院的具体情况,采用开放包容的态度,在保留院系自身特色的基础上,用其所长避其所短,充分发挥其自身优势。

大学文化是社会文化的核心缩影,它应当代表更高水平的知识蕴含、更高水平的思想境界、更高水平的文化素养、更高水平的道德修养,它应当是社会先进文化的杰出代表,是大学治理体制的引领动力和内在支撑[5]。一方面二级学院要加强思想道德建设,定期对教职人员进行思想教育,对腐败贿赂等行为绝不姑息,设置相关惩戒制度以警戒不良风气的倾向,同时对专心向学或勤奋工作的教职工进行奖励,在薪酬等方面的待遇设置上可以根据实际情况进行调整。另一方面教职人员也应端正自身态度,坚守朴素、赤诚、奉献的本心,敬畏道德、敬畏真理,无论身处什么工作岗位都尽心尽责,尽己所能地为大学、为社会做出自己的贡献。只有教职人员坚守本心,学院完善各类规章制度奖罚分明,才能有效改善学风、教风、干部作风,营造向上的二级学院治理模式。

二级学院模式的重构,必须以学术自由为核心。无论面对政府公权力与院校内部行政权力之间的矛盾,还是学院内部的行政管理职能和学术追求之间的矛盾,学术自由是不可让步的核心条件。学术创新和学术水平的提高永远不能离开对真理、科学的追求,创新二级学院治理模式,必须平衡行政管理职能和学术追求之间的矛盾。针对这一问题,可以在二级学院组织不参与行政管理的学者教授,建立专门的学术研究会,专门保障学术权力不受行政权力侵犯。由各学院成立的学术研究会负责教职人员工作评价、负责整体的相关资源分配等,行政人员退出学术水平鉴定、学科建设规划审定等工作,一方面更加专业的人员做出的评判更有说服力,这样的评判也有利于更加公正地分配资源,另一方面学术研究会的成立也更有利于维护学术权力不受行政权力侵犯,更好地维护学术自由与独立。

三、结束语

本文对现阶段大学章程视域下二级学院治理模式进行了反思,从多角度分析了这一模式存在的问题,针对问题提出解决方案,从外部环境和内部条件全方位进行改变,尝试对二级学院治理模式进行重构。希望本文的研究能够促进对目前的大学章程视阈下二级学院治理模式的反思,为这一模式的改善和重构提供理论依据。

[[ 参 考 文 献 ]]

[1] 韩梦洁. 调整校院关系推进学院治理现代化——“二级学院治理:权力运行制约与监督”学术研讨会综述[J]. 中国高教研究, 2017(1):18-20.

[2] 江涛, 张磊. 创新与协调:高校二级学院治理路径研究[J]. 现代教育管理, 2017(2):18-22.

[3] 贾国栋, 王珠英, 刘力,等. 突出大学自主办学目标,强化外语教学校本特色——中国人民大学大学英语教学方案[J]. 大学外语教学研究, 2018(3):10-15.

[4] 步献新, 王春明. 二级学院管理体制下研究生党建工作的调查与思考–以安徽师范大学为例[J]. 吉林广播电视大学学报, 2017(2):26-27.

[5] 张继明, 余敏. 论现代大学制度建设中的大学文化治理——基于社会学新制度主义的视角[J]. 中国地质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7(5):154-162.

[6] 宣勇,钟伟军.论我国大学治理能力现代化进程中的校长管理专业化[J]. 高等教育研究,2014(8):30-36.

[7] 徐显明. 大学理念论纲[J]. 中国社会科学,2010(6):36-43.

[8] 朱蓉蓉. 把握权力边界是建立现代大学制度的关键[J]. 许劲松,中国高教研究,2010(8):38-40.

[9] 韦希. 从“党政共同负责”管理体制到“党政教共同治理”权力结构——关于高校二级学院(系)新型治理结构的构想[J]. 国家教育行政学院学报.2015(3):17-22.

[10] 赵哲,宋芳.高校二级学院自主管理的调查与对策——以辽宁24所本科高校为例[J]. 教育评论,2014(6):15-17.

[责任编辑:刘凤华]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多笔记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uobiji.com/138277.html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虚假错误信息或任何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或更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