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多笔记首页
  2. 读书笔记
  3. 优美诗词

菩萨蛮蕊黄无限当山额翻译赏析

菩萨蛮蕊黄无限当山额翻译赏析

菩萨蛮·蕊黄无限当山额》作者为唐朝诗人温庭筠。其古诗全文如下:

蕊黄无限当山额,宿妆隐笑纱窗隔。相见牡丹时,暂来还别离。

翠钗金作股,钗上蝶双舞。心事竟谁知?月明花满枝。

【前言】

《菩萨蛮·蕊黄无限当山额》为南唐词人温庭筠所作。描写了相聚的短暂和离别的匆匆,抒发了主人公无限的怨恨与惆怅。

【注释】

①蕊黄:即额黄。古代妇女化妆主要是施朱傅粉,六朝至唐,女妆常用黄点额,因似花蕊,故名。

②宿妆:隔夜的妆饰。

③隐笑:浅笑。

④牡丹时:牡丹开花的时节,即暮春。

⑤暂:刚、时间短。暂来:初来、才来、刚来。

⑥翠钗:以翡翠镶嵌的金钗。股:钗脚。

⑦蝶双舞:钗头所饰双蝶舞形。毛本作“双双舞”,鄂本、汤本均作“双蝶舞”。

【翻译】

她的额头上还留着前夜的蕊黄,隔着纱窗隐隐浅笑。主人公与情人在牡丹花开时节相见,可是刚刚见面又要匆匆离别。翠玉钗以黄金作股,钗上装饰的蝴蝶双双起舞。蝴蝶成双让主人公更感到孤独,她不由产生了怨恨之情。可是他的心事有谁知道呢?皎洁的月光照耀下,庭院里只有繁花开满了枝头。

【赏析】

这首词写思妇离情,是特意表现那种“乍别”后的情思。

上片,写人、记事。开头即写初次相会时的突出印象,旨句“蕊黄无限当山额”,先从女子的额妆入笔,写出唐时流行的妇女妆饰美,由妆饰美,映托出女性形象美。下接次句,“宿妆隐笑纱窗隔”,写美人慵懒、怨淡的情态。宿妆,谓隔夜妆、残妆,此处“宿妆”,亦在昭示女子晨起未理新妆,一副无情无绪的慵懒之状。“隐笑”二字,指笑意收敛、隐褪不显,表达一种忧苦、怨淡的表情。

“相见牡丹时,暂来还别离”二句,叙写相见旋别情事,有“相见何迟,相别何速”之意,点到“离情”的题上来。”相逢牡丹时”一语双关,牡丹既是说花,也是说人,都是最美的青春时节。然而,好花不常开,好景不常在,词人借用一个“暂”字,再清楚不过地表明“相见”时间之短暂;紧接又着一“还”字,表明离去匆匆。而在此之前“相见牡丹时”的欢笑与种种美好的情事,伴随着“暂来还别离”的词句倏然远去,引起后面无限的伤感。

下片,写饰物、写美景,烘托“别离”的情思翠钗,是翠玉镶嵌之金钗,闪烁着金黄碧绿的光泽,非常美观。股,是钗的一部分,以金作股,可见其贵重。古代情侣分别女子常常掰钗为二,二人分执,以表相思,盼望重合。词人以重笔描摹“金作股”的妇女头钗,不单单是追求词句精致的装饰美,其深层的意蕴还在于以金钗暗示二人“似金钿坚”的爱情,以及女子对爱情持守的坚定。蝶双舞,这是借助钗上装饰的双飞蝶,象征美女的脉脉芳心,同时也反衬她孤独的心境。从翠钗上双双蝶舞,感伤别后的情难再遇,勾起无限心事重重,不得平复。

“心事竞谁知?月明花满枝。”二句倒装.意谓对着当头明月的满枝繁花,也无从诉说她的心事。“心事”二字,承“暂来还别离”而来:女主人公因追忆往日爱情的欢乐,而更加剧对离人的相思之情,“竟谁知”三字透露着女主人公深深的叹惋。词情至此,已趋整合,这种无人知晓又难与人说的情感,再怎么表达也只能沉默。所以,最后一句,“月明花满枝”,表面上看,是在描写明月朗照、鲜花满枝春夜美景,而进一层,则是女子在夜深人静之时,只能对着空中明月和园中花枝,无声苦相思,良辰美景徒然虚设。以淡语收煞,融怀人的情思于眼前之景,意境凄迷。

这首词的创作,很典型地体现温庭筠追求一种隐约含蓄之美。作者选择具有丰富象征意义和暗示作用的“妆”与“饰”,来表达人物内心深隐情思。全词惟有结句一句是写景,也是以美景隐悲情,令人回味无穷。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多笔记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uobiji.com/122522.html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虚假错误信息或任何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或更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