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多笔记首页
  2. 读书笔记
  3. 优选文章
  4. 生活随笔

九月柿子红

九月柿子红

九月柿子红

作者/姚秦川

前几天,回老家发现,栽在后院的那棵柿子树上,挂满了大大小小表皮已有些泛黄的柿子。远远望去,翠中带黄,黄中裹绿,煞是招人喜爱。

故乡有句谚语:七月的枣,八月的梨,九月的柿子红了皮。看样子,用不了几天,就该到了收获柿子的季节。

这棵柿子树是我和父亲赶集买的。当时它只有小小的细细的一根,顶多一尺长,根部带了些湿湿的泥土。售树苗的老伯告诉我们,栽种时,最好将树坑挖大挖深,这样成活的概率比较高。回家后,我和父亲按照老伯的办法,挖好土坑,填了磷肥,小心翼翼地将树苗栽上。几年后,柿子树在父亲的精心照顾下,长势喜人,一到秋天,树上就挂满了金灿灿的柿子。我们趁着柿子还没熟透就将柿子摘下,不然就会被麻雀啄食。柿子摘下,我会挑出几个个头大的柿子,埋在装有麦子的柜子里,用麦子的温度将柿子捂熟。三两天后,当我将柿子从麦子里拿出,柿子已经变软,我用清水将柿子洗净,能一连吃上好几个。那些摘来的柿子,母亲会用线将其捆绑在一起,悬挂到房梁上,让其自动成熟。这个做法是农村人常用的办法,唯一的缺点就是成熟期比较长。

参加工作以后,每到柿子成熟的时候,母亲总会将成熟的柿子装进篮子,和父亲一起坐上几个小时的汽车给我送来。母亲有晕车的毛病,一下车,便不停地呕吐,半天缓不过劲儿。母亲是个热心肠,每次来我这里,都会尽可能地多带点儿柿子。然后,母亲还会挨个地敲邻居家的门,将那些个大、皮薄、肉多的柿子送给邻居。我提醒母亲,城里不比农村,邻居之间不来往,像您这样热心地给人家送柿子,对方也许并不稀罕。母亲昕后,严肃地说,人和人交往,交的是真诚、真心和坦诚,只要咱们做到友善为人,对方也会以诚相待。

有时,柿子多的吃不完,母亲就将它们加工成柿饼。加工柿饼是一项辛苦繁琐的活儿,要在空地上搭架子,一排排整整齐齐的。搭架子的活儿都是别人帮着干的。柿饼不能晒太阳,天黑了,男女老幼齐上阵,柿子褪皮后全靠双手捏,要把每个柿子捏软了捏扁了,然后摆放在架子上,让霜打了。加工柿饼都在晚上,夜里不睡觉,一直捏到睁不开眼为止。

转眼之间,又到了一年柿子红的季节。只是和我一起栽柿子树的父亲,再也品尝不到它的香甜。想起来心里就会痛……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多笔记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uobiji.com/101808.html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虚假错误信息或任何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或更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