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多笔记首页
  2. 读书笔记
  3. 优选文章
  4. 生活随笔

心情随笔:感恩生活

心情随笔:感恩生活

心情随笔:感恩生活

人的一生中,有着许许多多的第一次,无论是求学、供职或是退休;自然,作为知青一代的我们,可能比其他的任何族群,有着更多的此类的首次,因为经历的蹉跎。

感恩生活,我的供职过程中不少的第一次,都充满着激情和诗意,使我能站在足够的高度而从容面对。

第一次写论文,自然是八六年的毕业论文。由于电大是开门办学的,首届经济类专业便面临论文的答辩老师有限之难题,只好采取了推荐和抽样相结合的分类评定法,以此来断定学校论文分类评定成绩的准确和有效与否。

我的毕业论文《论铁路分局的运输经营与最佳生产量原理的应用》,通过学校的全员论文答辩后,便被答辩老师和校方指定,为优秀论文组的代表,还要参加市电大和省电大的答辩。但凡是被指定者,也多少有点慷慨激昂的架势,因为担负着身后同类成绩者的期望。

最后一关省电大,宣读介绍完毕,首席答辩老师道是数学模型有错;那还了得,我在台上是“嗡”得脑袋发懵;虽有自信却也张口结舌,其善解人意地嘱我先答后问;强打精神而明辨,故作镇静而发挥,总算也博得频频点头。坚信自己正确,下来立马推演,无错,顿时摊在椅上。休息时分,拉住老师在后面的黑板上演算,复核,其拍肩而去;及待二轮答辩启动,首席答辩老师郑重上台宣布,刚才自己有误,不仅致歉,还特例当场宣布,该论文优秀。霎时,掌声雷动,为师德高尚,为学业有成,为我校全部优秀论文生效。

第一次参加学术会议,便站在了中国铁道学会的讲台上,大会宣读自己的入选论文《试论铁路管理体制的改革》。从会议发放的详细通讯录上获悉,我是出席八七年那次大型学术会议中年纪最轻、级别最低、职称最微的。

在那个年代,应该说整个的学术界,无论是铁路的还是路外的,以至于全国的,还是很看重学术研究的水平和成果的,官本位的作风较少。很多的中年学者,不愿意担当行政事务,认为琐事操心,最终将会影响到自己的研究成果。

此后一发不可收拾,全力以赴地在业余时间,介入学术研究领域,将电大的管理和自考的法律两大专业理论,结合工作实践,撰写了很多的论文,发表在省部级和国家级刊物上的,就有几十篇。每年,都有数次出席省、部级及以上学术研讨会的机会,可以说足迹遍布全国各地。最出色的那次,当属出席中国科协的学术年会,是在杭州召开的一千多人的大会;除了聆听周光召主席的学术报告外,并在运输分会场宣读自己的入选论文,选题是有关萧甬铁路的股份制改制及上市谋划的。

第一次做课题,便得了浙江省科技进步二等奖。原本是受人之托,分局科委介绍过来的,属于将现成的工作成就转化成课题成果;来者也是荒友,年长于我是老高中的,也曾经到过北大荒兵团,虽说同属一个机关,但只是点头之交。

此际,我正给室主任芳姐当副手,科委道是此课题若想拿奖上档次,全分局唯有芳姐、我和另一位部门负责人可担当课题报告的撰稿人,并全力推介由我主笔。因为本人没有本科文凭,又想破格晋升高级职称,便应承出头了。

很可惜,在课题的最后答辩中,组长的表现最多也就是平平而已,还不如我们的模拟训练;因为我曾有过充分的此类经验,也提出异议是否改由我来为主答辩,课题组的其他主要成员也有同样的观点。然而,组长还是自信有余,却成效不甚理想,个别地方还很难说就没有临场失态。省科技进步二等奖,意味着署名前三位的成员,便可得到政府颁发的终身津贴;然而,国铁系统却是自成体系的,省政府不管,上海路局又不执行地方文件;最后,此事也就不了了之了,值得庆幸的是增加了组长这位铁杆朋友。

(写于 2012年5月15日)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多笔记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uobiji.com/102095.html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虚假错误信息或任何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或更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