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名特优新农产品发展现状及对策

全国名特优新农产品发展现状及对策

摘要发展名特优新农产品对于贯彻落实质量兴农、绿色兴农和品牌强农战略有着重要作用。本文在分析全国名特优新农产品发展现状、现阶段检测机构及产品名录分布情况的基础上,探究制约其发展的因素,并从加强宣传力度、完善标准规范、明确支持政策及放宽规模限制等方面对全国名特优新农产品进一步发展提出相应的对策

关键词名特优新农产品;现状;制约因素;对策

中图分类号F323.7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7-5739(2020)16-0199-01

实施全国名特优新农产品名录收集登录工作,对于实时了解地域特色农产品信息,促进农产品产销对接,及时指导生产和引导消费,满足公众对安全、优质、营养、健康农产品需求有着重要意义。2013年,农业农村部启动全国名特优新农产品目录征集,制度设计是每2年征集发布1次目录,有效期2年。2013年发布679个产品目录,2015年发布741个产品目录,2017年发布696个产品目录。2018年农业农村部农产品质量安全中心印发了《关于继续探索开展全国名特优新农产品名录收集登录工作的通知》,下发了《全国名特优新农产品名录收集登录规范》和《首批全国名特优新农产品营养品质评价鉴定机构名单》,不断推进该项工作,近2年得到了长足的发展。

1全国名特优新农产品的现状

1.1营养品质鉴定机构情况

截至2020年3月底,全国共有名特优新农产品营养品质评价鉴定机构82家(图1)。其中只有1个鉴定机构有资质鉴定黑龙江省、江西省、陕西省、四川省、西藏自治区、广西壮族自治区、安徽省、贵州省、青海省、山西省、云南省等11个省份。虽然黑龙江省、江西省、陕西省、四川省、西藏自治区等5省份只有1个鉴定机构,但品类覆盖较全;其他只有1个鉴定机构的省份检测品类上覆盖不全,可能会对之后发展名特优新名录产品有一定的影响。

1.2名录产品申请现状

截至2020年3月底,全国共申请名录产品400个,均为2019年四季度分4个批次进行的申请,具体申请数量分别为88、34、122、156个。各批次申请产品的生产规模如表1所示。

1.3各省份名录产品分布情况

现有申请名录产品主要分布在15个省份,其中河南、内蒙古、广东等省份通过名录申请的产品较多,分别有116、85、67个(表2),各申请省份的申请规模如表3所示,申请类别上偏重于种植类产品。

为推进全国名特优新名录申请工作,农业农村部农产品质量安全中心不断完善相关制度规范,在2019年12月推出了《全国名特优新农产品营养品质评价鉴定规范试行版》,为全国名特优新的鉴定机构提供了指导方向,也進一步规范了营养品质鉴定过程及指标选择等问题。2020年2月,进一步修订了《全国名特优新农产品名录收集登录规范》,增加了获证后的日常管理及年度确认细节等问题。

2制约名特优新发展的因素

2.1宣传力度不够

首先,对名特优新农产品的内涵发展及相应申请要求流程等业务知识的宣传不够,导致一些省市重视程度不高,申请的积极性和主动性不强;其次,对名特优新品牌影响力的宣传不够,导致其知名度有限,市场消费引导力不强[5]。

2.2支撑标准不足

现阶段支撑名特优新农产品申请工作的有《全国名特优新农产品名录收集登录规范》及《全国名特优新农产品营养品质评价鉴定规范试行版》,对于如何评价申请单位及产品的品牌价值及知名度等相应的评价体系标准规范还有所缺乏,申请后监督管理方面也没有相应的规范要求,这导致工作的规范性科学性不强。

2.3政策支持不明确

首先,在费用方面,申请名特优新农产品过程中,营养品质评价鉴定需要一定的费用。目前,有的省份此项费用由地市级相应工作机构支付,有的由省级工作机构支付,对此尚未有统一的政策引导。其次,在补贴方面,对于申请到名录产品的申请单位,也还没有相关补贴政策用于引导加强宣传等。

2.4规模要求不灵活

目前,《全国名特优新农产品名录收集登录规范》中对申请名录的农产品最小生产规模有具体的要求,如粮油作物生产规模要求650 hm2以上,大宗果品要求200 hm2以上。但这对于农业规模较小的省市,如北京、上海等,在申请上受到了一定的限制,也导致一些有特色但在规模上达不要求的农产品无法申请名录产品[6-7]。

3提升名特优新农产品发展对策

3.1加大宣传力度,扩大品牌影响力

首先,加大专业知识、业务工作的培训,加大相关机构工作人员能力水平,使名特优新相关工作更快开展;其次,加大展会宣传力度,借助中国农产品质量安全网等公共平台,以及相关微信公众号推送等,加大宣传推介、扩大品牌的影响力。

3.2完善标准规范,提升工作科学性

进一步规范申请时间、流程、内容以及申请后的监督管理等工作,并结合实际工作情况,发布相应的知名度等评价体系规范类标准,不断完善相关内容,使此项工作更加科学规范。

3.3明确支持政策,提高申请积极性

适时出台相应支持政策,明确费用的支付单位,申请后的补贴政策等。政策的倾斜可减轻申请负担,提高申请的积极性。

3.4放宽规模限制,丰富产品品类

对于一些农业规模较小的省市,如北京、上海等,适当地放宽对生产规模的要求,挖掘更多特色产品,扩大名录产品数量,引导市场消费,为广大消费者提供更多优质特色农产品。

4参考文献

[1] 黄雅凤,赵梦璐,李永革,等.浅议全国名特优新农产品名录收集工作[J].农村.农业.农民(B版),2019(5):50-51.

[2] 姚文英,张锋,黄玉萍,等.我国名特优新农产品发展策略研究[J].农产品质量与安全,2019(6):3.

[3] 陈松,钱永忠,王为民,等.我国农产品质量安全追溯现状与问题分析[J].农产品质量与安全,2011(1):50-52.

[4] 黄罡,石道元.重庆农产品信息资源平台构建与研究[J].中国商论,2017(2):103-104.

[5] 张锦平,范英敏,张作丹.加快广东名特优新农产品发展 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J].南方农村,2018,34(2):8-13.

[6] 谢合平.湖北·宜昌3个柑桔品牌入选2015年全国名特优新农产品目录[J].中国果业信息,2016,33(1):42.

[7] 柏斌.云南·12个果品类产品入列全国名特优新农产品目录[J].中国果业信息,2016,33(5):49.

基金项目上海市科技兴农项目“特色绿叶蔬菜生产加工产业链品质提升和示范应用”(2019-02-08-00-02-F01153)。

作者简介李瑞红(1985-),女,河北邯郸人,硕士,中级农艺师。研究方向:农产品品牌及体系建设。

通信作者

收稿日期2020-04-22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多笔记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uobiji.com/129514.html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虚假错误信息或任何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或更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