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小报记者”的日子

    人生有许多眷恋和怀念,让我不能忘怀的是一段从事记者生涯的日子。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全国各地兴起办报热,我的家乡山东省平邑县也不列外,由县广播电台的几名编辑挑头,于1991年7月创办…

    散文集 25分钟前 0
  • 无月中秋亦温情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父亲在村里开了一家小型纸厂,生产草纸。由于父亲有文化,经营有方,厂子办得有声有色,我家也成了人人羡慕的“万元户”。 谁知天有不测风云,那年夏天父亲把纸发往东北,赶…

    25分钟前 0
  • 浮生三记

    一记:一只仓鼠 生灵。生灵,我常在想,这个“灵”到底是什么东西,乖巧?机敏?憨拙还是怯羞?总有一种让人心动,总有一种让生命鲜活起来的东西隐在生命的丛林里,如萤火虫的绿莹莹的光在夜中…

    散文集 28分钟前 0
  • 秋去冬来,留下最后一抹绝代风华

    秋来的很紧凑,小碎步跟着夏天的步伐,一转头,深秋已临。脱卸了绿茵茵的翠绿,披上了金灿灿的黄韵,秋天总给人一丝凉意,开了秀菊,醉了庄稼,染了枫叶,倦了莲花,一首苏轼的诗词:世事一场大…

    散文集 28分钟前 0
  • 消夏

    我们这个地方,冬与夏持续时间相等,春秋时间等长,可谓四季分明,短长有致;严寒与酷暑却达到极致:冬天冷的要命,夏天热的要死。尽管“要死”,我还是喜欢过夏——三月余的火热日子,别样情趣…

    散文集 28分钟前 0
  • 狗狗

    狗狗是我对狗们的昵称,首先是因为我属相是狗,其次是因为狗在所有动物中是最忠诚的。冥冥中,我与狗有扯不断的联系。从我记事起家里就养狗,那时狗的主要职责就是看家护院。 现在我家没有养狗…

    16小时前 0
  • 看,海水里的草

    草类也有嗜咸一族吗?绿野上的草也会下海戏浪吗?碧海银沙也能生长翠色吗?生命之舟系于海边三十余年就穷尽海岸真相了吗? 草什么时候长到了海里我可全然不知,这是一带我极少来的海边。在我的…

    16小时前 0
  • 孤山寨游记

    孤山寨位于北京市房山区十渡风景名胜区七渡村南,距离良乡西门67公里,因三座孤立的山峰而得名。其中大孤山(爷爷)坐守山寨,小孤山(孙子)守于山门,孤山(儿子)守候在山寨的尽头。孤山寨…

    16小时前 0
  • 又是一年花灯耀

    在凛冽的寒风中,年关近了,家家户户兴高采烈的采买,置办年货,街道两旁也挂起了大红灯笼。 中国人一向崇尚喜庆的红色。本命年穿红色,生活不顺遂穿红色,让奔放的红掩盖生活的沉郁。灯笼里的…

    散文集 16小时前 0
  • 哨子

    我有一把哨子,一把普通的哨子。它是铁质的,银白色,黄绳子,我称它为“小黄哨”。它是我第一把哨子。它跟了我快七年时间,是我花五块钱买的。 那年我在安康上大学。对,那年我是大一,就在那…

    散文集 16小时前 0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22719952@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7:30,节假日休息