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娴《流浪的面包树》的经典语录

张小娴《流浪的面包树》的经典语录
最佳答案

张小娴《流浪的面包树》的经典语录

有关张小娴《流浪的面包树》的经典语录

1.原来,人可以度过最无望的日子。抖落身上的灰雨,重披一身星光。

2.只是,当某些特别的日子降临,呼唤着记忆里甜美和沉痛的部分,人还是会感到苍茫和孤单。

3.「离别是没得练习的。」葛米儿说。是的,人生的乍然离别,常常杀我们一个措手不及。有谁能够为离别练习呢?倘若可以练习,便不会有那么多的眼泪和思念。

4.「你这种人,只会在自己的葬礼上才不会迟到!」蒂姝说。

「也许我害怕爱上另一个人之后会把他忘记吧。我却又害怕没法忘记他,那便永远没法爱上另 一个人。」我说。

5.爱是美丽的,但也是累人的,我多么向往一个人的自由?从此以后,无须在苦苦的思念里轮回。突

然间,我的身子轻盈了许多,我甚至在浴缸里唱起歌来。我决定了,以后只要别人来爱我,我不会再那么爱一个人了。我想象自己变成一个无情的女人。无情是多么绝美的境界?我再不会爱伤害,不会了。

6.我哑口无言。是的,他从来便是这样一个人,我为甚么不理解呢?从前我常常害怕他总有一天会悄

然无声地离我而去,去寻找那个虚缈的自己。

7.我以为我害怕的,是告别的时刻,原来,我同样害怕重逢。

8.我宁愿不知道你仍然活着,那样我会一辈子怀念你,一直相信跟你一起的日子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

9.时间对于要离开的人,总是太仓促了。当我知道自己有病的那一刻,我决定要唱着歌,走向人生的终点。在自己的歌声中离开,是多么幸福的离别?

10.我们终于能够和平共处,却已经没法回到从前的时光了。

11.每个早上,当我离家上班,无数生人打我身边走过,我才忽然明白了生命里的缺失。我以为爱情是一个人的事,对他的思念却无助地在心里千百次回荡。

12.岁月流逝,坟墓只是一个关口

有一天,我们都会相叙

我想你明白:最美好的爱,是成全

成全你去寻找你的快乐……

13.看着他低着头,凝神吹着歌,那些青涩岁月的回忆忽尔穿过岁月在我心中鲜明。

14.那一年,在布列塔尼,当夜空上最后一朵烟花坠落,我仰望飘渺的穹苍,恳求上帝,让我许一个愿:只要他一息尚存,我的爱是微不足道的, 随时可以舍弃。在天国与人间,请容我斗胆交换,只要他活着回来,我答应不再爱他。

15.离别纵然寂寥,我没有胆量不守信诺。

16.最美好的爱,是成全,我爱的人,又是否理解,我是卑微的小鸟,收起高飞的翅膀,用我的遗憾,成全了他的归来?

17.这是程韵和林方文的一段话,每次再读都会满脸泪水:

我以为我害怕的`,是告别的时刻,原来,我同样害怕重逢。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我站在书店的阳台上,突然听到寂静中的脚步声,我回头去,看见林方文就站在我面前。

「嗨!」他微笑跟我打招呼。

「甚么时候回来的?」

「昨天。」他说。

然后,他问:「这就是你的书店吗?很漂亮。」

「是吗?」我微笑。

「只有你一个人打理吗?」

「还有一个助手,他下班了。只有你一个人回来吗?」

他点了点头。

一阵沉默过去之后,他说:

「葛米儿说你现在很成功,她还说你在学中医。」

「这些算不上甚么吧?她跟你说了很多关于我的事情吗?」

「不,不是很多。」

「我没想过会在斐济见到你。」他继续说。

我冷冷地笑起来:「我也没想过。我以为自己见鬼呢!」

他一副理亏的样子,不吭声。

「如果不是给我碰见,你便可以一辈子躲起来了,真对不起。」

他还是不吭声。

我生气了:「你不觉得你很自私吗?你只需要跟大家说一声,你同样可以过新生活的。」

「那时我觉得不快乐,很想脱离以前的生活,没想那么多。」他抱歉地说。

「你以为其它人会快乐吗?你知不知道我多么自责?你知不知道那段日子我是怎么过的?我以为你永远不会回来了!」我喉头哽塞,说不下去。

「那个时候,我以为你不再爱我了。」他可怜地说。

我哑然无语,泪水涌出了眼睛。

「现在说这种话,不是已经太迟了吗?」我抹去脸上的眼泪。

我们沉默地对望着。终于,他说:

「躺在医院的时候,我很想见你,很想打电话给你,很希望能够再次听到你的声音。可是,我还是不应该破坏你的新生活。」

「你知道我会来的。」我哽咽着说。

「你来了,还是没法解决我们之间的差异。」他说,「我们从来没有办法好好相处。」

「那是因为你一次又一次欺骗我!我已经被你欺骗得够多了,包括这一次。」我恼怒地说。

「我以为只要我离开,对大家都好,你会忘记我。」

「林方文,别说得那么冠冕堂皇,你只是为了你自己。」

「假如我没法了解自己,我也没法了解你。」他说。

「你现在又何尝了解?」

「至少,我对爱情多了一点了解。」

「你了解甚么?」我讪乩地笑起来。

「爱便意味着成全。」他说。

「啊!是的,多谢你成全我,你让我知道,没有了你,我仍然可以活得好好的!你让我知道,当别人对我残忍的时候,我要更爱我自己!你让我知道,我所爱的那个人从没有我以为的那么爱我。」

「我爱的。」他说。

「废话!你已经爱着另一个人了!」

「我只是想要过另一种人生,想要忘记你。」

一阵自哀自怜涌上心头,我凄然说:「你走吧。反正,你是为了葛米儿回来,不是为了我回来。你说得对,你实在也不应该破坏我的新生活了。」

他无奈地望着我。

漫长的沉默里,我们只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终于,他说:「我走了。」

在他转身离去的时候,我说:

「你知道吗?」

他回过头望着我,那双我永不会忘记的眼眸,等着我说话。

我眼里溢满了泪水,沙哑着声音说:

「我宁愿不知道你仍然活着,那样我会一辈子怀念你,一直相信跟你一起的日子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

我们在沉寂中对望着。然后,我别过脸去,靠着栏杆,听到了他离开的声音,那些我曾经以为再不会听到的脚步声。

我不是期待着这一场重逢的吗?我却竟然告诉他我宁愿不知道他仍然活着。他说的对,我们从来没有办法好好相处。

我们永远没法解决彼此之间的差异,除非我们永不相见。

18. 在生活的领域里,本来两本相干的人,他们的命运最后却会纠缠在一起。错过了一班的车,延误了出门的时间,在路上碰到了一个朋友,所有这些细微末节,都会改变生活的轨迹。我们满怀热情地响应命运的召唤,却不知道自己将会随水漂流到哪里。

–张小娴 《流浪的面包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